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气候变化青年咨询小组的七名成员与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会面,就2021年气候行动的优先事项展开热烈讨论。他们对绿色工作、债务负担、青年运动资金不足、原住民土地权等问题提出关切。

  在会议开幕式上,秘书长提出2021年是协调人类活动与气候和自然之间关系的成败攸关之年,主要的国际气候谈判预计于11月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6次缔约方会议上进行。他强调,我们迫切需要一个致力于在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的全球联盟,为实现这一目标,我们应立即采取行动,包括制定更强有力的国家气候计划。他还强调,发达国家必须做出更多努力以支持发展中国家的气候适应项目,并承诺将其气候资金的一半用于建立气候恢复力。

  他说:“建立一个信任环境和取得积极成果需要我们做很多努力。对决策者施压很有必要,年轻人正在这方面发挥引领作用。”

  在青年咨询小组成员讨论会上,阿尔恰娜·索伦率先发言,她报告了最近青年气候活动家之间的谈话,这些谈话申明了他们对未来就业状况日益加大的关注度。她强调,必须对绿色就业进行投资并制定避免“漂绿”的国际标准。她指出,青年对于依然将资金用于化石燃料的行为普遍感到愤怒。她建议,与其救助污染行业,不如做更多的工作来帮助这些行业的工人重新掌握绿色工作的技能,并将其作为公正转向绿色经济的有机组成部分。

  她还呼吁在新冠疫情后的复苏中优先考虑原住民和当地人民的健康和土地权利,他们中的许多人在危机中受到的影响尤为严重。最近采矿行业的增长给他们进一步加大了压力。

  弗拉季斯拉夫•凯姆指出,2020年用于化石燃料的资金高达2500亿美元,他质疑为何这笔资金不能投资于青年绿色就业。另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发展中国家公共债务的延缓偿付期将于6月到期。对许多国家来说,这将进一步限制它们业已紧缩的公共预算。

  他表示:“我们需要一个更可加持续的解决方案。如果没有至少部分的债务转换,国家自主贡献方案(国家气候变化行动计划)就只能停留在纸面上。”他提议开展气候债务转换,各国可以利用债务免除产生的节余投资于气候行动。他还呼吁动员各方力量为青年绿色就业提供保障。

  鉴于能源的获取对发展至关重要,尼斯林•埃尔塞姆描述了支持发展中国家减少化石燃料使用和向清洁能源过渡的必要性。她强调,国家气候计划只有在付诸实施的情况下才会发挥作用。她说:“我们希望在有足够资金的情况下实现切实可行的国家自主贡献方案。”

  帕洛玛-科斯塔因个人经历而百感交集,她讲述了一位气候活动家友人的故事,该友人的收入无法负担患有2019冠状病毒病的家人的医药费用。她说:“我们必须思考真正发生的事情。我们怎样才能为我们实现国家和地区的气候雄心提供支持?”她把最近的事件形容为“撕裂着我们的精神”,并敦促对各种青年倡议进行更多的投资和宣传,如此一来,青年倡议就能在他们当地产生影响,并向国家领导人提出要求。

  索菲娅•基亚尼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她敦促秘书长为青年创造与国家最高领导人接触的机会,并建议寻找更多与青年双向接触的渠道。她敦促更多地使用年轻人表现最活跃的社交媒体平台。

  内森•梅特尼尔认为,年轻人不仅是气候行动的推动者,还是实现向更加环保的世界公平过渡的推动者。他说:“我们可以产生一个巨大的乘数效应。”他提到了气候青年运动和他们的志愿者军团,但重申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是否有足够的资金。他敦促对青年赋能授权,特别是在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边缘化社区中的青年,以进一步激发他们的动力。

  欧内斯特•吉布森说,气候、人权和针对妇女的暴力有一个共同的主题——治理不善,这使这些状况得以持续存在。他指出,要支持建立一个良好的治理结构,以便他们能更好地采取气候行动,满足人们的需求。另一个核心要素是让人们在所有发展进程的开始阶段就参与进来。他说:“我们让社区、青年、妇女、残疾人参与的方式相当不公平。这种方式没有适当地考虑到他们的时间,在资金的使用上也没有考虑到现实情况。”

  在最后的总结发言中,秘书长表示,要应对与新冠疫情后复苏、气候变化、气候适应和债务减免相关的挑战,我们必须在许多方面采取行动,但其核心是充分的资金支助。特别是,为了实施国家自主贡献方案,我们必须在缓解排放、气候适应和资金之间找到一个公平和公正的平衡;如果其他方面无法得以推行,我们在实现净零排放目标方面就难以取得进展。

  青年咨询小组的七名成员来自世界各个地区,具有气候领袖、活动家、律师、研究人员和经济学者等多种背景。他们的作用是将年轻人的观点纳入高层气候决策进程,并向秘书长提出建议。点击此处,了解成员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