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法律文书

1934年,国际联盟讨论防止和惩罚恐怖主义的公约草案,向禁止这种恶行迈出了重要的第一步,从此,恐怖主义便被列入了国际日程。尽管该公约最终于1937年通过,但从未正式生效。

国际社会从1963年起制定了14份制止恐怖行为的法律文书和4份修正案。联合国及其专门机构和国际原子能机构(原子能机构)主持了这些文书的制订,并向所有成员国开放供其参加。 2005年,国际社会还对其中三份通用文书作了实质性修改,特别将恐怖主义威胁纳入其中;同年7月8日,各国通过了《关于核材料的实质保护公约修正案》,并在10月14日,各国在《制止危及海上航行安全非法行为公约2005年议定书》《制止危及大陆架固定平台安全非法行为议定书之 2005 年议定书》方面达成一致。

2010年新增了两份法律文书:《制止与国际民用航空有关的非法行为的公约》《制止非法劫持航空器公约的补充议定书》 。这些条约规定利用民用航空器作为武器、利用危险物质攻击民用航空器或者其他地面目标的行为属犯罪。非法运输生物武器、化学武器和核武器或特定相关材料的行为应受到处罚。指使和组织袭击航空器和机场的人员将无所遁形。威胁民用航空或承担刑事责任。

目前,各成员国正在就一项新的国际条约,即关于国际恐怖主义的全面公约草案进行协商。该公约将作为现有国际反恐文书框架的补充,并吸纳最近的反恐公约内已存在的主要指导原则:将恐怖主义侵害定为犯罪,并通过法律进行制裁,且要求起诉或引渡犯罪者,这一点非常重要;必须废除依据政治、哲学、思想、种族、民族、宗教或类似背景免除将恐怖行为定为犯罪的立法;强烈要求各成员国采取行动防止恐怖行为;强调各成员国在防止、调查和起诉恐怖行为的方面,需展开合作、交流信息并相互提供最佳援助措施。

在2006年9月8日大会通过的《联合国全球反恐战略》中,各成员国保证将立即考虑加入现有的国际反恐文书,并执行其规定,以此增强各国对这些文书的重视程度。

国际公约

这里概括了14个主要反恐公约及附带的修正案。(要了解公约全文,参见:联合国条约汇编,恐怖主义公约:

1. 1963年《关于在航空器内的犯罪和某些其他行为的公约》*
(航空器公约)

  • 适用于影响空中安全的各种行为;
  • 授权航空器机长必要时对他或她有理由认为犯下或将要犯下此类行径的任何人采取包括控制在内的合理措施,以保护航空器安全;以及
  • 要求缔约国拘押犯罪者,恢复合法机长对航空器的控制

2. 1970年《关于制止非法劫持航空器的公约》 *
(非法劫持公约)

  • 规定飞行中航空器内任何人“使用暴力或暴力威胁或任何其他形式恐吓非法劫持或控制该航空器行为”或此种企图为犯罪;
  • 要求《公约》各缔约方把劫持行为定为可受“严重刑罚”处罚的行为;
  • 要求拘押罪犯的缔约方引渡罪犯或对案件进行起诉;以及
  • 要求各缔约方在依本《公约》提起刑事诉讼方面互相协助。

2010年《制止非法劫持航空器公约的补充议定书》*

3. 1971年《关于制止危害民用航空安全的非法行动的公约》*
(民航公约)

  • 规定任何人如果故意非法实施下述行为即为犯罪:对飞行中航空器内的人实施暴力行为,如该行为可能危及该航空器的安全;在航空器中放置爆炸装置;企图犯此种罪行;或成为实施或企图犯此种罪行的人的共犯;
  • 要求《公约》缔约方将此种罪行定为可受“严重刑罚”处罚的行为;以及
  • 要求拘押罪犯的缔约方引渡罪犯或对案件进行起诉。

4. 1973年《关于防止和惩处侵害应受国际保护人员罪行的公约》
(外交代表公约)

  • 将“受国际保护人员”定义为国家元首、外交部长、在外国有权享受特别保护的国家或国际组织的代表或官员及其家属;以及
  • 要求各缔约方把下述行为定为刑事犯罪:国际谋杀、劫持或对受国际保护人员或其自由的其他攻击、对此类人员官方房舍、私人住所或交通工具的暴力攻击、威胁或企图进行此类攻击,以及“参与任何这类攻击为从犯”,并使这些罪行“受到适当处罚,这种处罚应考虑到罪行的严重性 ”。

5. 1979年《反对劫持人质国际公约》
(劫持人质公约)

  • 规定“任何人如劫持或扣押并以杀死、伤害或继续扣押另一个人为威胁,以强迫第三方,即某个国家、某个国际政府间组织、某个自然人或法人或某一群人,做或不做某种行为,作为释放人质的明示或暗示条件,即为犯本公约意义范围内的劫持人质罪行。”

 

关于核材料的实质保护公约修正案

6. 1980年《关于核材料的实质保护公约》
(核材料公约)

把实施下列行为定为犯罪:非法持有、使用、转让或窃取核材料,以及威胁使用核材料,造成死亡、重伤或实质性财产损害。

  • 使《公约》对缔约国具备法律约束力,以保护国内使用、储存和运输的用于和平目的的核设施和材料;以及
  • 规定各缔约国应在快速检测方面扩大合作,以便定位和追回被盗或走私的核材料,减轻任何辐射后果或破坏行为,防止和打击相关犯罪行为。
  • 7. 1988年《补充关于制止危害民用航空安全的非法行为的公约的制止在为国际民用航空服务的机场上的非法暴力行为的议定书》 * (拓展并补充有关航空安全的蒙特利尔公约)
    (
    机场议定书)

  • 延展《蒙特利尔公约》(见上述第3项)的规定,使之包括服务国际民用航空的机场内的恐怖主义行为。
  • 8. 1988年《制止危及海上航行安全非法行为公约》
    (
    海上航行公约)

  • 建立类似于国际航空制度的、适用于危及国际海上航行安全行为的法律制度;以及
  • 将犯有以下行为的任何人员定为罪犯:以武力、威胁或恐吓方式非法和蓄意劫持或控制船只;对船上人员实施暴力行为,如该行为可能危及船只航行安全;在船上放置破坏性装置或物质;以及危及船只安全的其他行为。
  • 2005年《制止危及海上航行安全非法行为公约议定书》*

  • 将船舶用作助长恐怖主义行为的设备属犯罪;
  • 在船上运输各种材料且明知它们打算用于造成或威胁造成死亡或重伤或损害,以助长恐怖主义行为属犯罪;
  • 在船上运输人员并明知其犯有恐怖主义行为属犯罪;以及
  • 对于据认为犯有公约所规定罪行的船舶,实施登船管理程序。
  • 9. 1988年《制止危及大陆架固定平台安全非法行为议定书》*
    (固定平台议定书)

  • 建立类似于国际航空防范制度的、适用于危及大陆架固定平台行为的法律制度。
  • 《制止危及大陆架固定平台安全非法行为议定书2005年议定书》

  • 使对《制止危及海上航行安全非法行为公约》进行的修改适用于大陆架固定平台。
  • 10. 1991年《关于在可塑炸药中添加识别剂以便侦测的公约》*
    (可塑炸药公约)

  • 旨在对使用未加识别剂和无法侦测的可塑炸药行为进行管制和限制(于 1988 年泛美航空公司 103 号航班被炸后谈判拟定);
  • 缔约方有义务在其各自领土确保有效管制“未加识别剂的”可塑炸药,即不含本条约《技术性附件》所述侦测剂的可塑炸药;
  • 除其他外,各缔约方必须采取必要有效措施,禁止和防止制造未加识别剂的可塑炸药;防止未加识别剂的可塑炸药进出其领土;对拥有和转让本《公约》生效前制造或进口的未加识别剂的炸药实施严格和有效的管制;确保三年内将除军方或警方所有的一切此类未加识别剂的炸药库存被销毁、使用、添加识别剂或使之永远失效;采取必要措施确保十五年内将军方或警方所有的一切此类未加识别剂的炸药销毁、使用、添加识别剂或使之永远失效;以及确保尽快销毁本《公约》对该国生效之日后制造的任何未加识别剂的炸药。
  • 11. 1997年《制止恐怖主义爆炸事件的国际公约》
    (
    恐怖主义爆炸公约)

  • 建立适用于非法和故意在定义规定的各种公用场所、或是向或针对此公用场所使用爆炸性或其他致死装置、故意致人死亡或重伤、或故意对公用场所造成重大损坏行为的普遍管辖制度。
  • 12. 1999年《制止向恐怖主义提供资助的国际公约》
    (
    资助恐怖主义公约)

  • 要求各方采取步骤,防止和制止为恐怖主义分子筹集经费,无论这种经费是直接还是间接通过声称具有慈善、社会或文化目的或者也从事贩运毒品和军火走私等违法活动的团伙提供;
  • 要求各国务必追究资助恐怖主义者对此类行为的刑事、民事或行政责任;
  • 规定查明、冻结或扣押恐怖主义活动拨款,并在逐案基础上同其他国家分享没收的资金。不得再以银行保密为由拒绝合作。
  • 13. 2005年《制止核恐怖主义行为国际公约》
    (
    核恐怖主义公约)

  • 涵盖范围广泛的行为和可能的目标,包括核电厂和核反应堆;
  • 涵盖威胁和企图犯下此类罪行或参与此类活动,作为共犯;
  • 规定要么引渡或起诉罪犯;
  • 鼓励各国通过信息共享和刑事调查和引渡程序方面的相互协助,合作防止恐怖袭击;以及
  • 应对危机状况(协助各国解决这种情况)和危机后状况(通过国际原子能机构(原子能机构),确保核材料安全)
  • 14. 2010年《制止与国际民用航空有关的非法行为的公约》*
    (民航新公约)

  • 规定利用民用航空器作为武器造成死亡、人身伤害或破坏的行为属犯罪;
  • 规定利用民用航空器释放生物武器、化学武器和核武器或类似物质造成死亡、人身伤害或破坏的行为,或使用此类物质攻击民用航空器的行为属犯罪;
  • 规定非法运输生物武器、化学武器和核武器或特定相关材料的行为属犯罪;
  • 对空中航行设施的网络攻击构成犯罪;
  • 当情况显示做出的威胁可信时,威胁实施犯罪行为本身可构成犯罪;
  • 共谋实施犯罪行为或等效行为应受到处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