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洲,约两亿居民自我定位为非洲人后裔。在非洲和非洲大陆以外的世界其他地区,还有数百万的非洲人和非洲人后裔。

  无论是跨大西洋贩卖奴隶行为受害者的后裔,抑或是近期移民,都属于最贫穷和最边缘化群体的一部分。国际和国家机构的研究和调查结果显示,非洲人后裔接受优质教育、保健服务、住房和社会保障的机会仍然有限。

国内流离失所者营地内的儿童。(2012,海地)
国内流离失所者营地内的儿童。(2012,海地)

  在许多情况下,他们的处境仍基本上未受到关注,非洲人后裔谋求纠正现况的努力也没有得到适当承认和尊重。他们还在司法救助方面屡受歧视,又经常遭遇警察暴力和种族定性,其比率之高,令人震惊。

  他们在参选和担任政治职务方面的政治参与程度往往也很低。

  非洲人后裔还可能因其他相关原因,如年龄、性别、语言、宗教、政治或其他见解、社会出身、财产、残疾、出生或其他身份,遭受多重、严重或交叉形式的歧视。

Magdalena “Piyuya” Mora Herrera, Gangá Longobá的部落领袖 (古巴) © Sergio Leyva Seiglie,“他们就是我们”企划

  促进和保护非洲人后裔的人权已成为联合国的优先关注事项。《德班宣言和行动纲领》承认,非洲人后裔是奴役、奴隶贸易和殖民主义受害者,如今仍受害于其种种后果。

  德班进程因各国、联合国、其他国际和区域机构以及民间社会所采取具体的行动而提高了非洲人后裔的能见度,有助于在促进和保护其权利方面取得重大进展。

  令人遗憾的是,尽管取得了上述进展,但直接的和间接的、事实上和法律上的种族主义和种族歧视仍体现在不平等和弱势处境中。

  大会第68/237号决议宣布,将2015年至2024年定为非洲人后裔国际十年,为联合国会员国、民间社会及所有其他相关行为体提供了一个切实的框架,以便本着承认、正义与发展的精神,与非洲人后裔齐心协力,采取有效措施落实活动方案。

  本活动也为世界提供了独特的机遇,既可以巩固2011年非洲人后裔国际年纪念活动取得的成果,又可彰显非洲人后裔对我们社会作出的重大贡献,并提出具体措施,促使他们全面融入社会,同时打击种族主义、种族歧视、仇外心理和相关不容忍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