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AMIC INTERNATIONAL BRIGADE (IIB)

QDe.099
ISLAMIC INTERNATIONAL BRIGADE (IIB)
简述在委员会网站上发布的日期: 
07 September 2010
列入名单的原因: 

  Islamic International Brigade(伊斯兰国际旅)(IIB)是于2003年3月4日依照第1390(2002)号决议第1和2段列入名单的,因为它与基地组织、乌萨马·本·拉丹或塔利班有关联,“参与资助、筹划、协助、筹备或实施”基地组织(QDe.004)“所从事、伙同其实施、以其名义实施、代表其实施或支持其从事的行动或活动”。

附加信息: 

  伊斯兰国际旅(IIB)由Shamil Salmanovich Basayev(已故)创立和领导,与里亚杜斯-萨利欣车臣烈士侦察破坏营(RSRSBCM)(QDe.100)和特别使命伊斯兰军团(SPIR)(QDe.101)有联系。

  2002年10月23日晚,伊斯兰国际旅、里亚杜斯-萨利欣车臣烈士侦察破坏营和特别使命伊斯兰军团的成员联合行动,在莫斯科的Podshipnikov Zavod剧院(杜布罗夫卡剧院)扣押了800多名人质。袭击者威胁说,除非俄罗斯政府满足他们的要求,否则将杀害人质。他们说他们准备炸毁剧院,杀死自己和人质。在俄罗斯联邦政府发动的营救行动中,有129名人质死亡。

  当时既是里亚杜斯-萨利欣车臣烈士侦察破坏营领导人,又是伊斯兰国际旅领导人的Basayev后来代表破坏营公开宣布对这一攻击负责。杜布罗夫卡剧院事件期间在半岛电视台广播的一段录像证实了Basayev的话,该录像显示罪犯之一声称自己是“里亚德-萨利欣烈士破坏和军事侦察营”的成员,侦察营是破坏营的别名。

  伊斯兰国际旅由Basayev及已故的沙特国民Ibn al-Khattab领导。其成员包括来自车臣以及各阿拉伯国家的战斗人员。

  伊斯兰国际旅与特别使命伊斯兰军团及其领导人关系密切,从两次车臣战争(1997-1999)时期起至今一直在合作。尽管杜布罗夫卡剧院事件之前,破坏营的存在不为人知,但它从伊斯兰国际旅和特别使命伊斯兰军团吸收成员和领导人。除了参与2002年10月23日杜布罗夫卡剧院恐怖袭击外,这三个组织还与针对平民和政府目标的其他恐怖袭击有关,或威胁进行恐怖袭击。

  这些实体的领导人与基地组织(QDi.004)、乌萨马·本·拉丹和塔利班有无数联系。1999年10月,Basayev和Al-Khattab的使者前往乌萨马·本·拉丹在阿富汗坎大哈省的总部,在那里,本·拉丹同意提供大量军事援助和财政援助,包括做出安排,向车臣派出几百名战斗人员,与俄罗斯军队作战,并进行恐怖主义活动。那一年的晚些时候,本·拉丹向Basayev、Movsar Barayev(特别使命伊斯兰军团的领导人)和Al-Khattab提供了大量资金,这些资金将专门用于培训枪手、招聘雇佣军和购买军火。Abu al-Walid在Al-Khattab死后与Basayev一起成为伊斯兰国际旅的领导人。Abu al-Walid的副手Abu Tariq也参与从外国来源向车臣极端分子提供资金,他在2002年12月死前已经从包括基地组织在内的国际恐怖组织收到几百万美元。

  Al-Khattab(在担任伊斯兰国际旅领导人时)公开承认,1989年至1994年期间他在阿富汗,并见过本·拉丹。1994年3月,Basayev抵达阿富汗,参观了在霍斯特省的战斗人员训练营。1994年5月,他带着第一批车臣极端分子回到阿富汗。Basayev在阿富汗接受了训练,并与基地组织建立了密切联系。最终有几百名车臣人在阿富汗的基地组织营地受训。在基地组织的资金支持下,Al-Khattab还动员了来自印古什、奥塞梯、格鲁吉亚和阿塞拜疆的战斗人员去车臣和达吉斯坦作战。到1995年8月,与俄罗斯部队作战的人中,有相当多的人是“阿富汗阿拉伯人”(拥有在阿富汗与苏联军队作战经验的阿拉伯人)。这一支持常常是相互的。基地组织与阿富汗北方联盟作战的精萃“055旅”里包括一些车臣人,据信其中不少人是Basayev、Barayev和Al-Khattab的追随者。2001年10月,Al-Khattab派更多战士去阿富汗,并允诺如果他们死了,每月付给志愿者的家属相当多的月津贴,或者一次付清一大笔钱。2002年,基地组织试图募捐200万美元来支持Abu al-Walid,他继承了Ibn al-Khattab在伊斯兰国际旅中的领导地位,成为新的车臣阿拉伯人领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