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前,在巴西里约热内卢市举办的“地球峰会”,为设立三项主要的环境公约铺平了道路,具体涉及生物多样性、气候变化和荒漠化。

  在各国于2022年就这三项公约举行会议之际,可持续发展目标倡导者和土著权利活动家欣杜·易卜拉欣谈到了世界各地土著社区在保护地球生物多样性、土地和气候方面发挥的不可或缺的作用。

 

 
 

 

  “作为土著民族,我们认为,我们与其余的物种没有什么不同,我们只是自然界的一个物种,所以我们不能伤害其余的物种。“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与大自然和谐相处,需要相互联系,相互尊重,并试图保持平衡,而不伤害其他物种,即自然物种。”易卜拉欣说。

  她对国际气候变化、人权和可持续发展进程并不陌生。1999年,年仅15岁的她创立了“乍得土著妇女和人民协会”,这是一个以基于社区的组织,旨在促进她所属的乍得姆博罗罗社区的女童和妇女的权利。在随后的几年里,她成为国际土著人民气候变化论坛的联合主席,今天,她是被称为可持续发展目标倡导者的17位杰出的全球领导人之一。

  几个世纪以来,像她这样的土著群体一直在保护我们的环境。他们守护着20%以上的地球土地以及80%的生物多样性。

  “几个世纪以来,我的曾祖父母一直在利用生态系统。他们了解生态系统,他们从一个地方搬到另一个地方在牧场上找到活计,但以这种方式生活,却是回馈自然;它以一种自然的方式帮助自然再生。所以对世界各地的土著人民来说,这是我们与自然缔结的更深层次的联系。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保护世界上80% 的生物多样性。因为对我们来说,这不是一种激情,也不是一份工作。这是我们的生活方式。这就是我们世世代代所做的。”

  他们丰富的传统知识和尊重自然的生活方式以及可持续管理自然资源的能力支撑着25亿人(约1/3世界人口)的生活和生计。

  易卜拉欣说:“我们非常高兴,现在从私营部门到公共部门,再到联合国机构,所有人都在说土著人民及其在保护生物多样性和应对气候变化方面的作用是多么重要,他们终于认识到土著人民是一种解决方案,而不仅仅是气候变化的受害者。”

土著社区历来处于正式的全球气候变化谈判的边缘。2015年,《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创建了地方社区和土著人民平台,土著人民终于与政府一道有了发言权。

“当我们谈论自然,当我们谈论气候时,大多数时候人们谈论了很多,但他们并不行动,也许他们很难找到行动的方式。这种情况下土著人民的作用[应当]成为每次讨论的核心,因为我们不仅在谈论,而且在行动。我们希望这些谈论者跟着我们一起行动。如果我们这么多年来一直在采取行动,就不会像今天这样每天都在受气候的影响了。”

在格拉斯哥举行的2021年气候变化会议上,各国政府承诺在2030年前提供120亿美元,以阻止和扭转森林损失和土地退化。17亿美元被指定用于支持土著社区保护热带森林的努力。

然而,世界上生活在至少90个国家的近4.8亿土著人民需要得到支持,以保护受到气候变化威胁的生态系统多样性——从北极的冰川到中亚的大草原和非洲的大草原。

“想象一下,当你来到乍得这样的国家。在北方,你会见到100% 的沙漠;再往南一点,就是撒哈拉地区;再往前南一点,你就能看到大草原了。从大草原再往南,是热带森林。气候变化到底是怎么回事?[随着]沙漠化的加剧,在沙漠中生存的人们迁移到萨赫勒地区,萨赫勒地区的人们迁移到大草原,大草原的人们迁移到热带森林。这也是人们利用现有的生态系统的方式。所以你不能选择只保护热带森林。当你投入资金时,你必须考虑到从海洋到冰川的所有其他相互关联的生态系统。”易卜拉欣强调。

  近年来,世界顶尖科学家将土著社区视为“一些最好的环境管理者”,强调他们在保护我们星球上的生命方面发挥着核心作用。他们与他们的土地、领地和资源密切相关的传统知识可以帮助消除粮食不安全、应对气候变化并扭转土地退化和生物多样性丧失。

“在世界各地,我们正面临来自从环境到卫生到战争的许多危机。但是当我们考虑所有这些因素所带来的影响时,是基于人类生存和地球生存考虑的,所以我们都必须行动起来应对气候变化,保护世界免受来自世界每个角落的战争的影响,它可能是粮食安全,可能是水,可能是生物多样性,可能是人类不安全,但所有这些都与气候变化有关,所以如果我们不采取行动,我们就不能持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