人类克服了各种疾病,包括在某个地方反复发作的地方性疾病,在某一区域内传播更为广泛的传染病,乃至跨越国家和地区边界传播的大流行病。但是,世界卫生系统从未遭遇过像2019冠状病毒病这样的大流行病。这一因病毒性质而得名的传染病迄今尚未确定来源,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扩散至整个地球。

公元前3000年曾发生过一场流行病,在中国东北部哈民忙哈遗址的人骨中发现了相关史前证据,那些人大概都是自焚的,没有人为他们举行最后的仪式,而记录在册的最早的大流行病相比要晚得多。最早有记录的大流行病起源于公元前432年的雅典,然后传至埃及、利比亚和埃塞俄比亚,夺走了四个国家三分之二人口的生命。在二十世纪的中叶和下半叶,地方病、流行病和大流行病造成了受感染地区10%-90%的人口死亡。

由人类直接或间接接触啮齿动物、蚊子、猪、跳蚤和鸟类所引起的病毒感染型大流行病总是传播得更快、致命性更强、持续时间更长,例如历史上十大大流行病之一、1545年发生在墨西哥和中美洲的大流行病。阿兹特克人将这次疫情称为“Cocoliztli”,在当地纳瓦特尔语中是“瘟疫”的意思,而这次瘟疫是由沙门氏菌的一个亚种引起的病毒性出血热。这次瘟疫肆虐了3年,夺走了1500万人的生命。瘟疫发生的频率更高,而其他传染病在过去700年中共造成20次大流行病,包括天花、脊髓灰质炎、霍乱、流感、黄热病、甲型H1N1流感、艾滋病、埃博拉、寨卡、非典和2019冠状病毒病。

和其他大流行病一样,2019冠状病毒病的传播呈指数级增长,如今已蔓延至世界的每个角落。截至2020年7月12日,全世界已通报逾1250万例病例,截至目前,760万例已治愈,包括接受或没有接受住院治疗的病例。不幸的是,全球2019冠状病毒病死亡人数已高达561617人。

大韩民国、新加坡以及香港和台湾地区,通过效仿中国政府在疫情早期采取的措施,迅速缓解了当地的疫情,降低了病毒跨境传播的风险。中国政府所采取的措施包括:彻底封锁疫情始发地武汉;对已确诊和潜在的病毒携带者进行强制性隔离;在全国范围内试行健康码,区分低、中或高风险地区;利用高科技进行空中监视,发现和制止任何在公共场所违反保持社交距离规定的行为。

此时,大流行病仍在世界其他地方蔓延,在全球十大热点地区中,巴西、印度、俄罗斯和美国报告的病例数量最多。尽管人们普遍认为2019冠状病毒病最初是通过蝙蝠传播的,但这个病毒难以捉摸,不好防治。目前的治疗方法主要针对症状,而不是消灭病毒,人们通常认为这种病毒会在10天后从人体消失。但是,病毒会在人体内留下痕迹,检测结果可能呈假阳性,已经康复的人很容易再次感染。大韩民国就曾发生过这样的情况,对康复者进行的检测显示病毒仍存在人体内。

“这种病毒可能成为社区里的一种地方性病毒,可能永远不会消失。”2020年5月14日,世界卫生组织(世卫组织)突发卫生事件规划执行主任迈克尔•J•瑞安 (Michael Ryan) 如是说。世卫组织精神卫生部门还警告说,在大流行病期间,为避免和控制病毒在人类间的传播,世界上三分之一的人处于被封锁状态,其余人需要保持社交距离,这会造成“孤立、恐惧、不确定性、经济动荡”等迫在眉睫的问题。此外,一些建模者预测,在即将到来的秋季,随着病毒致命性提升,死亡人数将迎来又一轮的急剧增加。这个多重挑战令人望而生畏,而全球政治干预卫生的风险进一步加剧了挑战,病毒无国界,也不分意识形态。但是,因为有大量人力和物资投入到全球卫生领域,现在的世界卫生系统比从前更能够应对2020年或以后的反复性大流行病。

展望未来,世卫组织肩负着作为机构协调中心的关键责任,世界卫生大会仍是世界卫生系统的优先议程制定者。除了通过向世卫组织成员国发出警报、提供信息和建议以控制和预防传染病,世卫组织还率先将新的传染病命名为2019冠状病毒病。自从2020年3月11日世卫组织将此次疫情定性为大流行病以来,已吸引了许多资深和更多新的利益攸关方参与全球卫生工作,通过动员其他机构、人员、资源和工具,切实应对2019冠状病毒病。世卫组织的具体措施包括:

鼓励医学、科学、工业和慈善领域建立新的伙伴关系,共同防治该病毒,重点关注研究和开发。

专门拨出用于疾病诊断、治疗和减灾的应急资金,重点帮助无法获得或负担不起上述举措的国家和社区。

更新数据库,提供公共信息,遏制关于2019冠状病毒病必然会传播或不可战胜的预测模型所引起的恐慌。

促使社区直接参与,尤其是采取自我支持的行动,例如改善个人卫生、遮盖面部以及在公共场所保持社交距离。

提供针对特定问题的指导方针,例如如何管理湿货市场。

2020年5月21日,第73届世界卫生大会决定将2019冠状病毒病列为优先事项,并要求世卫组织总干事对国际卫生领域在世卫组织的协调下,针对大流行病采取的应对措施进行一次“公正、独立和全面的评估”。这一达成共识后所做出的决定,表明了世界决心确保全球卫生不受全球政治的影响,集中精力来解决问题,而非指责世卫组织的任何成员。世卫组织和世界卫生大会的成员同样也是联合国的会员。在作出评估决定前的讨论中,成员国分为两派,一派提议调查,另一派反对调查,提议调查的成员国认为,中国延迟向世卫组织通报这一未知来源的传染病,也没有及时采取措施防止疫情蔓延到别国。由于这种感染病威胁到全球78亿人口,对世卫组织和世界卫生大会而言,追溯2019冠状病毒病的来源,属于维持、促进和恢复全球卫生的职责,与政治无关。但是,在此时此刻对一个特定的国家进行这样的评估,是前所未有的做法,也忽略了一个事实:从前的大流行病都起源于某个国家或次区域,要求进行回顾性的评估,将使全球卫生问题演变成政治问题,使世界产生分裂。中国已经同意与世卫组织合作,响应世界卫生大会评估国际应对措施的呼吁。为防止2019冠状病毒病再次暴发,武汉政府和中国政府也致力于监管和禁止湿货市场的动物贸易,减少因食用外来鸟类和动物而传播另一种传染病的风险。

世界卫生大会决定对国际卫生领域针对2019冠状病毒病所采取的应对措施进行评估,这一做法肯定了世卫组织作为协调机构对解决新全球卫生危机的贡献。如果此次评估能够总结世卫组织在应对2019冠状病毒病方面的经验教训,并制定各国报告可能发展为大流行病的地方病和流行病的时间表,那么,此次评估有望成为另一个里程碑。2020年5月8日,我们纪念了世卫组织领导消除天花40周年,已经有近一个世纪没有暴发过大规模天花疫情。相比之下,作为迄今未知来源的传染病,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已持续超过115天,人们已经探索了用现有药物治疗2019冠状病毒病或使用预防其他疾病的疫苗的可能性。其中包括使用一种成本较低的类固醇,可以将使用呼吸机的2019冠状病毒病危重患者的死亡率降低35%,将需要氧气治疗的患者的死亡率降低20%。这种类固醇就是地塞米松,用于治疗哮喘病、关节炎和皮肤问题已长达60年,通过了2104项临床试验,共有11500多名患者参与测试其治疗2019冠状病毒病的可能性。最近另一种广为传播的治疗药物是瑞德西韦,这是一种用于治疗埃博拉的抗病毒药物,可以缩短2019冠状病毒病的持续时间并能减轻症状。仅仅通过观察个人卫生状况和保持身体距离来防控病毒,2019冠状病毒病确诊病例超过其他任何一个国家的纽约市,如今已成为世界将2019冠状病毒病社区传播率遏制至1.1以下的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大流行病总是持续存在,但2019冠状病毒病不会像最开始暴发时持续得那么久,致命性也没有那么大,因为世界卫生系统已经做了更好的准备,可以减轻疫情的直接影响和控制疫情暴发。全球已有120多种防控2019冠状病毒病的新药和疫苗经过试验,至少有十几种已达到批量生产和全球分销的标准。在与2019冠状病毒病斗争的过程中,公众自愿和按要求佩戴口罩、保持身体距离和经常洗手,以这种方式参与抗疫已成为一种新常态。我们希望科学、医学与私营部门之间正在形成的伙伴关系更进一步发展,尽快取得医学突破,防止2019冠状病毒病卷土重来。许多工作正朝着这个方向努力,例如,全球公共卫生领域的130多个知名人士和机构发表了公开声明,称他们将分享各自的专业知识和资源,帮助世界共同抗击2019冠状病毒病。也许不久之后,大流行病就会被视为另一种可以预防的非军事人类安全威胁,同时,作为迄今未知来源的病毒性疾病,2019冠状病毒病造成的死亡人数也可以进一步减少。

资料来源: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https://www.cdc.gov/coronavirus/2019-ncov/global-covid-19/world-map.html.2020年7月6日

作者衷心感谢约翰•谢拜什陶 (John Sebesta) 提供建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提供世界地图、尚塔努拉纳 (Shantanu Rana) 收集信息、纳伦德拉哈帕瓦 (Narendra Hadpawat) 博士提供医学术语方面的帮助。

资料来源:

亚当•费尔曼 (Adam Felman).关于大流行病要知道些什么.《今日医学新闻》,2020年3月30日.https://www.medicalnewstoday.com/articles/148945.

大卫•格里芬 (David Griffin) 和贾斯廷•德诺姆 (Justin Denholm).这不是第一个全球大流行病,也不会是最后一个.这是我们从历史上其它四个大流行病中学到的东西.《对话》,2020年4月16日.https://theconversation.com/this-isnt-the-first-global-pandemic-and-it-wont-be-the-last-heres-what-weve-learned-from-4-others-throughout-history-136231.

历史网.改变历史的大流行病.2020年4月1日.https://www.history.com/topics/middle-ages/pandemics-timeline.

公共卫生硕士学位在线.暴发:历史上最严重的十次大流行病.https://www.mphonline.org/worst-pandemics-in-history/.

美国药品研究与制造商协会.生物制药行业抗击冠状病毒的最新成果.https://phrma.org/Coronavirus.

戴夫•鲁斯 (Dave Roos).历史上最严重的五次大流行病是如何结束的.历史网,2020年3月27日.https://www.history.com/news/pandemics-end-plague-cholera-black-death-smallpox.

联合国全球传播部.与2019冠状病毒病虚假信息作斗争.联合国.应对2019冠状病毒病,2020年6月17日.https://www.un.org/en/battling-covid-19-misinformation-hands.

牛津大学.低成本地塞米松最多可使患有严重2019冠状病毒病呼吸系统并发症的住院患者的死亡人数减少三分之一.2020年6月16日.https://www.ox.ac.uk/news/2020-06-16-low-cost-dexamethasone-reduces-death-one-third-hospitalized- Patients-severe.

世界卫生组织.加紧研发安全有效的2019冠状病毒病疫苗.2020年7月13日.https://www.who.int/emergencies/diseases/novel-coronavirus-2019/global-research-on-novel-coronavirus-2019-ncov/accelerating-a-safe-and-effective-covid-19-vaccine.

世界卫生组织.冠状病毒病(2019冠状病毒病)情况报告–174.2020年7月12日.https://www.who.int/docs/default-source/coronaviruse/situation-reports/20200712-covid-19-sitrep-174.pdf?sfvrsn=5d1c1b2c_2.

世界卫生组织.合作开发2019冠状病毒病疫苗的公开声明.声明,2020年4月16日.https://www.who.int/zh/news-room/detail/13-04-2020-public-statement-for-collaboration-on-covid-19-vaccine-development.

世界卫生组织.有关冠状病毒病(2019冠状病毒病)的滚动更新.2020年6月29日.https://www.who.int/emergencies/diseases/novel-coronavirus-2019/events-as-they-happen.

世界卫生组织.世卫组织对地塞米松用于治疗2019冠状病毒病重症患者的初步结果表示欢迎.2020年6月16日.https://www.who.int/zh/news-room/detail/16-06-2020-who-welcomes-preliminary-results-about-dexamethasone-use-in-treating-critically-ill-covid-19-patients.

世界实时统计数据.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2020年7月13日.https://www.worldometers.info/coronavirus/

 

2020713日
 

本文由上海外国语大学高级翻译学院师生翻译 

《联合国纪事》不是官方记录。 作者所表达的观点以及地图或文章中所涉界限、名称及指名,并不代表被联合国官方认可或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