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关注移民新趋势

在过去的十年内,全球范围内国际迁徙者的数量稳步提升,现在总共已有两亿一千四百万的迁徙者。即将召开的人口与发展委员会将会关注有关移民的一些新的趋势。经社部人口司司长约翰•威尔莫斯强调了当下迁徙问题的重要性,以及其他影响2015年后发展的人口学趋势。

人口与发展委员会将于4月22日至26日在纽约召开,汇集了联合国会员国的大量代表与专家。“因为我们计划召开国际迁徙与发展的高级别对话,所以今年会是联合国非常重要的一年,将特别去探讨国际迁徙这一话题。”威尔莫斯先生说,他提到的高级别对话将会作为今年10月召开的第六十八届大会中的一部分。

作为2015年后发展议程讨论中的一部分,威尔莫斯先生肯定了迁徙问题的重要性。“各种国内与国际之间的迁徙活动都是人口动态方面的重要例子,它更加广泛地阐释了人口动态在发展过程中充当的角色。”威尔莫斯先生解释说。

迁徙规模与变化的复杂性提高

威尔莫斯先生介绍了委员会的准备工作,在会议初期,他们打算针对现有的模式和趋势开展一些更广泛的讨论,帮助会员国理解总体情况。

“我们的工作纪录着全世界迁徙人群的数量,形式以及流动方向。据我们观察,迁徙的复杂性,规模大小,方向变化随着时间推移都是显著提高的。”威尔莫斯先生解释说。他指出,国际迁徙数量已经从1990年的一亿五千五百万增长至2010年的两亿一千四百万。

威尔莫斯先生还强调,尽管国际迁徙者数量占全球人口的3%,但迁徙人口总数可能会更高。“如果算上各类合理定义下的国内迁徙者,总迁徙者数量将占全球人口的10%以上。”他说。

社会和经济发展的贡献者

“过去的十年内我们发现,在妥善治理下,迁徙可以为社会和经济发展做出非常重要的贡献,不论是在迁徙者的原籍国还是目的国,”威尔莫斯先生说。“我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各国都希望重视迁徙与发展之间的关系,”他补充说。

“在目的国,迁徙者增加了经济的生产能力并为经济增长做出贡献。在原籍国,迁徙者可以帮助缓解就业不足的问题,并通过汇款,促进这些地区经济与人文的发展,”威尔莫斯先生说。

威尔莫斯先生还分享了他希望委员会鼓励各国考虑切实可行的措施,充分利用迁徙的各种好处来应对挑战。“我认为各国可以降低迁徙成本,”他说,例如可以给予人们多次入境的签证。这将可以实现人们在迁徙过程中可以返回自己的原籍国,而不用担心无法回国的可能性。

“我希望各国可以找到机会,关注迁徙者人权保护的重要性,将此作为委员会的一部分,”威尔莫斯先生补充说。“那些权益被尊重的迁徙者们可以参与到原籍国的社会和经济发展过程之中,”他说。“另一方面,那些拥有不规范法律地位的迁徙者们,不断受到虐待和剥削,我希望委员会也可以解决这类问题。”

人口流动的新模式

当讨论到迁徙的新趋势时,威尔莫斯先生指出了这样的事实:迁徙到一个更发达国家的迁徙者数量是大幅度增加的。“在许多更加发达的国家中,最近十年内出生的外籍人口数量在本国人口总数量中的比例明显增加,” 威尔莫斯先生说,他还指出,这一现象将是迁徙者原籍国社会一体化进程中的挑战。

威尔莫斯先生还介绍了全球南方国家间发生的活动。“在一些国家中,经济活动增长迅速,例如中国,巴西,印度,它们为南部其他国家的迁徙提供了吸引力,”他解释说。“因此,这里出现了一些新模式的迁徙,与以往南部国家的迁徙有着不同的经验,” 威尔莫斯先生补充说。“对于他们来说,去建立一系列迁徙政策以确保及鼓励这一行为是特别具有挑战性的。”

2015年后人口动态

在国际社会共同为成功实现2015年后千年发展目标框架做准备的同时,威尔莫斯先生分享了一些需要受到保护的人口问题。“首要问题是有关人口健康的,这已经很好地在千年发展目标框架中体现,”他解释说,同时也建议大家广泛关注整个生命过程中的健康这一环节。

“我们也已经讨论了许多关于人口动态方面的问题,”威尔莫斯先生补充说。这其中包括迁徙,城市化,人口增长,以及人口老年化,它们通常都是人口的大趋势问题。“这些方面都是人口的大规模变化问题,对于全球范围内的社会和经济发展,以及人类福祉都是非常重要的,”他说。

“所有这些都是目前重要的发展机遇,同时也是各个国家所面临的挑战,他们试图找到一些方式去管理流动人群,”威尔莫斯先生补充说。“在各种情况下,我们都需要考虑可以管理这些趋势的政策,尽可能以理想的方式影响他们,同时我们也要在政策方面去适应这些变化,”威尔莫斯先生总结说。

更多信息

经社部人口司

第四十六届人口与发展委员会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