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21

2020年无疑是几十年来最具破坏性和挑战性的一年。2019冠状病毒病暴发,并在全球范围内不断传播,引起了巨大的社会和经济动荡。在不到12个月的时间内,感染人数达到近7000万,而令人痛心的是,死亡人数已超过160万。1大流行病造成的经济损失十分惊人。为遏制病毒而采取的限制措施阻碍了经济活动,造成了自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许多国家出现大规模失业,付出了高昂的社会成本,可能需要数年才能恢复。

尽管大流行病带来了严峻的挑战,但也表明,在全球威胁面前,世界的应对准备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充分。学术机构和专业机构提供了可靠的科学技术咨询,指导制定了抗击病毒的地方战略和国家战略;多边机构持续提供援助,促成了健全、循证的政策;与此同时,公众知情度更高,且积极参与,支持这些战略。没有这三大要素,此次大流行病带来的后果可能更加严重。

2020年是最艰难的一年,甚至让我们喘不过气来,但也让我们重新认识到我们对自然环境的根本依赖。这一年证明了科学的价值,表明科学是帮助我们认识和克服自然威胁的最可靠工具。同时,2020年还证明,要应对跨越国界的挑战,合作是唯一的途径。

2020年也应该为个人、社区和国家敲响另一个警钟,人类正面临另一个同样严重且紧迫的威胁:气候变化。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和联合国环境规划署近期发布的报告表明,一场严重的气候危机正在不断逼近,后果不可预测。温室气体不断累积,导致全球温度持续上升,并在世界范围内对气候模式造成了缓慢但似乎无法遏制的重大影响。

《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缔约方需要行动起来,避免此次卫生危机阻碍多边气候行动。在此次大流行病期间,我们依然积极开展工作,使用多种技术保障重要谈判顺利开展,组织技术机构举行会议和商讨,并促成和解与协议。

2020年,我们比往年更加雄心勃勃。因此,人们需要提高意识,认识到之前许下的承诺仅能实现有限的影响,不能达到将全球平均升温幅度控制在1.5℃以内的全球目标。每个社区、企业和国家都应该更快速地采取更多行动,减少排放,提高未来数年乃至数十年的防范和抗灾能力。

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为世界带来了一个意外的机遇,我们可以借此机会重新评估以往的承诺,调整之前的政策,重新分配现有的资源,朝着遏制全球变暖的首要目标迈近。过去几个月,政府和金融机构已投入数万亿美元,促进国家和地区经济复苏。所有旨在重振经济活动的投资都必须促进清洁、绿色和可持续的经济复苏。此次大流行病引发了近一个世纪以来最严重的社会和经济危机。然而,此次大流行病也可能成为全球抗击气候变化的转折点,引导全球在前所未有的规模内采取气候行动,加速世界亟需的转型变革。

印度赠送给联合国的太阳能电池板被安装在联合国总部的屋顶上。这些电池板通电后最大发电功率可达50千瓦。摄于2019年8月27日。联合国图片/Mark Garten

明年,在苏格兰格拉斯哥,国际社会将有一个新的机会,通过加强气候行动实现承诺。气候行动不只是一个重要的目标,也是后疫情时代促成复苏的关键要素。总体看来,气候行动将增强多边主义的可信度,尤其是气候变化进程的可信度。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缔约方会议(又称为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第二十六届会议上,各国政府必须表态,各国愿意并准备好履行2015年巴黎缔约方会议第二十一届会议上所作的承诺。这对于加强和重建缔约方与其他利益攸关方之间的信任至关重要,但这还不够。我们还需要提振气候雄心。

目前,我们拥有雄心勃勃的全球目标,需要各国坚定不移地加以支持。为了实现这些目标,各国还需要提振气候雄心。各国必须尽快提交修订后的或新的国家自主贡献方案以及长期温室气体低排放发展战略。这些方案和战略必须展现各国更远大的气候雄心,由此,各国便可以根据巴黎气候大会商定的目标,为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作出重大贡献。

要实现以上设想,政府、私营部门和民间社会都必须坚决果敢地发挥领导作用。应对气候变化可能是有史以来国际社会最复杂、最广泛、影响最深远的集体行动。如果我们将科学见解和政治意愿结合起来,将国际合作和国家利益结合起来,便有可能取得成功。

过去五十年,面对一些最严峻的挑战,人类取得了重大进展,包括大幅度削减极端贫困、消除重大疾病、提高疫苗接种水平、改善妇女和儿童受教育的机会以及修复臭氧层等。只要我们意志坚定,就能拥有创造积极改变的无限能力。当前,人类面临着巨大挑战,但这可能会开启人类历史上的一次转型。这是一个关键的时刻,我们要停止对地球资源进行不可持续开发,迈向一个更加可持续、公平和气候友好型的未来。


注释
1 世界卫生组织,“每周流行病学更新-2020年12月15日”,紧急情况更新.https://www.who.int/publications/m/item/weekly-epidemiological-update---15-december-2020 (2020-12-18).

 

本文由上海外国语大学高级翻译学院师生翻译 

《联合国纪事》不是官方记录。由联合国高级官员以及来自联合国系统外的杰出人才撰稿,作者的观点不代表联合国官方观点。地图或文章中所涉界限、名称以及指名,并不代表被联合国官方认可或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