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 more stories click on photos






阿费尔.阿里.萨雷是玛丽的众多编织工之一,他正在设法使其手艺免于消亡。

阿费尔是卑尔赫人,60年前生于通布图,他仍记得过去的情况。阿费尔说,不久前编织工可能全年受雇于一个家庭,为婚礼编织10至40张毯子。他用两个脚拇指夹住两根绳子工作。他在锦缎上编织的复杂图案曾一度在法国里昂非常流行。

非洲人总是为宗教仪式、婚礼、酋长和国王编织奢侈的衣料。各国都给衣料取了特别的名称-加纳的坎特、贝宁的博格兰、尼日尔的特拉特拉和喀麦隆的恩多普。它们需要几周、有时几个月制作。

在非洲穷国,编织业在经济上的重要性仅次于农业。但现代化和贫穷给编织工带来艰苦的岁月。三分之二的非洲城市居民都穿现成服装,从印度和中国进口的布料价格是当地制作材料的的一半。

阿费尔说,“现在,你如果编织一条毯子,挣的钱不够吃饭。”为了度日,他的四个儿子同他一起工作。每人每天编两段,够做一条毯子。阿费尔悲痛地说,“现在,妇女结婚时都在达喀尔(塞内加尔)、法国或美国买衣服 。”

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教科文组织)曾安排阿费尔和大约40名其他非洲编织工去巴黎出席一次会议-“编织魔术师”-以展示他们的工作,对传统编织工的苦难敲响警钟并找出解决办法。该会议是来自孟加拉、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和拉丁美洲等地区编织工的第四次系列会议。

编织工正在努力通过建立合作社和联盟,并通过找出新的大宗采购办法、获得小额贷款和促销其产品保护其手工艺业。他们还借鉴其先辈的知识,通过在人造纤维或人造丝等现代布料上把传统设计同更审慎的颜色结合起来,满足现代品味。

阿费尔在教科文组织会议上学到很多东西。包括部长在内的各与会者讨论了为阻碍进口给当地生产者减税问题。他们还论及布料的特殊地位、增加政府文化开支和给艺人提供法律保护问题,艺人的设计版权有时被时髦女服商“盗用”,或被外国公司“挪用”。

塞内加尔文化部长阿卜杜拉耶-埃利曼.凯恩说,“文化不是什么次要活动,文化是实现发展的最快途径。”

更多地了解教科文组织如何保护我们活的文化。请点击阿费尔旁边的连接网址。

其它文化实例:瑰宝安全无恙|阿西夫重建社区|拉吉创办自己的电台
文章取自:教科文组织消息杂志
照片提供:教科文组织/伯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