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

 

大屠杀和联合国外联方案提供帮助,便利每年1月27日这一周举办关于大屠杀相关主题的临时展览,1月27日是缅怀大屠杀受难者国际纪念日。

 

View the recent exhibitions online:

走出长期阴影

虚拟展览“被遗忘的受难者:纳粹对罗姆人和辛提人实施的种族灭绝”

“有些人是邻居:选择、人类行为和大屠杀”

 

20202019 | 20182017 | 2016 | 2015 | 2014 | 2013 | 2012 | 2011 | 2010 | 2009 | 2008 | 2007 | 2006

 

 


 Credit: UN Photo/Evan Schneider

 

 

 


2020年

 

虚拟展览“被遗忘的受难者:纳粹对罗姆人和辛提人实施的种族灭绝”"

View the exhibition online
Virtual opening 

本展览通过讲述一些受灭绝种族影响的人的故事,审查了纳粹对罗姆人和辛提人实施的灭绝种族行为。本展览利用维纳大屠杀图书馆收集的关于灭绝种族的材料,揭露了纳粹迫害这一鲜为人知的方面的故事。通过纳粹迫害罗姆人运动的受难者和幸存者的故事,展览追溯了纳粹一手实施的迫害和大规模屠杀的历史,以及战后争取承认对罗姆人实施的暴行的斗争。展览由维纳大屠杀图书馆在大屠杀和联合国外联方案的支持下举办。

 

“认清奥斯威辛”

“认清奥斯威辛”展览挑战了参观者对人类历史上最大杀戮中心的理解。影响如何“认清”奥斯威辛的是为数更少的资料人拍摄的相对少的照片。放在一起,这些照片就是纳粹罪行的重要证据。通过展示犯罪者(只在一个例子中是受难者自己)拍摄的照片,本展览鼓励参观者更充分地探究照片揭露了有关拍摄者的什么信息、他们的意图,以及该种探究如何影响参观者对“奥斯威辛”含义的理解。本展览由西班牙博物馆与波兰奥斯威辛-比克瑙国家博物馆合作创办和策划。

 

“揭露的罪行——第一代大屠杀研究人员”

本展览考察了一些国籍和背景不同的犹太历史学家和学者,他们记录并保护了在大屠杀期间对犹太人各种行为的证据,他们还劝告人们注意纳粹占领下的欧洲正在发生的事情。如此这般,这些历史学家和学者抵制了纳粹摧毁所有犹太人和文化的计划,并率先构建了随联合国成立而来的国际法律框架。第一代大屠杀研究人员奠定了我们现在对大屠杀的了解的基础。本展览由柏林万塞会议纪念教育场馆与图罗学院柏林分院和伦敦维纳图书馆合作策划,并由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外交部主办。

 

“有些人是邻居:选择、人类行为和大屠杀”

View the exhibit online

“有些人是邻居”展览探讨了大屠杀的核心问题之一:它是如何发生的?展览考察了普通人在大屠杀中的角色,以及影响个人选择的各种动机。这些影响通常反映了恐惧、冷漠、反犹太主义、职业顾虑、社区地位、同伴压力或获得物质利益的机会。展览考量了那些没有屈服于机会和诱惑而背叛其同胞的人,这让我们意识到,即使在非常时期,也有不协从邪恶行为的选择。重要的是要回顾这一历史性分水岭事件,看看对于过去它可以教我们一些什么,且看看对于我们自己它可以教我们一些什么。大屠杀提醒我们,不可思议的事情总是有可能发生。这也提醒我们,不论好坏,个人都拥有的力量总比自己意识到的更大。本展览由美国大屠杀纪念博物馆创办和策划。

 

 

2019年

 

“超越职责:外交官被誉为国际义人”

More photographs from the exhibit opening

本展览讲述了被亚德瓦谢姆(Yad Vashem)世界大屠杀纪念中心誉为国际义人的外交官的独特故事。在大屠杀期间,这些外交官认识到他们服务地国的犹太人面临的危险和谋杀,他们落入了德国纳粹的魔掌,还有同伙和同盟国做纳粹的帮凶。他们选择凭良心办事,试图拯救尽可能多的犹太男子、妇女和儿童,主要是向他们提供护照、签证和旅行许可证。展览由以色列、秘鲁和葡萄牙常驻联合国代表团主办。秘书长致开幕词,斯特凡·杜哈里克担任仪式主持人。

 

“被摧残的生命——大屠杀期间寻求庇护:露丝·梅耶短暂的人生”

本展览通过照片和日记摘录,讲述了露丝·梅耶的故事。1920年,露丝出生在维也纳,13岁那年开始写日记。她记录自己的日常生活以及1938年德奥合并之后对犹太人日益严重的迫害。露丝目睹了1938年11月大屠杀的反犹太主义暴行。露丝被迫逃离奥地利,到挪威寻求庇护。在挪威,她完成了学业,并展现了自己在素描、油画和写作方面的天赋。她在日记中分享了自己在被占领挪威生活的心得、她的爱情和诗歌,但当时她用新掌握的语言挪威语写作。但是,她无法摆脱反犹太主义或纳粹的掌控。1942年,露丝在朋友面前被捕,并从纳粹占领的挪威被递解到奥斯威辛-比克瑙纳粹德国集中营和灭绝营(1940-1945年)。纳粹分子于1942年12月1日将露丝杀害。2014年以来,露丝·梅耶的日记被列入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名录》,并由挪威大屠杀和少数民族研究中心保管。展览由奥地利和挪威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共同主办


 

 


2018年

 

“瑞士最后一批大屠杀幸存者”

本展览讲述了大屠杀最后幸存者的故事以及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他们在瑞士继续生活的情况。瑞士摄影师比特·穆门塔勒拍摄的巨幅肖像帮助塑造了每个人独特的故事,而埃里克·伯格克劳特拍摄的视频则保存了幸存者的独特记忆,其中的许多人都曾在集中营艰难度日。这些图片有助于参观者更深入地理解每位幸存者的经历。瑞士担任2017年国际大屠杀纪念联盟轮值主席国时,此展览曾在其正式交接仪式上于柏林首次展出。本次展览由瑞士常驻联合国代表团主办。

 

“幸存者、受难者和施害者”

本展览使参观者有机会从不同层面和视角反思大屠杀历史,突出了行凶作恶的纳粹及其勾结者的角色,与受难者和幸存者的形象和故事形成鲜明对比。在观看幸存者的巨幅照片时,它们会让我们想到,我们人人都能做出选择、做出决定,为我们所生活的世界作出贡献。1942年1月20日,万塞会议于柏林召开,此次会议在打造纳粹国家的杀人机制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展览中专题展出的万塞会议纪要揭露了迫害、杀害欧洲犹太人的计划。本展览由德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主办。

 

“蝴蝶项目:纪念大屠杀中的儿童”

本展览概述了大屠杀对儿童的影响,并展示了由休斯顿犹太人大屠杀博物馆策划的名为“蝴蝶项目”的教育倡议,目的是就这一历史对年轻人进行教育,鞭策他们缅怀丧生的150万儿童(主要是犹太儿童),并奋起反对仇恨和偏见。本展览由美国休斯顿犹太人大屠杀博物馆与大屠杀和联合国外联方案共同呈现。

 


2017年

 

“罗马尼亚大屠杀教育和纪念活动”

名为“罗马尼亚大屠杀教育和纪念活动”的展览阐释了2016年罗马尼亚担任国际大屠杀纪念联盟轮值主席国期间在罗马尼亚举办的种种大屠杀纪念和教育活动。展览重点强调了由罗马尼亚当局与民间社会和国际组织共同为公务员,如警察、地方法官和教师举办的大屠杀教育项目以及一些吸引学生参与的活动。为激励年轻一代保护普世和民主价值,展览还重点围绕1941年发生的雅西大屠杀以及罗马尼亚国际义人的勇敢故事,简要介绍了罗马尼亚大屠杀的历史。本展览由罗马尼亚埃利·维泽尔大屠杀国家研究所制作,于2017年1月16日至27日展出。

 

“欺骗的国度:纳粹宣传的威力”

“欺骗的国度:纳粹宣传的威力”展览审查了纳粹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如何利用宣传赢得德国年轻民众选民的广泛支持,1930年代如何在党的独裁下执行激进计划,以及如何战争和大规模屠杀开脱。展览强调了为什么宣传问题重要并要求质疑、分析并寻求真相。本展览由美国大屠杀纪念博物馆策划。 

 
 

2016年

 

“枪林弹雨的大屠杀”

本展览追溯了帕特里克·德斯波瓦神父和亚哈德-因·乌努姆(Yahad-In Unum)在数十年里努力记录1941至1944年期间在整个东欧发生的那场屠杀,纳粹机动杀人部队特别行动队枪杀超过200万犹太人和罗姆人。在联合国展示的展览由法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举办。

 

“劫后余生”

本展览展示了一个联合国志愿人员国际小组——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182队——如何为因德斯多夫修道院的大屠杀年轻幸存者谋取福利,1945年,他们在修道院里为战后德国的美国占领区的孤身儿童建立了第一个国际儿童中心。他们提供食物、住所、医疗保健,并帮助年轻人与亲戚重新建立联系或移民到以色列。本展览由德国弗洛森堡集中营纪念遗址举办,并得到德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的认可,非政府组织因德斯多夫地方志协会和达豪集中营联合会也给予了配合。 

 

 


2015年

 

“禁忌艺术”

“禁忌艺术”展览展示了奥斯威辛-比克瑙纳粹德国集中营和灭绝营(1940-1945年)囚犯冒着巨大危险非法制作的二十件作品的故事。展览中展示的每张照片都附有历史评论和档案记述摘要。作品围绕两个主题展开。第一个主题展示了集中营中的实际生活:描述集中营运作的种种场景和囚犯肖像。第二个主题侧重集中营囚犯创作的各种逃避现实的消遣之作:漫画、配有问候的相册以及囚犯写给其子女的童话故事。合作伙伴包括奥斯威辛-比克瑙国家博物馆、波兰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和波兰奥查德莱克学校代表团。
 

“浩劫——人类怎么能这样?”

本展览是亚德瓦谢姆的首次巡回展览,全面讲述了浩劫的故事,涉及大屠杀的主要历史方面,始于大屠杀开始前欧洲犹太人的生活,结束于1945年欧洲大陆纳粹集中营和死亡营的解放。展览于1月26日在联合国总部开放,庆祝奥斯威辛-比克瑙纳粹德国集中营和灭绝营(1940-1945年)解放70周年及缅怀大屠杀受难者国际纪念日。合作伙伴包括亚德瓦谢姆大屠杀烈士和英雄纪念管理局、美国大屠杀纪念馆协会以及以色列常驻联合国代表团。

 

展览“罗姆人大屠杀”

主管传播和新闻事务副秘书长克里斯蒂娜·加亚克在2015年9月11日“罗姆人大屠杀”展览开幕式上发言。展览由匈牙利常驻纽约联合国代表团举办。匈牙利常驻代表塔林·博焦伊大使欢迎来宾参加此次活动。出席开幕式的还有安全政策与国际合作国务部长伊斯特万·米克欧拉博士和议员兼前罗姆人事务国务秘书拉斯洛·泰莱基先生。展品包括四名在希特勒集中营中幸存下来的犹太艺术家创作的油画、素描和雕塑作品,以及被纳粹政权杀害的罗姆人和辛提人的系列肖像和照片。
 

 


2014年

 

“纪念匈牙利大屠杀:70周年展览”

本展览展示了匈牙利大屠杀的历史,以纪念匈牙利犹太人被驱逐和被灭绝70周年。合作伙伴包括:匈牙利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兰托斯人权和正义基金会;匈牙利美洲同盟;匈牙利倡议基金会和卡尔·卢茨基金会。

 

“倾听证人的证言,你也成为证人”

本展览由生者前行国际主办,记录了学生们参观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纳粹先前在德占波兰境内所建集中营的经历。参观者通过照片、个人故事和与大屠杀幸存者的交流,了解大屠杀的恐怖。主管传播和新闻事务副秘书长彼得•朗斯基(蒂芬索宣布展览开幕。

 

 


2013年

 

“世界知道——杨·卡尔斯基的人道使命”

本展览展示了波兰人杨·考茨鲁斯基跌宕起伏的传奇经历,他曾化名杨·卡尔斯基,担任波兰流亡政府的信使,向盟军领导人报告纳粹德国对犹太人持续实施的灭绝行径。卡尔斯基是一名罗马天主教徒,后来加入了美国国籍,他是以色列的荣誉市民,并获得以色列授予的国际义人称号。展览由波兰历史博物馆与波兰共和国外交部联合举办。

 

“任何人哪怕只拯救了一个生命……都是大屠杀期间的犹太人营救者”

本展览展示了一些鲜为人知却又意义非常重大的事例,在大屠杀期间,许多人曾奋勇庇护过他们的犹太同胞。在无法抗拒的死亡和毁灭面前,营救者没有默然袖手旁观。他们选择了另一条道路,他们的勇气让我们感受到一抹希望。这表明,纵使千难万难,人类仍然可以做出抉择并付之行动,使我们认识到维护人的生命、人类尊严和人权具有普世价值。展览由犹太正义基金会展出。

 

 


2012年

 

“600万原告与我同在:在耶路撒冷对艾希曼的审判”

联合国与以色列国合作,纪念1961年对阿道夫·艾希曼的审判,他是大屠杀期间有计划大规模驱逐和屠杀欧洲犹太人的主谋。题为“600万原告与我同在:在耶路撒冷对艾希曼的审判”展览由亚德瓦谢姆大屠杀烈士和英雄纪念管理局博物馆部展出。展品包括审判纳粹军官阿道夫·艾希曼的照片、报纸剪报、艺术品和原始电影镜头,他在实际执行一项系统集中和驱逐数百万欧洲犹太人,致使他们大屠杀期间死亡的总计划中,发挥了关键作用。国际媒体报道了1961年在耶路撒冷举行的法院听证会,其中包括大屠杀幸存者的证词,引起了全球公众的关注,被认为是大屠杀历史的转折点。展览由加拿大大屠杀纪念馆学会举办。

 

“犹太人居住区的面貌”

1月下旬,有100多人在联合国总部出席了三个展览的开幕式,举办这些展览的目的是确认在大屠杀中丧生的数百万人。公众首次可通过“犹太人居住区的面貌:1940年至1944年犹太摄影师拍摄的犹太人罗兹居住区的照片”,看到犹太摄影师在波兰犹太人罗兹居住区拍摄的精美作品。展览由柏林恐怖地景基金会与罗兹国家档案馆合作策划。即使是该领域的专家,对这套图片集也知之甚少,这些图片展示了里曼兹斯塔特犹太人居住区的犹太人遭受的迫害。历史学家伊古·鲁斯博士和策展人托马斯·卢茨博士在罗兹国家档案馆里进行研究时发现了27本相册。相册中有大约   000张小幅的接触印相照片,是犹太摄影师按照该居住区的犹太人理事会的要求拍摄,按主题归类。

 

“善行纪念碑与大屠杀:大屠杀期间儿童的梦想和希望”

1月26日,两个体现今年的主题“儿童与大屠杀”的展览在联合国游客大厅开幕。“善行纪念碑:大屠杀期间儿童的梦想和希望”通过展出肖像、艺术作品和玩具,生动讲述了13名经历过大屠杀的儿童的故事。本展览由亚德瓦谢姆大屠杀烈士和英雄纪念管理局策划,可帮助参观者了解到这些儿童如何在战争岁月活下来。
 

“大屠杀——让记忆永远鲜活”

第二个展览“大屠杀——让记忆永远鲜活”也展示了在这段悲惨岁月里遭受苦难的年轻人的希望和梦想。本展览展出了2012年设计专业学生海报竞赛的前16名参赛作品。这16份最佳海报由来自捷克共和国、以色列和法国的设计专业学生创作。比赛吸引了300多名年轻艺术家投稿,并得到了联合国新闻中心和纳粹大屠杀史实教育、追忆、研究国际合作工作队的支持。比赛是与亚德瓦谢姆、大屠杀纪念馆、欧洲浩劫遗产研究所和联合国大屠杀问题方案合作举办的。

 
 
 

2011年

 

“记忆永存”

本展览展示了一部属于奥斯威辛-比克瑙纳粹德国集中营和灭绝营(1940-1945年)一名无名囚犯的素描,收在他的素描簿中。1947年,波兰奥斯威辛集中营的一名幸存者在比克瑙纪念地空地上发现了这些素描,上面刻画了犹太人从到达营地到在毒气室中死亡的命运。本展览还强调需要与年轻人分享这些记忆,让这些记忆永远鲜活,并呈现了幸存者的书面记忆以及年轻人在了解这段史实后表达的思想和感情。展览由德国国际奥斯威辛委员会、波兰国家奥斯威辛-比克瑙博物馆、波兰奥斯威辛国际青年会议中心、德国抵抗运动纪念中心和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主办。

 

“海伦·贝尔,被盗的生命”

本展览由大屠杀纪念馆主办,通过海伦·贝尔所记日记的内容节选,记录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犹太人在被占领的法国领土上遭受迫害的情况,海伦·贝尔是一个犹太妇女,1945年死于卑尔根-贝尔森集中营。

 

 


2010年

 

“世世代代:幸存与希望的遗产”

本展览探讨了大屠杀对四个家庭三代人的影响。奥本海默、瓦尔费斯、黑尔夫戈劳特和哈尔特四家人讨论了大屠杀对他们的生活和当今世界的影响。他们的遗教各不相同且令人痛苦,但向人类传递了一个令人信服的普遍教训,如果有理由期望子孙不绝,将传统、信念和智慧传承下去,人们就能存活下来,并且兴旺发达。通过他们的故事,本展览强调为了子孙后代,尤其是遭受过类似迫害的人,必须使大屠杀幸存者的遗产保持鲜活。本展览是联合王国大屠杀中心、圣地亚哥犹太文化中心和良心展览的联合项目,由南加州大学大屠杀基金会视觉历史与教育研究所共同主办。

 

“谋杀建筑:奥斯威辛-比克瑙蓝图”

本展览由亚德瓦谢姆大屠杀烈士和英雄纪念管理局主办,展示了纳粹为建造奥斯威辛-比克瑙死亡集中营绘制的蓝图,并且表明奥斯威辛-比克瑙是纳粹“最后解决方案”即消灭欧洲犹太人计划的一部分。纳粹绘制了数百幅各种建筑工地的技术草图,其中包括毒气室和火葬场的详细草图。在1940年6月至1945年1月该集中营运营期间,超过100万人惨遭屠杀,其中大多数是犹太人。

 

 


2009年

 

“致命药物:创造优等民族”

本展览展示了物品、照片、文件和历史电影镜头,描述了纳粹政权的“清洗”运动,要清除德国社会中某些被视为对民族“健康”构成生物威胁的人,其目的是通过所谓的“人种卫生”或“优生学”措施改变人口的基因组成。犹太人、罗姆人、残疾人和其他少数民族属于被视为构成“生物威胁”的群体,因此被迫绝育,惨遭杀害,最终遭受大屠杀。本展览由美国大屠杀纪念馆主办。
 

 


2008年

 

“名誉:一项荣誉守则,支撑阿尔巴尼亚穆斯林在大屠杀期间营救了犹太人”

View exhibition on Yad Vashem's website

这是一次摄影展,讲述了在大屠杀期间营救犹太人的阿尔巴尼亚穆斯林的故事。他们之所以勇敢地援助犹太人,是因为名誉这一荣誉守则,迄今在阿尔巴尼亚仍然是最高道德守则。本展览由亚德瓦谢姆和阿尔巴尼亚常驻联合国代表团主办。

 

“卡尔·卢茨与布达佩斯传奇的玻璃屋”

本展览讲述了瑞士外交官卡尔·卢茨的英勇事迹,他拯救了数万名匈牙利犹太人,将他们置于瑞士保护下并为他们签发移民证书,使其免于被驱逐到纳粹死亡营。本展览由布达佩斯卡尔·卢茨基金会与匈牙利和瑞士常驻联合国代表团主办。

 
 
 

2007年

 

“对辛提人和罗马人的大屠杀与今日欧洲的种族主义”

本展览展示了大屠杀期间中欧和东欧的罗姆人和辛提人所处的困境。展览特色为个人证词和家庭照片。展览由柏林德国辛提人和罗姆人文献和文化中心与德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主办。

 

“幸存者的艺术”

本展览以四名大屠杀幸存者——约瑟夫·巴乌、大卫·费德曼、埃尼·布里托和汉卡·科恩菲尔德-马德——的绘画和雕塑作品为特色,他们通过其艺术作品分享了在大屠杀期间个人的经历。

 
 
 

2006年

 

“没有儿童游戏——追忆与其他”

本特别摄影展由亚德主办,通过展示儿童制作的玩具、设计的游戏、创造的艺术品及写下的日记和诗歌,打开了一扇了解大屠杀时期儿童个人故事和生活的窗口。在大屠杀期间大约有150万名犹太儿童惨遭屠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