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联合国,您的世界!

日常议题

妇女相关议题劳工

国际劳工组织
  在大多数工业化国家和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女性劳动力的参与率持续上升;而在亚洲国家却较缓和,这一地区在某些情况下,金融危机的影响在劳动力参与率下降方面似乎对女性的冲击比男性大。在转型经济体和撒哈拉以南非洲,男女的参与率都在下降。在许多情况下,由于男性劳动力参与率的降低或停滞和女性参与率的提高,男女劳动力参与率的差距在继续缩小。

  歧视给一些群体进入劳动力市场造成了障碍,它也使这些群体更难保持住就业。特别是那些教育程度低和那些年龄大的女性与男性相比失去工作的风险更大,重新加入劳动力队伍时面临的困难更多。

  失业率几乎总是女性高于男性。最近几年,也有一些值得注意的例外,例如:波罗的海国家,部分东亚国家以及发达国家中的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新西兰和联合王国,妇女失业率低于男性。这可能因为对于提供的工作就业条件(如:不稳定的合同,低工资等),女性比男性更容易接受,或者由于雇主更喜欢雇佣具有某些特征的工人(如:出口加工区的女工)。然而,在解释失业率下降趋势时必须慎重。妇女和其他受歧视群体一样,都可以通过以下方式适应恶化的劳动力市场条件:(1)不是完全不工作,而是接受较短的工作时间,因此是就业不足;(2)面对歧视,她们沮丧并且完全放弃去积极地寻找工作。就业不足和“失去信心的工人”的现象在受歧视群体中更加普遍,往往会掩盖真正较高的失业率。

  在世界范围,日益增加的妇女参加有薪酬就业肯定使她们对经济的贡献更加明显,这也许说明了妇女在进入就业中受到的歧视程度较低,但是她们的地位得到改善了吗?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有必要观察一下与男性相比妇女可找到的工作的类别和质量。

  男女就业地位显示出不同的特征。男性更可能处于核心或固定的和报酬较好的职位,而女性则往往呆在不重要、无保障和价值较低的工作岗位。男性在招聘中受青睐,女性在提升或职业发展中有许多障碍,这些实际上把女性排斥在外或者把她们“隔离”到某些工作岗位中。在非全日工人中,妇女占有很高比例。20世纪90年代,在大多数工业化国家,男女从事非全日工作的比例都在上升,而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国家,却在下降。九十年代末,日本和美国的非全日工作几乎70%由妇女承担。凡妇女从事非全日工作越来越多的,她们似乎越来越不是自愿的。

  永久性临时就业的增加,即:工人连续签订短期、定期或临时性合同,或者合同之间有短暂的间隔,这种就业形式往往不成比例地对准女工和其他受歧视群体,而不论其教育水平如何。妇女还过多地体现在家庭工、零工和临时工。在自谋职业中,男性比女性更多的是做雇主,妇女更可能是自雇工人,并从事非正规经济。妇女还更多地作为家庭工人(通常没有工资)。

  增加妇女在非农部门的就业,是在促进性别平等和赋予妇女权力方面,实现千年发展目标之一的指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