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民

refugees wrapped in foil blankets

2022年第一季度,已有超过1.8万名难民和移民越过地中海到达欧洲。在过去的八年里,总共有230万人踏上了这个旅程。2014至2021年间,超过2.44万人在试图穿越地中海的过程中丧生或失踪。其余许多人的人权遭受了严重侵犯,当前对于人权侵犯严重程度的预估已经令人担忧,而实际程度可能更加骇人。这是一个普遍且长期存在但在很大程度上遭到忽视的悲剧。

A woman carrying loads in a dark corridor

根据难民署的新数据,截至2021年底,在埃塞俄比亚、布基纳法索、缅甸、尼日利亚、阿富汗和刚果民主共和国等国家发生新的暴力或冲突浪潮的推动下,全球被迫流离失所的人数上升至9000万。此外,今年乌克兰战争已使800万人在国内流离失所,超过600万来自乌克兰的难民流动登记在案。总体数字占全球人口1%以上,相当于世界第14大人口大国。

Ingrid sits in costume while another woman helps her put on a large and colourful headpiece

萨尔盖鲁桑巴学校今年参与游行的主题是反对种族主义。作为难民署的伙伴,该学校邀请了20名难民参与游行,帮助难民融入巴西社会。来自叙利亚、委内瑞拉、安哥拉与刚果民主共和国的难民参加了一年一度的里约热内卢狂欢节游行,这可能是最具巴西特色的活动。人们伴随着音乐与鼓点载歌载舞,通宵庆祝。巴西共有来自88个国家的难民,近年来共接收了来自委内瑞拉的约32.5万名难民和移民。

An illustration hashtag #TheWorldNeeds

 

难民署 和TikTok发起了一项音乐运动,旨在世界范围内促进难民的团结。#世界需要#呼吁创作者传播信息,让所有人都能安全合法地获得庇护。

lego representation of the UN

2021年,难民署面向学生发起模拟联合国难民事务挑战赛,要求他们解决2019冠状病毒病对难民的影响、难民妇女的权利、难民的社会包容等问题,并利用技术增强难民的权能。一位艺术家用乐高模型展现学生们的最佳提议。

A woman and a girl talk to two ladies in on a cot in an Arena

人口基金自1997年起在乌克兰开展项目,自1995年起在摩尔多瓦共和国开展项目。除了向接受难民的乌克兰邻国提供技术和项目咨询服务外,该机构还致力于提供生殖健康设备和用品,以及向乌克兰提供性健康和生殖健康以及基于性别的暴力服务的流动医疗队。 此外,人口基金还基于性别的暴力幸存者持续运营10个避难所、8个危机室和一条支持热线。

A group of refugee women living in Morocco take a break during their ascent of Mount Toubkal.

一个包括来自6个国家的13位难民在内的全女性团体攀登了摩洛哥的最高峰——阿特拉斯山的图卜卡勒峰,以强调为结束暴力侵害妇女行为而进行的斗争。

Five footballs with designs

难民署宣布了第二届年度“青年与难民艺术比赛”的获胜者——这些获胜者的设计会被印在足球上,在线上出售,为难民的体育项目筹集资金。

woman in rice field

.一群难民妇女正在大规模种植水稻,成为安哥拉北隆达省最大的大米生产商。人们称安托瓦妮特为“安托妈妈”,她运营着一个农业协会,有大约30名难民妇女在定居点内外的农场工作。她们中的许多人把自己的农业专业知识传播到了不善农业的地区。这些妇女每次收获的大米产量在500至600公斤之间,使她们成为该省最大的大米生产商。

A woman in cycling gear with her bike smiles at the camera.

联合国难民署祝贺29位难民运动员前往东京参加奥运会。他们将参加12个奥运会项目的比赛,使人们进一步认识到世界各地8000多万流离失所者的困境。

students leaving school through emergency exit

法蒂玛•卡塔沙 (Fatima Katash) 是近东救济工程处Jalazone基础女子学校的八年级学生。Jalazone难民营毗邻以色列的定居点拜特埃勒 (Beit El)。由于定居点和营地非常近,以色列的安全巡逻和军队经常与巴勒斯坦难民发生冲突。冲突期间,近东救济工程处的保护小组直接与以色列军方接触,倡导保护儿童并缓解局势恶化。发生冲突时,保护小组还帮助协调学生和教职工的疏散工作。

Woman knee-deep in water carrying a plastic barrel.

全球都感受到了气候变化带来的影响,但已经在与冲突、贫困和高流离失所率作斗争的国家正在应对一些最严重的影响。从阿富汗到中美洲,干旱、洪水和其他极端天气事件正在打击那些最缺乏恢复和适应能力的人们。在地球日这一天,难民署发布了新的可视化数据,数据显示全球变暖加剧了已经生活在冲突和不稳定之中的人们的风险,导致更多的人流离失所,而且往往减少了他们返回家园的可能性。

Portrait of a man signing a letter.

联合国难民署今天宣布任命拜仁慕尼黑俱乐部左后卫兼加拿大男子国家足球队球员阿尔方索•戴维斯作为其最新的全球亲善大使。

Rosemary Kariuki at a party

难民罗斯玛丽•卡里乌基被授予了澳大利亚2021年“地方英雄”称号,因为她帮助其他流离失所的妇女克服隔离和性别暴力。

Ethiopian refugee doctor, Tefera Tewodros

2020年11月,埃塞俄比亚提格雷地区危机暴发之初,塔费拉•特沃德斯医生是最早一批安全抵达苏丹东部的难民。面对如此众多的跨境的人员,其中许多还是伤员和病患,特沃德斯医生感到十分震惊,他意识到自己必须站出来去帮助他们。他前往难民署以及位于哈姆代特中转站的苏丹难民委员会,为它们提供支持。第二天,他便开始在苏丹红新月会运营的诊所中做志愿者。此后,他便一直在卡萨拉州边境城镇哈姆代特的诊所生活、工作。逃离埃塞俄比亚的6万名难民,绝大部分都安全地生活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