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粮食计划署

withered plants in dry soil

气候变化加剧了津巴布韦的极端天气事件,使津巴布韦1500万人口中近半数的人吃了上顿没下顿。在饥荒高峰期,预计有340万人(超过农村人口的三分之一)将面临饥饿紧急情况或危机。津巴布韦的大部分粮食由小户农民生产,在过去的二十年中,干旱给小户农民带来了艰巨的挑战。津巴布韦还受到洪水和气旋的影响,情况只会更糟。气候科学家预计未来几十年内津巴布韦的严重干旱事件将增加21%,可能造成巨大损失。

A smiling man holds up chilli peppers amid the plants.

萨尔瓦多:在中美洲的干旱走廊种植“绿色黄金”

a family walking along the shore

四年前,尼泊尔南部班克县的杜杜瓦村遭受强季风雨袭击,导致农作物受灾,使得尼泊尔的粮食不安全状况进一步恶化,该国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去年7月,粮食署向洪水频发的班克县和巴迪亚县的2700人发放了现金,帮扶对象为户主是残疾人、老年人和妇女的家庭。在本文中,这些家庭讲述了他们遭受的损失和破坏。尼泊尔的苏纳尔人在洪水中丢失了珍贵的家庭照片。粮食署发放的现金为尼泊尔脆弱的社区提供了支持,他们可以在洪水来临前获得基本物资。

smiling girl holding books

2021年,受疫情影响,学生之间的不平等现象可能会进一步加剧和扩大。家里缺乏技术条件,互联网连接受限以及经济不稳定,可能会让女童、农村学生和处于社会经济弱势地位的儿童掉队。孟加拉国的学校停课期间,幸亏学校供餐和远程学习资源,法蒂玛等学生仍可以在家里继续学习和成长。法蒂玛说:“大流行病期间,我一直在家自学,在学习上,我的姐姐也会给予我帮助。我喜欢独自学习,因为没有人打扰我,但如果学校重新开放,我也会很高兴。”

elderly woman sits in ruins with box of food

诺西巴•卡图坐在一片废墟之中,这里曾经是她的家,而她现在一无所有,只能依靠粮食署的粮食援助。一场大火烧毁了500个避难营地。火灾发生后短短几小时内,粮食署立即采取了行动,为营地乃至更广泛社区中的约3500人提供了超过2.1万份热餐。除了诺西巴,还有约2.25万名罗兴亚难民居住在由难民署管辖的考克斯巴扎尔纳亚帕拉注册难民营。自1990年代以来,她和她的家人一直住在这里,他们是第一批逃离缅甸暴力局势、在邻国孟加拉国寻求安定生活的罗兴亚人。

A smiling girl gets served a plate a food by a worker with a WFP apron in Sri Lanka.

粮农组织最新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根据粮食署的报告,冠状病毒大流行正在破坏改善亚太地区近20亿人口饮食和营养的努力。《亚洲及太平洋地区粮食安全与营养概览》重点研究了2019年的情况后指出,在2019年,有19亿人无法负担健康的饮食。同时《概览》还预测,2019冠状病毒病对生计和经济的破坏在2020年还将加剧这些问题,尽管经济有所增长,但这些破坏仍给妇女和5岁以下的儿童带来了最严重的打击。

A smiling woman holds up the cutest baby.

粮食署紧急情况负责人呼吁提供资金避免饥荒

woman handling seedlings

2020年,冠状病毒病大流行使全球饥饿危机加剧。粮食署随时待命,提供生存援助,挽救生命,并改善人们的生活。以下是我们在世界各地的精选故事。我们帮助脆弱国家构建抗灾能力,摆脱粮食不安全状况。同时,我们还为被污名的男女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者社区提供现金援助,增强他们的权能。粮食署在全世界拯救生命,并改善人们的生活。图片为一个社区抗灾能力项目,该项目旨在通过恢复萨赫勒中部地区贫瘠的土地,帮助当地人抵御冲突和饥饿造成的影响。

 

cell phones with ShareTheMeal on screen

粮食署的筹款应用程序ShareTheMeal被谷歌和苹果评为2020年最佳应用程序之一。

Lazio players in light blue sport WFP logos

罗马和拉齐奥两大足球俱乐部素来是意甲联赛中的劲敌,但双方在支持粮食署的“停止浪费”运动中达成一致。该运动现已进入第三年,旨在让人们更深刻认识食物浪费对全球饥饿的影响。根据双方和粮食署的合作,运动员将在公众参与和社交媒体中倡导健康饮食,强调减少食物浪费的重要性。

 

A measuring tape is used to measure the circumference of a child's arm.

马达加斯加:干旱和2019冠状病毒病将150万人推向绝望边缘

“人们挖开沙子想要寻找水源,但沙地里几乎没有一滴水。他们无法继续耕种,所以只能把他们的仅有的几样炊具拿出来,换一块饱腹的木薯。”正在访问马达加斯加受灾地区的粮食署工作人员艾娜•安德里亚纳利扎哈 (Aina Andrianalizaha) 这样写道。最新的粮食安全阶段综合分类数据显示,在马达加斯加,有10万名五岁以下的儿童面临急性营养不良的风险,其中1.9万名可能患有重度急性营养不良。马达加斯加的人口约为2550万,粮食署呼吁在未来几个月内向该国提供近3500万美元的资金,从而防止灾难性后果

Edgar with his daughter

“培训与重返社会中心”这个名字听来可能令人生畏,但在这个中心,哥伦比亚冲突中的前战斗人员可以在粮食署的支持下学习养殖家禽和鱼类。埃德加 (Edgar) 是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的前战斗人员,他与另外186名前战斗人员及其家人共同参与了农业项目,这些项目能够帮助他们重返主流社会。这些项目旨在对前战斗人员进行训练,从而让食物的生产和消费变得多样化,同时为他们提供进入当地市场的机会。

A boy eating from plate.

埃塞俄比亚难民在苏丹寻求庇护,粮食署采取了应对措施

埃塞俄比亚提格雷地区的冲突仍在持续,成千上万埃塞俄比亚人面临饥饿的风险。约有十万人抛下财产,逃离了他们在提格雷的家园,其中有超过4.8万人越境进入苏丹东部。在苏丹加达里夫州乌姆拉库巴营地,粮食署已向超过1.15万名难民分发食物。在未来六个月内,粮食署还需要1.53亿美元来满足苏丹最弱势群体的粮食需求。

A group of people carry big sacks on their backs.

在乍得担任粮食署国家工作队主任的克洛德•吉比达,此前曾经拥有在战乱国家工作的经历,最近的一次是在刚果民主共和国——在那里,他目睹了冲突和饥饿如何促进彼此滋长。吉比达表示:“虽然人们普遍认为冲突是饥饿的主要驱动因素之一,但也有许多例子表明饥饿是冲突的根源……我们必须团结起来,寻求通往和平与稳定的道路,避免一代儿童遭受冲突引起的饥饿和营养不良。”

A woman carrying a pale on her head, holds out stems with leaves.

南苏丹为什么必须给和平一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