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YADUS-SALIKHIN RECONNAISSANCE AND SABOTAGE BATTALION OF CHECHEN MARTYRS (RSRSBCM)

QDe.100
RIYADUS-SALIKHIN RECONNAISSANCE AND SABOTAGE BATTALION OF CHECHEN MARTYRS (RSRSBCM)
简述在委员会网站上发布的日期: 
07 September 2010
列入名单的原因: 

       里亚杜斯萨利欣车臣烈士侦察破坏营(破坏营)是于2003年3月4日依照第1390(2002)号决议第1和2段列入名单的,因其与基地组织、乌萨马·本·拉丹或塔利班有关联,“参与资助、筹划、协助、筹备或实施”基地组织(QDe.004)“所从事、伙同其实施、以其名义实施、代表其实施或支持其从事的行动或活动”。

附加信息: 

    里亚杜斯-萨利欣车臣烈士侦察破坏营(破坏营)由Shamil Salmanovich Basayev(已死亡)领导,与伊斯兰国际旅(国际旅)(QDe.099)和伊斯兰特别使命团(QDe.101)有关联。

       2002年10月23日晚,里亚杜斯-萨利欣车臣烈士侦察破坏营、伊斯兰国际旅和伊斯兰特别使命团的成员联合行动,在莫斯科Podshipnikov Zavod剧院(杜布罗夫卡剧院)扣押了800多名人质。袭击者威胁说,除非俄罗斯政府满足他们的要求,否则就杀死人质。他们说已作好准备炸毁剧院,杀死自己和人质。在俄罗斯联邦政府发动的营救行动中,有129名人质死亡。

       当时既是里亚杜斯-萨利欣车臣烈士侦察破坏营领导人,又是伊斯兰国际旅领导人的Basayev后来代表破坏营公开宣称对这一攻击负责。杜布罗夫卡剧院事件期间在半岛电视台播放的一段录像证实了Basayev的话,该录像显示犯罪人之一声称自己是“里亚德-萨利欣烈士破坏和军事侦察营”的成员,侦察营是破坏营的别名。

       与车臣分裂主义集团有关联的一个网页Kavkaz Center也认定杜布罗夫卡剧院人质绑架者的领导人之一是Movsar Barayev,他当时是伊斯兰特别使命团的指挥官,也是里亚杜斯-萨利欣车臣烈士侦察破坏营的指挥官(Barayev在杜布罗夫卡剧院事件中死亡)。Barayev和他的叔叔、已故的Arbi Barayev领导的伊斯兰特别使命团为破坏营提供占领杜布罗夫卡剧院的领导和人员。由于Barayev 是第一个被公开认定的该行动领导人,所以杜布罗夫卡剧院事件最初被完全归罪于伊斯兰特别使命团。

       在杜布罗夫卡剧院事件以前,破坏营的存在不为人知,但它从伊斯兰国际旅和伊斯兰特别使命团吸收成员和领导人。除了参与2002年  10月23日对杜布罗夫卡剧院的恐怖袭击,这三个组织还与针对平民和政府目标的其他恐怖袭击有关联,或威胁进行恐怖袭击。

    2002年11月20日,Basayev作为破坏营的首领,公开警告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欧安组织)、欧洲委员会议会、欧洲联盟(欧盟)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北约)的成员国,它们现在已被列为未来攻击的目标。Basayev写道:

               “我们写信给你们,就是为了让你们今后不要说我们没有警告过你们不可避免的结果……你们的姿态是建立在双重标准政策上的虚伪姿态,显然是亲俄的姿态……俄国领土上的一切军事、工业和战略设施,无论属于谁,对我们来说都是合法的军事目标。”

       杜布罗夫卡剧院事件后,破坏营和Basayev继续活动。2002年12月27日,车臣自杀炸弹手潜入格罗兹尼闹市区戒备森严的车臣政府大楼,引爆了炸弹。这一爆炸致使80多人死亡,150多人受伤。Basayev在一次访谈中宣称,他不仅参与了爆炸事件,而且亲手按下遥控引爆装置的按钮。

       这些实体的领导人与塔利班和乌萨马•本•拉丹(已死亡)有无数联系。1999年10月,Basayev的使者和伊斯兰国际旅一名领导人Al-Khattab前往乌萨马·本·拉丹在阿富汗坎大哈省的总部,在那里,本·拉丹同意提供大量军事援助和财政援助,包括做出安排,向车臣派出几百名战斗人员与俄罗斯部队作战,并进行恐怖主义活动。同年晚些时候,本·拉丹向Basayev、Barayev和Al-Khattab提供了大量资金,专门用于培训枪手、招聘雇佣军和购买弹药。伊斯兰国际旅的副首领Abu Tariq也参与从外国来源向车臣极端分子提供资金,他在2002年12月死亡以前,已从包括基地组织在内的国际恐怖组织收到数百万美元。

       Al-Khattab(在担任伊斯兰国际旅领导人时)公开承认,1989年至1994年期间他在阿富汗,会见过本·拉丹。1994年3月,Basayev抵达阿富汗,参观了在霍斯特省的战斗人员训练营。1994年5月,他带着第一批车臣好战分子回到阿富汗。Basayev在阿富汗接受了训练,并与基地组织建立了密切联系。最终有几百名车臣人在阿富汗的基地组织营地受训。在基地组织的资金支持下,Al-Khattab还动员了来自印古什、奥塞梯、格鲁吉亚和阿塞拜疆的战斗人员去车臣和达吉斯坦作战。据公布的报告说,到1995年8月,与俄罗斯部队作战的人有相当多是“阿富汗阿拉伯人”(拥有在阿富汗与苏联军队作战经验的阿拉伯人)。这种支持常常是相互的。基地组织与阿富汗北方联盟作战的精锐“055旅”包括一些车臣人,据信其中不少人是Basayev、Barayev和Al-Khattab的追随者。2001年10月,Al-Khattab派更多战士去阿富汗,并允诺如果他们死亡,会每月付给志愿者的家属数额可观的津贴,或者一次付清一大笔金额。2002年,基地组织试图募捐200万美元来支持Abu al-Walid,此人继承了Ibn al-Khattab在伊斯兰国际旅的领导地位,成为新的车臣阿拉伯人首领。

       破坏营在Aslan Byutukaev(QDi.396)领导下,参与了2003至2004年在莫斯科的自杀式炸弹袭击、2004年9月在北奥塞梯-阿拉尼亚别斯兰对学校的围困以及2011年1月24日在莫斯科多莫杰多沃国际机场的恐怖袭击。破坏旅成员和Aslan Byutukaev(QDi.396)亲自组织了2011年6月10日在莫斯科谋杀俄罗斯联邦武装部队前上校Yuriy D. Budaev的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