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专题报道】2020年,世界经济能否“触底反弹”?

2019年,世界经济经历了自金融危机以来增长率最低的一年。2020年,全球经济能否“触底反弹”?又面临着哪些风险因素?在今年的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召开前夕,联合国于1月16日发布的《2020年世界经济形势与展望》旗舰报告给出了答案——如果我们能够控制诸多不利因素,世界经济将有望小幅回暖。联合国负责经济与社会事务的副秘书长刘振民在当天举行了记者见面会,对这份报告进行了深入的解读。请听联合国新闻张立的报道。 

新年伊始,联合国负责经济与社会事务的副秘书长刘振民在其位于纽约总部大楼29层的办公室举行了记者见面会,在回顾过去一年的同时,也概括了今年的《世界经济形势与展望》报告对经济形势的预测。

刘振民:“全球经济在2019年创下了十年来的最低增长水平。我们估计,世界生产总值在2019年只增长了2.3%,比2018年下滑了0.7个百分点。而世界贸易增速比前一年下降了3.6个百分点, 放缓至0.3%,基本上没有增长。”

中美贸易局势释放积极信号

在经历了两年多的摩擦之后,中美贸易局势终于在2020年开年迎来利好消息——1月15日,中美双方在华盛顿签署了第一阶段经贸合作协议,迎来了里程碑式的成果。刘振民对此表示祝贺,并认为这向全世界释放了积极的信号。

刘振民:“昨天(1月15日),中美两国签订了第一阶段的贸易合作协议,应该说对全世界发出了很好的信号。各方都认为,协议的签署对中国有利、对美国有利、对全世界都有利。去年的经济降到了过去十年来的最低(水平),其中有很多因素,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严重的贸易摩擦,特别是主要经济体之间的贸易摩擦。这表明,中美贸易不仅仅影响中美两国,而且是影响世界经济增长的一个大的问题。”

刘振民副秘书长还通过近年来中美两国的经济增长数据进一步印证了中美贸易对全球经济形势的重要性。

刘振民:“2018年,全球增长3%,2019年下滑到2.3%,2020年,我们预测全球经济增长是2.5%,这个预测是基于所有的不利因素能够克服,世界局势不再恶化的前提下。在这个前提下,中美两国是什么情况?美国2018年GDP增长是2.9%,去年下滑到2.2%,2020年,我们预测是1.7%。中国是什么情况?2018年,增长6.6%,2019年,我们估计是6.1%,2020年我们预测是6%,这三组数据说明了什么?中美贸易摩擦使中美两国的经济增长都受到了影响,中美两国的经济下滑都影响到了世界经济增长。因此,中美两国签署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对全世界来说都是一个利好消息,我们应该向双方表示祝贺。”

然而,刘振民也指出,要使全球经济在2020年保持相对的稳定,而不是继续下滑,还要克服很多困难的因素,要避免重大地缘政治因素的影响,各国也要加强协作来维持投资、贸易和消费。

刘振民:“尽管全球贸易紧张局势在某些方面有所缓解,但复发的可能性仍然很高,因为贸易争端背后的许多重要问题尚未得到深入解决。贸易紧张局势和政策不确定性将继续对2020年的商业投资构成严重压力。此外,许多国家债务处于历史高水平,孕藏着很大金融风险;英国脱欧的负面影响仍然不可低估;一些地缘政治摩擦可能会升级。"

刘振民强调,如果这些风险因素继续恶化,那么全球经济增长在2020年还将进一步下滑。为此,报告也提出了政策建议。

刘振民:“许多国家过度依赖货币政策。尽管宽松的货币政策在短期内可以有利于经济增长和金融稳定,但它会播下未来金融危机的种子,例如,目前的负收益率和债务水平上升。货币政策也不足以将资金引导到急需投资的生产性行业。”

不过,在全球经济下行的压力下,东亚地区的经济增长率仍保持领先,也是对全球增长贡献最大的地区。报告指出,在更加宽松的货币和财政政策的支持下,预计2020年至2021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速将从2019年的6.1%分别逐步放缓至6%和5.9%。刘振民对多年来中国对世界经济的贡献以及中国在减贫方面所取得的巨大成绩表示肯定。

刘振民:“中国的经济增长仍保持着好的势头,我们各个机构对中国的经济的评估的总体看法是一致的,都对中国经济发展前景充满信心,因为中国还有很大的增值空间。中国的增长对维持世界经济增长必不可少。因为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持续地保持在30%以上,那么未来世界经济增长仍然需要保持中国这一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快速、持续增长。”

经济增长不仅仅是GDP增长

2020年是联合国实现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最后十年的开端,然而,报告指出,全球经济持续疲软给实现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带来重大障碍,特别是消除贫困的目标。为了进一步探讨这一问题,即将于1月21日至24日在瑞士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即以“凝聚全球力量,实现可持续发展”为主题。

刘振民:“预计全球约五分之一国家的人均收入在2020年将停滞或下降,特别是非洲,拉丁美洲和西亚部分地区。一些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拉丁美洲以及西亚的部分地区,生活在极端贫困线下的人数有所增加。”

刘振民坦言,根据今年的报告所做的评估,到2030年在全球范围内实现减贫目标的前景“不可乐观”。但他相信,在未来的十年,“我们通过努力可以改变目前的经济发展状况”。

刘振民:“这中间的很重要的因素是,目前在不少国家,特别是非洲国家的经济增长不足以维持其减贫的努力,我们的预测是,如果非洲国家要实现减贫,要实现8%以上的年均增长,这是到目前为止,我们这份报告反映出来的,目前没有哪个国家达到这个水平。而且经济增长最高的国家不在非洲,在亚洲。这样一来,在非洲、南亚、西亚等地区存在的贫困问题能否在2030年之前全面消除,现在还有很大的挑战,需要这些国家努力,也需要国际社会的帮助。”

刘振民说,“发展是硬道理”,经济增长是减贫的基本条件,但仅有经济增长也是不够的,还要继续推动社会平等,真正地提高人民的福祉。这也正是这份报告所呼吁的,在经济增长数字之外的人文关怀。

刘振民:“各国需要更加平衡的经济政策组合, 需要采取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社会政策和环境政策,在刺激经济增长同时,努力实现更大的社会包容,性别平等以及可持续生产和消费。在许多发展中国家,消除贫困,既需要大力促进经济增长,也需要解决严重的不平等,包括收入、教育、健康和机会方面的不平等。”

今年的报告还包括了气候视角,呼吁改革能源结构,通过可再生能源或低碳能源来满足全球日益增长的能源需求。刘振民表示,如果不根本改变当前经济增长与温室气体排放之间的关系,世界将无法实现2050年净零排放的全球目标。

刘振民:“重要原因之一在于,现有的全球能源结构不可持续:化石燃料仍占全球初级能源需求的80%以上。各国迫切需要采取果断行动促进能源转型:从化石燃料转到可再生能源。这些政策包括,加强排放交易系统和碳税政策以便完善对碳成本的定价,逐步淘汰化石燃料补贴,以及刺激清洁能源创新。”

《世界经济形势与展望》报告是联合国关于全球经济趋势预期的旗舰出版物。该报告每年由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DESA)、联合国贸易与发展会议(UNCTAD)和联合国非洲、欧洲、拉丁美洲和加勒比、亚洲及太平洋以及西亚五个区域委员会共同撰写,着重分析全球宏观经济走向,包括经济增长、国际贸易、国际资本流通、通货膨胀、就业等主要宏观指标的趋势,世界经济面临的主要风险和不确定因素,以及宏观经济政策的力度。同时,该报告还就宏观经济问题对落实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各项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影响做出深入分析。

消息来源: 联合国新闻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