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利奥特·哈里斯是联合国首席经济学家。在近期的一次采访中,他谈到了国民经济核算的一个突破性转变:除了更为常规的经济措施外,国民经济核算首次纳入对自然价值的评估。“环境经济核算-生态核算系统”为经济、气候行动和保护生物多样性方面的决策提供重要信息并指明主要改进范围。以下是经编辑的访谈摘录。

为何要赋予自然价值?

  如果我们赋予自然价值,就会衡量自然的价值。如果我们衡量了自然的价值,就可以管理自然。如果我们管理自然,就能避免破坏自然。破坏自然是我们百年来一直存在的问题。由于我们没有考虑到自然的价值,我们认为自然资源是免费的且取之不尽。我们一直在利用自然资源,却没有意识到我们损失了多少价值。

  我们一直以生产和消费的商品和服务,也就是国内生产总值来衡量经济进步,却从未衡量过自然的价值。然而,自然提供的服务是有价值的,我们在衡量经济进步时需要核算这种价值。

  同时对自然和经济进行核算,使我们能够了解经济活动如何影响自然、大自然的存在如何影响人类和人类社会,以及如何改变人类活动,才能在不损害或破坏自然的前提下实现繁荣。

为何现在就要行动?

  忽视自然的后果越来越明显。我们看到,与气候相关的灾害越来越频繁。天气变化正在影响农业生产力。2019冠状病毒病等人畜共患病对我们产生的影响越来越多。

  解决这些问题的机会窗口很快就会关闭。如果我们能够进一步了解这些问题的范围和人类造成损害的程度,就可以立即慎重、理性地采取行动。如果我们等到灾难近在咫尺才采取行动,我们将不得不痛苦地快速进行调整。

在实践中如何对自然进行核算?需要衡量哪些方面?

  人人都明白,如果我们把森林里的树木砍掉,就可以卖木材,从而产生价值。而森林也是我们想去散步或露营的地方,虽然我们不能为此定一个市场价格,但这也是有价值的。

  健康的森林还能提供各种其他服务。它有助于调节气候和水文循环,吸收降雨中的水分,防止土壤侵蚀,还能过滤水。所有这些服务都能使我们受益。虽然我们看不到这些服务,目前也没有衡量它们的价值,但它们非常重要。当我们为了获得木材而砍伐森林时,我们就会失去这些服务。

  如果我们对这些服务的价值进行衡量,就能更好地判断砍伐森林并出售木材是否是好事,我们是否应该维持森林的能力,使其能够继续提供我们赖以生存的生态系统服务。

为自然定价是否有风险?

  我们并不是要为自然定价,不是要把树木、鱼和清洁的水放到市场上买卖。我们设法赋予自然价值,以便我们能将其纳入我们的整体经济活动中,了解我们如何影响自然。我们可以从生态系统生产总值的角度考虑,认识到大自然可以产生我们想要的价值。

这种核算是否会使一些国家更富有,一些国家更贫穷?

  两种情况都有可能,这取决于如何管理资产。例如,如果一个国家拥有许多健康的森林,并打算继续砍伐所有森林,就可以通过出售木材获得金钱收益。但是,这也会导致失去大量生态系统服务。随着时间推移,这个国家很可能最终变得更贫穷,并认识到,由于自然资本已经耗尽,有助于其未来繁荣的总资本存量可能变少了。

  相反,如果我们改善森林的健康状况,从自然界所获得益处的价值就会提升。认识到这种价值,我们就会更好地管理自然,并从中获得更多益处。

  我们还可以看一下国家之间的关系。例如,我们可以观察,一个国家是否正在通过贸易耗尽本国的自然资本,减少从自然中获得的益处,而另一个国家可能在进口资源的同时保存了自然的价值。这种认识可以帮助我们思考如何更有效、更合理地管理此类交易,以使所有国家共同受益。

对自然进行核算可以就人与人之间的不平等提供哪些新洞见?

  任何对环境有负面影响的活动都将以不同的方式影响不同群体,这必然会加剧不平等现象。对于依赖自然谋生(如从事农业)的人而言,环境恶化对其产生的影响远比对不依赖自然谋生的人产生的影响更加直接、深远。

  考虑到自然的价值将使我们能够确定谁从自然提供的服务中获益,以及如何获益。如果自然不再提供这些服务,谁将受到影响,以及何种影响。考虑到自然的价值还使我们能够看到,通过努力维护和保护自然,我们实际上是在维护和保护数以亿计依赖自然的人们的生计和收入。我们可以就此着手制定更加明智的政策,使原本处境不利的群体受益。

如何对自然进行核算可以更好地支持生物多样性保护?

  我们能坚持气候行动的原因之一是,气候问题的性质显而易见。在真正面临不可逆转的问题之前,我们可以用数字来说明我们能够忍受的全球变暖程度。

  但是在生物多样性方面,我们没有给出此类数字。不同生态系统的生物多样性截然不同,很难提出一个具体的数字来动员全世界。

  如果每个国家都对本国的生态系统以及从本国生态系统中获取的价值进行衡量,那么不同类型生态系统之间的差异将变得不那么重要。重要的将是人类获得的价值,以及了解我们需要采取哪些行动来保护这些生态系统。这将大力推动全球生物多样性议程。

很多人意识到气候变化存在巨大风险,大自然备受压力。但是解决方案似乎令人生畏且成本高昂。

  如果我们不能更好地管理周围的自然世界,我们就是在摧毁我们在这个星球上生活的基础。忽视自然的代价数以万亿计,而且这些代价已经持续了数十年。对此,我们只需要看看美国得克萨斯州在寒潮中经历了什么,看看异常气候模式造成的巨大经济和社会损害。在全球范围内,每年有650万人由于空气污染而过早死亡,其中300万人是儿童。这是我们每年都要付出的代价,我们却不为所动。

  我们所做的一切都会产生成本。但我们不应只将其视为成本,而更应将其视为一种投资。如果我们投资一所学校或者一所医院,没有人会对此抱怨。他们会将此视为对健康、对社会、对未来的投资。对健康的大自然进行投资也是如此。如果我们放任气候失控,放任生物多样性继续不断丧失,我们将要付出的实际代价会远远超出这项投资。

对许多发展中国家而言,公债危机多年来一直在加剧,如今可能由于新冠肺炎疫情而变得更糟。您如何看待近期有关扩大债务换自然保护或债务换气候的提议?

  这些机制已经存在一段时间了,有些已经取得了巨大成功。但我们现在面临两方面的危机:债务方面的危机以及自然和气候方面的危机。将两者结合起来的行动潜力巨大,尤其是在可能没有资源开展必要的自然和气候项目的国家。总的来说,我们需要更积极地寻找解决方案,从而能够同时在多个方面取得进展。

关于对自然进行核算,世界各地的人们需要了解哪些最重要的事情?

  如果我们继续让经济主导一切,我们将很快走向灾难。我们可以改变一些事情,这并不容易,但我们能够做到。了解情况是做出正确选择的最佳方法。

  至关重要的一点是,我们不允许关于生物多样性保护或气候行动的讨论被那些为了保护既得利益而想要维持现状的呼声所主导。有些人佯称生物多样性的丧失不是问题——他们并没有实话实说。

  我们需要拿出证据,向人们展示事实真相。我们需要让人们知道我们能够解决这个问题,因为我们拥有解决问题的工具,以及有助于最有效地利用工具的信息。

对自然进行核算是否会为更多经济学家提供GDP之外的角度?

  旷野中总有先知指出生活不仅仅是GDP。但即将推动变革加快步伐的是,商业正在发生变化。五年前,ESG投资(环境、社会和治理方面的投资)还只是少数专业公司在华尔街以外涉足的小众市场。如今,最大的投资者也关心ESG投资。环境和社会问题正在成为企业使用、投资者关注的商业模式的核心。各国央行和金融监管机构都在询问,企业和金融机构应该报告何种信息,以明确它们在ESG方面的立场。

  这一切都意味着对自然进行核算将变得更为重要。我认为,我们将看到经济学界发生迅速的变化,因为经济学界必须进行调整,以适应现实世界。如果我们所说的没有人听取,我们将再也无法承担以GDP为中心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