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York

2018年03月28日

秘书长在安理会关于“采取集体行动改善联合国维和行动”的高级别辩论上的发言

观看联合国视频

  我感谢荷兰王国举行本次重要辩论会,也感谢首相先生本人主持这次会议。

  过去一年,我已多次就维和改革在安理会发言。现在到了一起采取行动的时候了。处于鼎盛时期的联合国维和是一项体现多边主义和国际团结的伟大事业。从塞拉利昂到柬埔寨、东帝汶、纳米比亚、萨尔瓦多以及其它地方,联合国维和帮助各国摆脱战争,实现和平,支持今天与我们一道与会的法蒂马塔·图雷女士这样的民间社会活动家的工作。例如,在西非,利比里亚、塞拉利昂以及科特迪瓦现已实现和平,这要部分归功于联合国维和的支持。看到科特迪瓦今天在安理会这里派代表与会令人振奋。已有三个联合国维和特派团完成其授权任务,在出色完成工作之后离开。这是我们每一个特派团的目标。

  但是,我们大家知道,联合国维和面临严峻挑战,特别是在部署规模最大的四个地方:马里、刚果民主共和国、中非共和国以及南苏丹。简而言之,如果部署和平行动取代而非支持政治解决,这些行动将无法取得成功。联合国维和特派团现在行动的环境危险和复杂得多,风险也高得多。它们面临来自可获取强大现代武器的武装团体、犯罪分子以及恐怖分子的威胁。联合国维和人员常常装备不足、准备不充分,没有准备好应对他们现在行动的危险环境。指挥与控制、文化、装备以及培训方面存在不足。维和人员处境脆弱,成为攻击的目标。去年,有59名维和人员因恶意行为而牺牲,与2016年的数字即34人相比大大增加。我缅怀逝者。我们将永远不会忘记他们的牺牲。这些数字是不能接受的,让我们大家心情沉重。这就是为什么今年我将在马里度过联合国维持和平人员国际日,因为我们在那里的特派团是去年任何行动中伤亡人数最多的。营造不切实际的期望值将破坏维和工具,实现上是破坏多边主义本身。我们正在付出生命的代价,正在丧失我们的信誉。

  这些挑战需要强有力的集体行动。我们应把我们的努力侧重于三个领域:用切实可行的期望值来调整维和的重心;使维和特派团更加有力和更加安全;以及,为政治解决和结构合理、装备良好以及训练有素的部队调集更多支持。根据安全理事会和大会关于保持和平的各项决议、克鲁兹报告以及近年来的其它审查与报告,秘书处业已行动起来。今天,我将向会员国概要介绍已经得到落实的、由主管维持和平行动副秘书长和主管外勤支助副秘书长负责的具体行动。各项文件将在会议结束时提供。

  首先,我们正努力加强维和人员的安全保障。我们已经开始采取措施,通过强化培训、审查医疗支援以及处理业绩表现问题,来提高高风险特派团的准备就绪程度与应对能力。

  第二,我们对维和特派团进行独立审查,旨在细化其优先事项与配置,同时评估其授权任务和各种政治进程的可行性。这些审查旨在确保我们具备训练有素、装备良好、灵活机动、能够主动应对各种挑战与威胁的维和人员。过去,我们的部队常常被降至防守等待的态势,使敌对势力有时间和空间来策划攻击。

  第三,我启动了处理性剥削与性虐待的新做法,确保受害者有报告被控行为的明确渠道,并与部队和警察派遣国合作,处理这些指控,结束有罪不罚并且防止未来案件的发生。令我鼓舞的是,已有90个国家加入关于防止性剥削与性虐待的契约。我已任命一名将与各国政府和民间社会密切合作的联合国全系统的受害者权利宣讲员。另有四名受害者权利宣讲员现在性剥削与性虐待指控最多的那些维和特派团工作。我邀请各国元首和政府首脑加入“领导圈”,这是我们共同致力于防止和制止这种祸患的一个清晰有力的象征。

  第四,如许多会员国所要求的那样,改革和平与安全架构应带来更好的分析、对部队和警察派遣国更有力的支持、更有效的政治介入以及更有力的问责与更高的透明度。改革的整体目标是提高我们防止冲突和保持和平的能力。

  这些努力至关重要。但是,单靠秘书处的行动不足以解决我们面临的各种挑战。当我们与会员国一道努力,共同承担重负、风险以及责任时,我们成功的机会将大大增加。在集体参与方面,我们迫切需要一个飞跃。正因如此,我发起了一项新的倡议,即“以实际行动促进维和”,目的是动员所有伙伴和利益攸关方支持伟大的联合国维和事业。在维和行动七十周年之际,我希望,我们能制定一套共同商定的原则和承诺,以打造适合未来的维和行动。我们将与所有伙伴一起制定这套原则和承诺,包括在将于9月在大会期间举行的高级别会外活动上这么做。我希望我们能够在年底前正式达成一致。我感谢荷兰和科特迪瓦推动这项努力,我鼓励所有安理会成员和所有和平伙伴加入它们的行列。在我们共同凝聚此种共识之际,我要向会员国提出六项紧迫的请求。

  第一,我敦促安全理事会成员制定更明确和简化的任务,并取消看起来像圣诞树一样繁杂的任务。圣诞节已经过去,联合国南苏丹特派团不可能执行209项授权任务。这也想做那也想做,会分散我们的精力,并削弱我们的影响力。我希望,我们对各特派团进行审查,将有助于结束这种任务繁重不堪的局面。

  第二,我呼吁会员国在政治上继续参与,并推动政治解决和包容性和平进程,其方式包括:开展双边外交,以及在必要时实施制裁。维和行动不是军队或反恐部队,也不是人道主义机构。它是为实现国家自主的政治解决创造空间的一种工具。

  第三,我请安理会继续与区域组织建立伙伴关系,并不断加强此种关系。非洲联盟是我们最重要的伙伴之一,我感谢非洲联盟委员会主席穆萨·法基·穆罕默德先生今天与会。政治伙伴关系至关重要,特别是在部署联合国特派团以支持其它行为体推动的和平进程时,如在南苏丹与政府间发展组织和非洲联盟建立的伙伴关系。在联合国维和行动不是适当的对策时,与区域或次区域伙伴的行动伙伴关系对旨在执行和平和打击恐怖主义的特派团至关重要。我鼓励安全理事会支持这些倡议,为其提供强有力的授权和可预测的持续资金。我们与非洲联盟在索马里的伙伴关系提供了重要的经验教训。萨赫勒五国集团具有类似的优势,我敦促安理会成员全力支持该集团,并向其提供取得成功所需的一切。在我们加大对维和行动的支持力度时,安理会、部队和警察派遣国以及秘书处之间的三方伙伴关系也起着重要作用。

  第四,我呼吁维和领导层以及文职、军事和警察人员做好执行任务的准备。部队和警察派遣国施加的限制不应妨碍我们的行动。特别代表、部队指挥官和警务专员必须确保一个不受干扰、清晰、有效和反应灵敏的指挥和控制链。部队和警察派遣国及其伙伴有责任提高维和人员的训练水平和准备程度。我感谢所有作出贡献的人。我希望他们观看了我们展示各国蓝盔部队奉献、服务和牺牲精神的视频。然而,人员东拼西凑,做法和思维方式各异,此种情形不能再继续下去了。我欢迎作出创新性安排,如联合国、准备和培训捐助方以及部队和警察派遣国之间的三方伙伴关系。此类伙伴关系使我们能够更好、更高效地装备和训练部队。联合国维和人员的目标必须是,各个方面都达到最高标准。

  第五,我敦促安全理事会履行责任,使人力和财政资源与任务相一致。我完全致力于执行预算纪律和优化维和资源。但是,任意削减预算的做法,损害了执行雄心勃勃的全面任务的努力。联合国马里多层面综合稳定团自2013年设立以来,已有140多人在马里境内牺牲。在装甲运兵车需求存在将近100辆缺口的情况下,蓝盔部队在这样的环境中如何开展行动?在没有任何所需的地对空通讯设备的情况下,我们在中非共和国的维和人员如何部署到该国的偏远地区?

  在我们所有的维和行动中,有15个野战医院要么未部署,要么未投入运作。在最恶劣的环境中,包括马里北部,存在许多缺口。这些缺口削弱了机动性、医疗支持和通信能力,并严重损害了我们维和人员积极预防冲突以及与敌对力量交战的效力和能力。我们还面临适当人员的严重短缺。妇女参与我们的行动直接有助于提高特派团的效力和信誉,但我们必须一次又一次地要求增加女性军官、士兵和警察人员。我们还需要经验丰富的领导者、熟练的技术人员、后勤和航空资产以及包括情报能力在内的专门设备。

  第六,也是最后一点,我呼吁东道国完全同意并积极配合维和行动。这包括:对袭击维和人员事件的实施者追责,以及消除限制维和人员行动自由的各种障碍。若要维和行动取得成功,冲突各方必须向往和平,并积极参与政治进程。当东道国的意愿发生动摇时,联合国会员国必须在安理会领导下,利用一切可能的激励措施和全部影响力,使和平进程重回正轨。

  我相信,我们都知道维和行动必须取得成功。我指望安理会成员的参与和支持,以实现我们的共同承诺。

  来源:安理会第8218次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