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长潘基文

海地的重大机遇

《纽约时报》 2009年3月30日

  到海地看看,很容易只看到贫穷。但当我和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最近访问该国时,我们看到了机遇。

  是的,海地仍然极其贫穷。该国仍然未能从去年的灾难性风灾完全恢复过来,更不用说从数十年来残暴的独裁统治恢复过来。然而,我们可以转告勒内·普雷瓦尔总统对我们所说的话:“海地正处于一个转折点。”该国要么倒退,陷入黑暗和更凄惨的境地,将其所有的进展以及同联合国和国际社会辛勤作出的努力完全抹除,要么破茧而出,迈进光明,迎接更光亮和充满希望的前程。

  下个月,主要的国际捐助者将在华盛顿聚头,考虑进一步帮助这个不幸的国家,这个遭到非其所能控制的力量肆虐的国家。从表面看来,似乎没有什么乐观的因素。由于金融危机,援助预算受到限制。我们听到“捐助疲劳症”的讲法。海地本身的问题往往看起来无法克服:人口无限增长,食物和基本生活必需品严重短缺,环境退化。

  然而,海地事实上几乎比起任何新兴经济体都有更好的机遇,不但能抵御当前的经济风暴,而且能繁荣发展。理由是:美国去年通过的新贸易法打开了一个巨大的机会之窗。

  该法称为《希望二》,使海地能够在今后9年免税出口到美国市场,并且不受配额限制。没有别的国家享有类似的优惠。这是一个可据以发展的基础。这是一个机遇,借此可以在联合国维持和平特派团的帮助下,巩固海地在政治稳定方面所取得的进展,并且超越援助的范围,迈向真正的经济发展。鉴于该国失业者众多,特别是青年人失业众多,这意味着万事之中有一件事最重要:就业。

  我的海地问题特别顾问、牛津大学发展经济学家保罗·科利尔同该国政府一起制订了一个战略。该战略确定了创造这些就业机会的具体步骤和政策,其中特别侧重注意该国传统的强项:制衣业和农业。这些步骤和政策包括颁布新条例,降低港口费(目前在加勒比地区属最高一类),创立主导全球贸易的行业“集群”。

  实际而言,就是大大扩充该国的出口区,以便新一代的纺织公司能够集中在一处投资和营业。如果开创一个足够大的、能够产生规模经济的市场,就可以降低生产费用,一旦跨越一定的门槛,就可能会出现爆发性增长,到那时就只有担心劳动力不足的问题。我们的目标:在两年内创造数以万计甚至是数十万的就业机会,然后可能在较长时期创造数以百万计的就业机会。

  这一目标对这个900万人口的国家而言似乎十分宏大,因为该国80%的人口每天只有不足2美元赖以维生,而一半的粮食依靠进口。然而,我们知道这一目标能够实现。我们已经看到这一情况在孟加拉国发生,该国的制衣业使250万人能就业。我们也看到在乌干达和卢旺达发生了这一情况。在华盛顿,我们的海地之友将告诉世界为什么我们完全相信我们也能这么乐观。

  克林顿总统和我在我们的访问中见到了许多这种迹象,有大的,也有小的。有一天我们到太阳城访问一家小学。太阳城是太子港一个贫民区,在由联合国维持和平行动人员接管之前,长期被暴力帮派控制。见到这些儿童令我内心感动。多亏有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的援助,这些儿童营养良好。更美好的是,他们很快乐,他们在学习——儿童本应如此。尽管近年来条件艰苦,但这是较为正常的时光的迹象。

  我们也访问了另一所学校。该校为资质优异的学生而设,称为HELP,即海地教育领袖才能方案的简称,由美国私人捐款资助,给予最贫穷的海地儿童奖助金。如果没有资助,这些儿童是无法奢望进大学的。所有这些青年人进而从事富有成果的职业。他们有良好的薪酬。他们开始过着美好前途的生活,而几乎每个人都留在海地。

  我告诉这些青年人,我认为他们是“希望的种子”,因为他们代表更美好的将来。

  在局外人看来,海地面对的障碍相对于其潜力而言,显得很小,这一点十分显著。在首都,我们参观了一家干净、高效率的工厂,那里的工人制造供出口的短袖圆领汗衫,他们每天赚取7美元,这样就能够迈进海地中产阶层。厂主根据《希望二》贸易法估算,认为他可以在一年内增产一倍或两倍。

  正是由于上述这一切情况,我们才将在华盛顿请捐助者在海地投资,而不仅仅是提供传统的人道主义援助。海地的时刻已到。作为最贫穷的国家之一,海地现在有机会破茧而出,迈向具有真正经济前景和充满希望的未来。

■ 回到专栏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