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2022 4 12 —— 联合国今日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高昂的债务融资成本严重阻碍了许多发展中国家在 COVID-19 新冠疫情大流行期间的复苏,迫使其削减发展支出,同时限制了它们应对未来冲击的能力。

2022 年可持续发展融资报告:弥合财务鸿沟》发现,富裕国家不仅能以超低利率借贷、且创下借款总额纪录新高,并借此用于支持其复苏。然而,最贫穷的国家却需要花费数十亿美元来偿还债务。如此一来,这将更进一步阻碍它们的可持续发展投资。

2021 年,疫情大流行带来的冲击又造成了7700 万人陷入极端贫困中。截至年底,许多国家的经济仍低于 2019 年前的水平。该报告预估,即使不将乌克兰战争的影响纳入考量,至2023 年底,五分之一的发展中国家的人均 GDP 也将无法恢复到 2019 年的水平。

“我们为全球可持续发展目标融资的进程已行至半途,然而结果却为我们敲响警钟。” 联合国常务副秘书长阿米娜默罕默德说道。“为确保数亿人摆脱饥饿和贫困,在这个急需集体责任的决定性时刻,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坐以待毙。我们必须为创造体面和绿色的工作机会、社会保护、医疗保健和教育,不让任何人掉队。”

《弥合金融鸿沟》报告指出,平均而言,最贫穷的发展中国家需要支付收入的 14%作为债务利息——几乎是发达国家利息(3.5%)的 4 倍。在全球范围内,由于疫情大流行,许多发展中国家被迫削减本用于教育、基础设施及其他资本支出的预算。乌克兰战争将变本加厉的加剧这些挑战并带来新挑战,伴随着能源和商品价格的上涨、周而复始的供应链中断、高通胀和增速放缓,以及金融市场的波动加剧。

对于许多发展中国家来说,该战争可能会导致债务压力进一步增加、并造成饥饿人数激增。战前,各国在大流行期间复苏的差距已经加大,发展中国家平均每 100 人只有 24 COVID-19 疫苗,对比发达国家每 100 人则将近有 150 剂疫苗。更令人震惊的是,2021 年,发展中国家 70% 10 岁儿童仍无法阅读基本文本,较 2019 年增加了17%2021 年的食品价格已经达到近十年来的新高,联合国担忧乌克兰的冲突可能会使许多国家的经济前景急剧恶化。

然而,发达国家在大流行后经济复苏的速度为加大投资指明了前进的方向。

“发达国家在过去两年证明,通过有的放矢的投资——针对有抵御灾害能力的和清洁的基础设施、社会保护以及公共服务,数百万人将可以摆脱贫困,” 撰写此报告的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副秘书长刘振民说,“国际社会必须在这一进展的基础上再接再厉,确保发展中国家也能够达到类似的投资水平,同时减少不平等、并确保可持续的能源转型。”

报告还指出,在发达国家和一些发展中大国的推动下,2021 年我们在减贫、社会保护和可持续发展投资方面取得了一些进展,其中包括 17 万亿美元的 COVID-19 紧急支出。积极的成果包括:

  • 增加了对研发、绿色能源和数字技术的资助。例如欧盟提出的“下一代欧盟复苏计划”和美国的基础设施投资和就业法案
  • 2021 年私人投资强力回弹。其中,中国和美国两国贡献了50% 以上;
  • 2020年来,可持续债券发行翻番,总量超过 1 万亿美元;可持续性主题投资的基金数量增长了62%
  • 发展中国家的私募股权和风险资本投资创下2300 亿美元的最新纪录(2020 年为 1500 亿美元)。

报告还指出,官方发展援助正在创纪录增长,在 2020 年达到1612 亿美元的历史峰值。然而,同时也有 13 个国家削减了官方发展援助的额度,且这一总额仍然不足以满足发展中国家的巨大需求。联合国担心,乌克兰危机的影响、以及欧洲难民支出的增加,可能意味着对最贫穷国家的援助将进一步削减。面对这一全球危机,需要即时采取行动、并提供额外的国际支持,以防止债务危机和解决高昂的借贷成本。

绝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将需要积极和紧急的援助,以重回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轨道。该报告估计,最贫穷的国家将需要增加 20%用于关键部门的支出。

《弥合财务鸿沟》报告建议在以下三个领域采取行动:

  1. 融资缺口和债务风险上升亟待解决。例如,加快债务减免并将资格扩大到重债中等收入国家,同意债务互换,以及将未使用的1000 亿美元的特别提款权重新分配给有需要的国家。各国可以通过加强公共开发银行体系,使其具备为国家机构提供更高的能力和财政支持,来促进长期、负担得起的、稳定的融资。
  2. 所有资金流必须与可持续发展协调一致。例如,国际税收体系应当及时反映不断变化的全球经济,允许公平的税收治理、贸易和投资政策的落实——以解决疫苗不平等问题、并增加医疗产品的普及率。而同时,私营企业和上市企业则需要全球一致的企业可持续发展报告标准。当前高昂的化石燃料价格则恰好为各国加快可持续能源转型的投资提供了新的机会。
  3. 提高透明度和建立更加完整的信息生态系统将有助于增强各国风险管理和善用资源的能力。例如,通过改进税收信息的共享和使用来治理非法资金流动;以及提高债务数据的透明度并且为主权国家制定长期信用评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