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联合国,您的世界!

日常议题

难民导言

  一个和平繁荣的世界是人们在家中,或与他们的家人团聚,或在自己的社区内都感到安全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他们对自己的国家有信心,对他们的文化有信心,对国际大家庭中的各国有信心,对共同生活在地球上的各族人民有信心。

  有时由于经济或其他个人原因,人们选择离开家园,在一个新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不管这些决定是好是坏,这是他们自愿的选择。

  但是,当自然以灾害的形式呈现时,人们的家园被冲走、被吹走、被夷为平地、整个社区被连根拔起。当战争或内乱蹂躏一个社区时,为保护生命和肢体的人们或被迫流离失所,或简单地逃离。在极端的情况下,他们只剩下两个选择:遭受困苦、被殴打或被灭绝种族的死亡,或流亡生活。只需想到那些被迫逃离达尔富尔暴力行为的人们就可以了解他们的迫切需要。

通过难民署的标志帐篷可见孩子的阴影

  这就是今天难民和境内流离失所者的困境。2010年,在联合国难民署记录在案的被迫迁徙的全球人口高达4 330万,创下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的最高点。这包括2 710万国内流离失所者、1 520万难民、以及98.3万寻求庇护者。在1 520万难民中,1 040万人口由联合国难民署直接负责,而其余的470万巴勒斯坦难民则由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负责。

  截止2009年年末,有超过260万人口(包括104万难民和156万国内流离失所者)获得了联合国难民署的保护和援助。这一数目与2008年同期相比增加了100万。

  截止到2010年,联合国难民署已经在60个国家确认了总共660万无国籍人。但据估计,全球无国籍人的实际数量可能达到1 200万,远远高于当前数据。

  在这个过程中,难民署让280万难民和境内流离失所者返回家园成为现实。它还积极为290万无国籍人和80万寻求庇护者和其他需求人士服务。全球共有3170万人被剥夺基本的人身安全,他们需要有意义的自食其力的生活。

  不幸的是,冲突和自然灾害继续造成这种人使人成为难民。由于联合国大家庭的承诺,帮助他们重返家园,并保护和扶持他们,直到他们返回家园成为可能,否则他们的困境会更糟。

  在因冲突而造成他们无家可归时,联合国维和部队经常保护他们必须赖以生存的难民营。当他们没有基本必需品如粮食,水和环境卫生时,联合国大家庭为他们提供。当他们的健康受到威胁时,联合国系统为其保护。

  这种支持的大部分是通过联合国提供的人道主义行动机制来实现。机构间常设委员会通过其“群集方式”,汇集了联合国系统内外所有主要的人道主义机构来协调行动。难民署作为领导机构起着保护难民和境内流离失所者的作用。国际移徙组织是营地协调和管理的领导机构。它与国际红十字会和国际红新月会共同领导紧急住房事物。

  联合国机构积极参与这一群集方式的机构包括联合国粮食和农业组织;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厅;世界粮食计划署;世界卫生组织和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

  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于1954年和1981年两次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

  “长期存在的难民局势问题已经造成极为巨大的影响。据难民署的最新统计,约600万人(不包括特殊情况下的400多万巴勒斯坦难民)已流亡5年或更长的时间。在世界各地有发现超过30处这样的情形,其中绝大多数发生在正努力满足自己公民需求的非洲和亚洲国家。”

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安东尼奥•古特雷斯
2008年12月关于“持久流亡”的声明

  此外,成立于1949年的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是对超过450万在中东地区登记的巴勒斯坦难民的教育、卫生、救济和社会服务等基本服务的主要提供者。它包括130万生活在约旦,黎巴嫩,叙利亚和巴勒斯坦被占领土,包括加沙地带和约旦河西岸58个难民营中的难民。

  近东救济工程处提供紧急人道主义援助,以减轻在加沙地带和约旦河西岸持续危机对其最脆弱难民的影响。它在2006年7月至8月黎巴嫩战斗后最早响应受冲突影响难民的紧急需要。

  联合国大会宣布每年的6月20日为世界难民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