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什玛•萨贾尼也是国际畅销书《勇敢而非完美》的作者。编程女孩图片

2015年,联合国将2月11日设为妇女和女童参与科学国际日。此举旨在让公众更好地认识到,提高科学、技术、工程、数学 (STEM) 领域的多样性十分重要,并意图打破阻挡妇女和女童进入这些领域的障碍。
可能会令不少人惊讶的是,如果时间倒流回1975年,我们未必需要一个国际日来推动女性进入STEM领域。那时,女性在这些领域占据主导地位。非但如此,她们在历史上其他时期也发挥了重要作用。格蕾丝•霍珀 (Grace Hopper)、埃达•洛夫莱斯 (Ada Lovelace)、凯瑟琳•约翰逊 (Katherine Johnson)、多萝西•沃恩 (Dorothy Vaughn)、琼•克拉克 (Joan Clarke) 都是计算机领域的女性先驱。然而,在今天的美国,女性只占据计算机领域25%的岗位。在获得计算机学位的学生中,妇女和女童仅占19%;而在参加大学预修课程计算机科学学科考试的高中生中,她们仅占23%。在全球许多国家,这些数据都大同小异。

多数人认识到,技术领域缺乏女性的确是个问题。当下,我们并没有为女孩提供所需工具,让她们能够从事这一全球收入最高、增长最快的工作。妇女和女童的创新能力愈发遭到忽视,尽管她们创意极佳,拥有改变社会的巨大潜力。女孩、各个社区和整个市场正在掉队。那么,问题是,如何让更多女孩进入技术领域呢?

数十年来,杂志、广告及其他媒体已经让妇女和女童感到,STEM并非她们应该从事的领域。

首先,我们需要消除文化障碍。有些文化对谁应该进入、谁不应该进入技术领域持有成见。数十年来,杂志、广告及其他媒体已经让妇女和女童感到,STEM并非她们应该从事的领域。因此,我们要以一种文化抵消另一种文化。我们必须在流行文化、商业和日常生活中突出女性榜样,特别是有色人种妇女和女童榜样。

其次,我们要鼓励女孩勇敢,而不仅仅是追求完美。编程就是要敢于冒险,要敢于犯错误、改正错误,要尝试新事物。编程人员需要反复试验,并接受挫折。不幸的是,在养育女孩的过程中,我们往往教导她们要追求完美,避免失败,导致她们避开编程等需要面对失败并在失败中学习的领域。相反,我们应该教导她们,即使屡次失败,也要勇敢,要尝试新事物。勇敢是“编程女孩”课程的有机组成部分,而且很管用。我们教了超过18.5万名女孩,其中主修计算机科学的比例是美国全国平均水平的15倍。
最后,我们需要私营部门、慈善机构和政府做出坚定的承诺和投资。我们这样的组织只能帮女孩们到这里。如果没有合作伙伴持续的资金支持,这还只是空想。然而,即使我们帮助女孩们克服了从小学到大学面临的重重障碍,她们几乎肯定会在工作中遭到偏见和歧视。从一开始,这些问题就根植于行业之中。关键在于,私营和公共部门要深刻认识到多样化的必要性,并努力进行变革。

STEM领域的招聘人员要实行相应措施,如让面试小组的成员更加多样化;立法者要理解并通过有关性别的教育政策;慈善人士要进行持续、有针对性的捐赠;而对我们所有人而言,多样化即正当。

我之所以要创立“编程女孩”,是因为我知道这样的工作能够让整个家庭上升为中产阶级,能够变革我们的现代技术和经济。毕竟,数据表明,劳动力中的女性人数与本国的经济繁荣程度直接相关。我们也知道,与女性创新者的接触越多,女孩就越有可能改变自己。而我在过去八年中了解到,这远远不仅能够积极影响技术技能、工作和工资。在学习编程后,女孩们还会为家庭和社区做出巨大的贡献。我一次又一次地见证了这一点。

以阿纳斯塔西娅 (Anastasia) 为例,她震惊于美国大规模枪击事件,之后便申请到了枪支管制技术专利。还有纳塔利娅 (Natalia),她是一名墨西哥移民,目前是一部关于移民法的电影的网站开发员。还有黑利 (Haley),她创建了一个数据库,帮助家庭以更实惠的价格出租或出售昂贵的乐器。这些女孩利用或创造了体现她们生活经历的各种技术,这些技术最终可以帮助推动全球可持续发展。

“编程女孩”的学生遍布全球,人数达几十万。捐赠者、支持者、女孩父母常常问我同一个问题:“弥合技术领域的性别差距需要多久?”自从事这项工作以来,我的答案从未改变:只要我们始终致力于为女孩提供掌握自身命运所需的技术技能、勇气和姐妹情谊,我们在有生之年就能做到。弥合这个差距,只需一代人的时间。

2020年2月15日

《联合国纪事》不是官方记录。 作者所表达的观点以及地图或文章中所涉界限、名称及指名,并不代表被联合国官方认可或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