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执行秘书伊丽莎白·姆雷玛(Elizabeth Mrema)在莫希长大,莫希是坦桑尼亚北部乞力马扎罗山低山坡上的一个小镇。她早年生活在大自然中,这种经历对她和她的作品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我是看着我们长满树的村庄长大的。但随着我的年龄增长……景色开始改变。过去常见的灌木丛和森林,开始变得更稀疏,并且有越来越多的树洞,天气也在不断变化。就在我说话的时候,就连原来还能听到后院小溪里水流声的那些河流,也已经完全干涸了。”

 
 

  2022年8月,全球将在中国昆明召开会议,通过一项名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2050年愿景的保护世界生物多样性的新框架。该框架提出了一项雄心勃勃的计划,旨在采取行动,改变世界与生物多样性的关系,并确保到2050年实现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共同愿景。

  姆雷玛说:“生物多样性,就像所有其他环境问题一样,存在着跨领域的问题,挑战是跨领域的,因此,单靠政府或国家一级的环境部将无法解决所有挑战,也无法实现预期的所有目标。”

  《生物多样性公约》是在巴西里约热内卢举行的地球问题首脑会议之后建立的,该首脑会议为建立关于环境(生物多样性、气候变化和土地退化)的三项主要公约铺平了道路。

  今年,在地球问题首脑会议30年之后,三项公约的缔约方会议——首先是5月的阿比让荒漠化问题首脑会议,随后是8月的昆明生物多样性会议和11月的埃及气候变化会议——提供了一个机会,表明土地退化、生物多样性丧失和气候变化的挑战和解决方案是如何从根本上交织在一起的。

  “旅程从科特迪瓦《防治荒漠化公约》开始。这一信息将传递给《生物多样性公约》,然后两者将在埃及举行气候变化会议,以将这种联系联系在一起。”姆雷玛强调这些问题之间相互联系的重要性。

quote card of Elizabeth Mrema

  “政府间科学政策平台2019年的报告实际上给了我们生物多样性丧失的五个直接驱动因素。其中之一是气候变化,这是生物多样性丧失的主要驱动因素。然而,同样的气候变化取决于生物多样性作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因此,很明显,这两者是联系在一起的,不能分开。”她补充说。

  2019年,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政府间科学政策平台(IPBES)警告称,世界上估计有810万种动植物物种中有100万种面临灭绝风险,许多物种将在几十年内灭绝。

  如今,气温每上升1.1摄氏度,就改变了世界各地的海洋、陆地和淡水生态系统。气温上升1.5摄氏度可能意味着世界上70%的珊瑚礁消失。气温每上升2摄氏度,整个生态系统的崩溃就可能迅速升级。

  “如果每年花费大约5000亿美元用于对生物多样性有害活动的激烈或补贴,如果这些资金被重新利用,重新专用到对自然有利的生物多样性活动,那么你会看到一些资源会累积起来,但仍然会有缺口。因此,这是另一个需要深入讨论的问题。”

  将不可持续的补贴重新导向对自然有利的激励措施是新框架的21个目标之一。健康的生态系统对于减缓气候变化至关重要。它们可以为限制温度上升所需的减缓贡献37%,包括通过吸收温室气体排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