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难民署

Five footballs with designs

难民署宣布了第二届年度“青年与难民艺术比赛”的获胜者——这些获胜者的设计会被印在足球上,在线上出售,为难民的体育项目筹集资金。

woman in rice field

.一群难民妇女正在大规模种植水稻,成为安哥拉北隆达省最大的大米生产商。人们称安托瓦妮特为“安托妈妈”,她运营着一个农业协会,有大约30名难民妇女在定居点内外的农场工作。她们中的许多人把自己的农业专业知识传播到了不善农业的地区。这些妇女每次收获的大米产量在500至600公斤之间,使她们成为该省最大的大米生产商。

Children in an IDP camp

联合国难民署发布了一份针对阿富汗的不遣返建议,呼吁禁止强制遣返阿富汗国民,包括申请被驳回的寻求庇护者。目前阿富汗大部分地区的安全和人权状况迅速恶化,出现人道主义紧急情况,难民署呼吁各国停止强行遣返先前被确定为不需要国际保护的阿富汗国民。目前阿富汗局势不断变化,平民的人权受到侵犯的风险上升,难民署仍然对此表示关切。

Cyrille in a nurse uniform with a big smile.

难民举重运动员西里尔•特查特切特 (Cyrille Tchatchet) 曾经无家可归,与抑郁症进行搏斗,如今成为东京奥运会开幕仪式上难民代表团的护旗手,难民署讲述了他的故事。

A woman in cycling gear with her bike smiles at the camera.

联合国难民署祝贺29位难民运动员前往东京参加奥运会。他们将参加12个奥运会项目的比赛,使人们进一步认识到世界各地8000多万流离失所者的困境。

A woman measures the circumference of a girl’s arm

据估计,在埃塞俄比亚提格雷地区冲突持续的8个月中,近200万人在境内流离失所。一些人留在社区内,而另一些人则安置在学校等拥挤的公共场所。布鲁克蒂 (Brukti) 和其他15名训练有素的护士在其中一个场所——一个小型临时医疗中心做志愿者。每天约有20至30名患者来到医疗中心就诊。这里资源普遍匮乏,流离失所者严重依赖当地社区的帮助。联合国难民署与合作伙伴为难民营的协调和管理工作提供支持。

A girl kicking and football.

作为欧洲足球理事会的欧洲足联和难民署联手表彰了六个欧洲国家足球协会,因为他们利用比赛的团结力量帮助难民重建生活。每个成功的协会——亚美尼亚、保加利亚、克罗地亚、芬兰、北爱尔兰和威尔士——都将获得5万欧元,用于支助帮助难民重新融入社会的社会责任项目。自2017年项目启动以来,欧洲足联的足球和难民补助计划鼓励各国协会通过足球支持难民的融入和融合。

A woman in football uniform poses with a football.

使用一次性照相机,参与者可以捕捉到他们足球生活和社区未经过滤的现实。这一由难民署组织的活动揭示了体育的力量。

An older woman working in a kitchen

关于拉丁美洲区域中老年人流动情况的信息很少。这项区域评估是第一个对老龄化与人类流动之间的相互关系进行综合分析的评估,还分析了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的现状,包括获取权利和服务的情况不断恶化,以及对老年人生活的影响。借助这份报告,帮助老年人组织和难民署旨在阐明老年人在旅途中所面临的挑战和风险,以便采取行动以确保他们不会掉队。

Woman knee-deep in water carrying a plastic barrel.

全球都感受到了气候变化带来的影响,但已经在与冲突、贫困和高流离失所率作斗争的国家正在应对一些最严重的影响。从阿富汗到中美洲,干旱、洪水和其他极端天气事件正在打击那些最缺乏恢复和适应能力的人们。在地球日这一天,难民署发布了新的可视化数据,数据显示全球变暖加剧了已经生活在冲突和不稳定之中的人们的风险,导致更多的人流离失所,而且往往减少了他们返回家园的可能性。

A toddler raises her hands in joy.

格兰迪赞扬卢旺达为难民提供救助

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菲利波•格兰迪在访问卢旺达时说道,“我曾与一些孤身的青少年和一个来自索马里的家庭交谈。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有遭受虐待和酷刑的悲惨经历,甚至是长期拘留,不确定性让他们感到绝望。”格兰迪表示,“我真的要特别感谢卢旺达政府。”他在访问期间还在基加利会见了该国总统。“几年前,卡加梅总统提出了在卢旺达启动紧急过境机制的倡议,当然,只要利比亚的局势仍像现在一样艰难,我们就继续需要这个机制。”

Portrait of a man signing a letter.

联合国难民署今天宣布任命拜仁慕尼黑俱乐部左后卫兼加拿大男子国家足球队球员阿尔方索•戴维斯作为其最新的全球亲善大使。

Syrian family outside their home

在过去的十年中,数百万的叙利亚人被迫逃离家园,这是世界上最大的流离失所危机。超过550万叙利亚人在邻国作为难民生活,仍有670万人在国内流离失所,其中估计有250万儿童。叙利亚当前还面临着自危机爆发以来最严重的社会经济衰退之一。仅在过去的一年中,叙利亚镑贬值了四分之三,而食品和其他必需品的价格却上涨了200%以上。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的爆发使本已严峻的局势进一步恶化。

Rosemary Kariuki at a party

难民罗斯玛丽•卡里乌基被授予了澳大利亚2021年“地方英雄”称号,因为她帮助其他流离失所的妇女克服隔离和性别暴力。

Ethiopian refugee doctor, Tefera Tewodros

2020年11月,埃塞俄比亚提格雷地区危机暴发之初,塔费拉•特沃德斯医生是最早一批安全抵达苏丹东部的难民。面对如此众多的跨境的人员,其中许多还是伤员和病患,特沃德斯医生感到十分震惊,他意识到自己必须站出来去帮助他们。他前往难民署以及位于哈姆代特中转站的苏丹难民委员会,为它们提供支持。第二天,他便开始在苏丹红新月会运营的诊所中做志愿者。此后,他便一直在卡萨拉州边境城镇哈姆代特的诊所生活、工作。逃离埃塞俄比亚的6万名难民,绝大部分都安全地生活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