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长潘基文

变革在即

《国际先驱论坛报》 2009年9月18日

  两周前,我到访北极。我看到的是,就在几年前由壮观的巨大冰块组成的冰川,现在只剩下了残骸。它倒塌了。不是慢慢地融化,而是倒塌了。我花了九个小时时间,乘船从世界最北的住区抵达极地冰盖边缘。仅在几年之后,同一艘船或许能一路无阻地抵达北极。实际上,到2030年北极可能就没有冰了。

  科学家们将他们严肃的研究结果告诉我。对于将触及我们所有人的气候影响来说,北极就是“煤矿里的金丝雀”。那里的变化速度之快震惊了我。更糟糕的是,北极的变化如今正在加速全球变暖的趋势。正在融化的永冻层释放出一种比二氧化碳强大20倍的温室气体——甲烷。格陵兰的融冰带来了海平面上升的危险。

  与此同时,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继续上升。

  因此,我更加坚信,我们必须行动起来,现在就行动起来。

  为此,我将在9月22日主持召开联合国气候变化问题特别首脑会议,大约有100位世界领袖参加会议,这是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聚会。他们面临的集体挑战是:变气候危机为机遇,在所有国家实现更安全、更清洁、更可持续的绿色增长。

  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哥本哈根,各国政府将在12月聚集于此,为拟订新的全球气候协议进行谈判。我将有个简单的消息传递给各国领袖:世界需要你们积极采取行动,以便在哥本哈根达成公平、有效和宏伟的协议。如果不采取行动,我们的后代子孙将付出代价。

  气候变化是我们这个时代的首要地域政治问题。它改写了全球发展、和平与富强的平衡状态。它威胁着市场、各国经济和发展成果。它能耗尽粮食和水的供应,引发冲突和移民,破坏脆弱社会的稳定,甚至颠覆政府。

  我是在夸大事实吗?世界上最优秀的科学家们认为并非如此。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认为,有一股巨大、自然的力量现在正渐渐失控,如果我们要避免激发这股力量,则需要在十年内终止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上升的趋势。

  十年是在很多出席这次首脑会议的领袖的政治生涯之内。他们正眼睁睁地看着气候危机出现。

  我们可以选择以绿色技术和政策为基础的可持续发展,与目前的碳密集型模式相比绿色技术和政策更倾向于低排放量。很多国家在全球经济下滑之后制订的一揽子经济刺激措施都有一个强有力的绿色构成部分,这个构成部分可创造就业,使各国在21世纪的清洁能源经济中有优越的表现。

  变革在即。关键在于要达成全球气候协议,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并将全球温度上升限制在科学上安全的程度。这是一个刺激清洁能源增长的协议。最紧急的是,这份协议必须保护并援助那些在不可避免的气候影响面前最脆弱的群体。

  需要的是最高层,即各国总统、首相和总理的政治意愿,他们的政治意愿可转化为谈判室里的快速进展。这需要国与国之间建立更多的信任,更有想象力和雄心,并开展合作。

  我期待各国领袖挽起袖子相互协商,而不是各执其词。我期待他们加紧努力解决到目前为止造成全球谈判进展如同冰川运动般缓慢的主要政治问题。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如同冰川运动般”这个词以前的意思是“极为缓慢”。但是我几周前在北极看到的冰川,其融化速度比人类保护它们的进展更快。

  我们必须把这个星球的长期利益排在短期政治利益之前。国家领袖需要成为高瞻远瞩的全球领袖。当今的威胁超越了国界。因此,我们的思维也必须打破国界。

  哥本哈根不需要解决所有细节问题。但是成功的全球气候协议必须让所有国家量力而行地参与其中,努力实现长期的共同目标。下面是我的成功基准。

  首先,每个国家必须尽力减少所有主要来源的排放量。工业化国家需要提高减排目标,目前它们的减排目标远远达不到气候专委会认为必要的程度。发展中国家也必须将排放量增长的步伐减慢,加速绿色增长并以此作为减贫战略的一部分。

  第二,成功的协议必须帮助最脆弱的群体适应气候变化带来的不可避免的冲击。这是一项道德义务,也是对更稳定、更安全的世界做出的明智投资。

  第三,发展中国家需要获得资金和技术,才能更迅速地转向低排放的增长。协议还必须通过碳市场等途径释放私人投资。第四,必须公平地管理和部署资源,使所有国家都有发言权。

  今年,在哥本哈根,我们有很大的机会进入正确的历史轨道。这不仅是避免灾难的机会,也是着手从根本上改革全球经济的机会。

  现在,新的政治疾风劲吹,催动着我们的风帆。数以百万的公民被调动起来。聪明的企业正在制订更清洁的能源计划。我们必须抓住这一时机,针对气候变化采取大胆的行动,因为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变革在即。为了我们所有人更美好的未来,让我们达成协议吧!

■ 回到专栏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