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 more stories click on photos








艾萨图从恐怖的梦魇中获救

  在塞拉利昂首都弗里敦的一个临时住所里,坐着20岁的女孩艾萨图·卡格勃。从她脸上的神色可以看出她年轻的生命历程中承受过的那份痛苦。塞拉利昂长达11年的内战虽然已经结束,但是痛楚的经历却仍深埋在她的记忆深处。

  艾萨图年仅13岁时,父母被叛军双双杀死。她唯一的哥哥和两个姐妹侥幸逃脱,但她却没有那么幸运。她被叛军抓去做了性奴隶,被迫满足他们的兽欲。有一天,艾萨图试图逃走时被发现,叛乱分子轮奸了她,随后把一根通红的烙铁刺进她的一只眼睛以示惩罚。

  在塞拉利昂这个仅有五百万人口的西非小国家,战争已经夺走了50,000多人的生命,250万人被迫离开家园,沦为难民。叛军对全国人民实行恐怖统治,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他们奸淫妇女和女童,抢劫村庄,随意砍下受害者的四肢。那些侥幸逃脱魔爪的人都逃到弗里敦,使弗里敦成为一个避难所。如今这里仍挤满了成千上万的境内流离失所者。这些人大多是因与家人失散变得易受伤害的妇女和女童。除了背包里仅有的一点随身衣物,她们往往一无所有,难以生存。因此,除了卖淫,除了面对致命的艾滋病毒/艾滋病,她们几乎别无选择。

  不过,艾萨图是众多幸运者之一。当她逃到弗里敦避难时,她幸运地遇到了一位名叫朱莉安娜·孔特的女士,命运从此有了转机。这位被人们亲热地叫做“朱莉安娜阿姨”的女士是一名42岁的福音传教士。朱莉安娜充满爱心,外表慈爱,是妇女紧急援助运动的主任。朱莉安娜的满腹爱心被逗留在弗里敦的众多流离失所妇女的悲惨遭遇所激发,于1997年创办了妇女紧急援助运动。最初朱莉安娜只有一个内有一室的圆木小屋,她就在这个简陋的住所内为像艾萨图一样的妇女提供食物、住宿和支持。这些妇女大多有过严重的感情、身体和心理创伤。对于这些需要重新树立信心和开始新生活的妇女来说,朱莉安娜的这个救助项目无疑是一条救生索。如今,艾萨图对自己的未来充满希冀。她说,“以前我是一个孤独的人,举目无亲,而现在我又有了一个家。”

  联合国人口基金从2001年开始就一直在支助妇女紧急援助运动。从初创时的一个临时救命避难所,该组织已经迅猛发展到如今的规模:位于弗里敦市郊的一栋三层楼的建筑,里面设有一个妇女职业培训中心,同时为她们的孩子提供日托设施和服务。该项目为约2,500名妇女落实了住宿问题,为她们提供了缝纫、家禽饲养、手工艺等方面的实用技能培训,同时还制订了一个扫盲计划。此前,妇女绝望之余只有靠从事性工作谋生,而如今妇女紧急援助运动帮助她们找到了其它谋生手段。联合国人口基金驻塞拉利昂代表马马杜·迪亚洛博士说,“对急需救助的人们来说,妇女紧急援助运动或许只是沧海一粟,但是它至少向我们表明这样做很有效果。”

  以上只是联合国人口基金开展的促进妇女健康和福祉工作的一个实例。目前,人口基金在塞拉利昂的工作重点之一是提供艾滋病毒/艾滋病预防和治疗服务。此外,人口基金设立的救助中心提供咨询、培训和预防性服务,还为生殖健康疾病和性传播感染患者提供治疗。联合国人口基金帮助世界各地的人民做好计划生育,避免不想要的怀孕,促进安全怀孕和生产,打击针对妇女的暴力行为。

艾萨图的未来将会怎样?

  不久前艾萨图做了一个手术,以恢复她那只受伤的眼睛的视力。她说,“以前我很害羞,觉得自己的脸丑得太丢人了。现在我又是一个漂亮的女孩了,两只眼睛都能看东西了。”对在该中心避难的艾萨图和其他妇女和女童来说,妇女紧急援助运动给她们一种归属感,一种属于一个社区的感觉。是中心让她们重新站立了起来,开始自食其力。正如艾萨图所说,中心给她们一种家的感觉。由于联合国人口基金及其合作伙伴等许多组织的有效工作,像艾萨图一样的妇女有望重建自己的人生。

你能做些什么?

  你可以先深入了解塞拉利昂的局势和情况,以及联合国各机构及其合作伙伴为给这个因战争而支离破碎的地区带去和平而正在开展的工作。

  如果你想帮助像艾萨图一样的妇女,请电邮联系联合国人口基金人道主义应急股的Priya Marwah:marwah@unfpa.org.

  如果你意欲捐款,请电邮联系联合国人口基金驻塞拉利昂办事处代表马马杜·迪亚洛博士:mdiallo@unfpa.org.

  如欲联系妇女紧急援助运动,你可以发电邮到该组织的如下信箱:womenicm@yahoo.com。

  更多地了解联合国工作如何支持妇女权利。请点击艾萨图旁边的链接。

其它妇女实例蒙尼卡有了净水|乔林学会照顾自己|玛丽播音|苏尼塔能识字

||||||

previou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