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长潘基文

在核爆地零点的省思

《国际先驱论坛报》 2010年4月28日

  几个星期前,我在哈萨克斯坦旅行时到过核爆地零点,我站在那里,不禁陷入沉思。这是臭名昭著的塞米巴拉金斯克试验场,1947年至1989年期间,苏联在那里引爆过456枚核武器。

  除了用来测量爆炸破坏力的环形巨大混凝土基座外,这片辽阔和毫无生气的大草原没有什么引以为傲的东西。在几十年的时间里,它是冷战的震中,与美国的同类场地一样,是对我们星球生命的威胁。它造成的恶果依然存在:遭到毒害的河流和湖泊以及罹患癌症和出现先天缺陷的儿童。

  今天,塞米巴拉金斯克已成为一个强有力的希望象征。独立不久后,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总统于1991年8月29日关闭了这个试验场,废除了核武器。这一行动具体体现了我们一直未能实现的梦想——建立一个无核武器的世界。现在,在一代人的时间里,我们第一次可以感到乐观。

  就在我站在核爆地零点的那天,巴拉克·奥巴马总统宣布将审查美国的核态势。美国以身作则,宣布不再发展新核武器,并誓言不对遵守《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国家首先使用核武器。两天后,奥巴马总统和俄罗斯联邦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总统在布拉格签署了新的裁减战略武器条约——这是无比崇高愿望的新开端。

  全世界的势头日益强劲。立场往往不一致的各国政府和民间社会团体已开始为共同的事业进行努力。在最近举行的华盛顿核安全问题首脑会议上,47位世界领袖商定,将采取一切必要行动,确保这类武器和材料的安全。他们共同的紧迫感反映了一个公认的现实:核恐怖主义不是好莱坞的幻想,它是可能发生的。

  联合国注定要成为这些努力的中心。就在最近,联合国大会举行了关于核裁军和安全的特别辩论。这次辩论是我2008年提出的五点核行动计划和去年9月安全理事会历史性首脑会议的延续。

  本周((5月3日)),各国领导人将齐聚联合国,参加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定期审议大会。他们上次举行这种会议是5年前,上次会议被公认为失败之举。相比之下,今年,我们可以期待在一系列问题上取得进展。我们不应该抱有不现实的期望。但也不能错过这个在下列方面取得进展的机会:裁军;履行不扩散承诺,包括努力建立中东无核武器区;和平利用核能。

  展望未来,我已提议于今年晚些时候举行一次联合国会议,审查《制止核恐怖主义行为国际公约》的执行情况。我们将举行一次部长级会议,以促使《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早日生效。我已敦促各国领导人开始为一个具有约束力的裂变材料条约进行谈判。10月,大会将审议关于各种核问题的50多项决议。我们的目标是:今天采取许多小步骤,换取明天较大规模的突破。

  所有这些工作都是联合国会员国优先事项的体现,而这些优先事项正是大众舆论促成的。人人承认核武器的灾难性危险。同样明显的是,我们知道,只要这些武器存在,这种威胁就存在。为了地球的未来,我们别无选择,只能努力裁军。但是,如果没有全球合作,裁军就没有希望。

  除了联合国,我们还能在哪里进行这样的合作呢?双边和区域谈判可以大有作为,但不足以促成长期持久和有效的全球性合作。联合国和日内瓦裁军谈判会议正是进行这种合作的论坛。

  联合国是全世界唯一普遍公认的国家间以及更广泛社会间辩论和协商的地方。联合国不仅是条约的保存机构,也是记录条约执行情况资料的保存机构。联合国具有独立的专业知识,并且与国际原子能机构密切协调。

  今天,联合国处于新的地零点——全球裁军的“地零点”,地零点不再是可怕的地方,而是希望的源泉。支持我们的人也和我们一样,希望建立一个无核世界。如果说真的有一个世界人民要求改变的时刻,一个要求舍弃过去谨小慎微做法、大胆采取行动的时刻,那么,这个时刻就是现在。

作者是联合国秘书长

■ 回到专栏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