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联合国,您的世界!

秘书长潘基文

我对巴黎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的期望

2015年11月25日,法国《世界报》

  在我担任秘书长的近9年时间里,我在世界各地旅行,冲向气候变化的前沿,并一再向世界各国领导人、工商人士和市民指出,必须采取紧急全球对策。

我为何如此关心这一问题?

  首先,像任何一名祖父一样,我希望我的孙辈享受健康地球的美好和慷慨馈赠。看到洪水、旱灾和火灾加剧,岛国将消失,不计其数的物种将灭绝,我像任何人一样感到悲痛。

  正如方济各教皇和其他宗教领袖曾提醒我们的那样,我们担负着与穷人和最弱势人群团体起来采取行动的道德责任,这些人对导致气候变化的责任最小,却将首当其冲承受气候变化带来的最严重影响。

  其次,作为联合国秘书长,我已经把气候变化列为优先事项,因为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单独应对这一挑战。气候变化没有国界;任何地方释放的排放可随时随地引发问题,并对任何地方的生命和生计构成威胁。经济稳定和国家安全面临威胁。我们只有通过联合国才能共同应对这一典型的全球问题。

  谈判进程既缓慢又繁琐。但我们已经开始看到成果。针对联合国的呼吁,超过166个国家现已提交载有各项目标的国家气候计划。这些国家的排放量加起来占总排放量的90%以上。如能顺利实施,这些国家计划将使排放量曲线下降,进而可预计到本世纪末全球气温升幅大约为3摄氏度。

  进展虽然重大,但仍然不足。目前的难题是如何更迅速地采取进一步行动,减少全球排放量,使全球气温升幅保持在2摄氏度以下。无论如何,气候变化已经对我们造成不可避免的影响,我们必须支持各国适应这些影响。

  行动越迅速,所有人获得的惠益就越多:稳定性和安全性加大;经济增长更强劲、更可持续;抵抗冲击的能力更强;空气和饮水更清洁;健康得到改善。

  我们无法在一夜之间取得进展。巴黎气候变化会议并非终点。这次会议必须确定我们追求的最低目标,而不是最高目标,并且必须成为走向低排放量、能抵御气候变化的未来的道路上的转折点。

  世界各地的势头正在加强。城市、企业和投资者、宗教领袖和市民正在采取行动,减少排放量,并建立复原力。现在应该由各国政府负责在巴黎达成一项有意义的有约束力的协定,其中为加强全球远大目标制订了明确规则。为此,谈判者需要最高层提供明确指导。

  我相信,这种指导很快就能提供。20国集团领导人本月初在土耳其安塔利亚举行会晤,并表示坚决致力于气候行动。尽管在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后,安全顾虑有所加剧,但有120多名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已确认,他们将参加巴黎会议。

  我认为,巴黎会议要取得成功,必须具备四个基本要素:持久性、灵活性、团结精神和可信性。

  首先是持久性。巴黎会议必须制定一个长期愿景,这一愿景必须与低于2摄氏度的轨迹一致,并向市场明确表明,全球经济向低碳转型不可避免,可带来惠益,并且已经在进行。

  第二,协定必须提供灵活性,无需不断重新谈判。协定必须能够适应全球经济的变化,并在发达国家的领导作用和发展中国家日益增加的责任二者间达到平衡。

  第三,协定必须展现团结精神,包括为此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和转让技术。发达国家必须遵守其承诺,即到2020年每年提供1 000亿美元,用于适应和减轻气候变化的影响。

  第四,协定必须在应对迅速增强的气候变化影响方面具有可信性。协定必须规定以五年为一个经常周期,供各国政府根据科学要求评估和加强本国气候计划。巴黎协定还必须包括透明、稳健的机制,用于衡量、监测和报告进展情况。

  联合国随时准备支持各国实施此类协定。

  如果在巴黎达成一项有意义的气候协定,我们就能够拥有更美好的今天和明天。此类协定将有助于消除贫穷,保持空气清洁,保护海洋,改善公共卫生,创造新的就业机会,并促进绿色创新。它将加快实现所有可持续发展目标。

  我向世界各国领导人发出明确的信息:巴黎会议的成功取决于你们。现在到了我们运用常识、做出让步和达成共识的时候了,也到了放眼国家利益以外的天地和把共同利益放在首位的时候了。世界各国人民以及后代子孙期望你们拥有远见和勇气,抓住这一历史性的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