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长潘基文

寻找摆脱灾害的新途径

《每日星报》 2008年7月19日

  自然日益频繁地向我们展示其潜在破坏力。缅甸的“纳尔吉斯”气旋或中国四川省的地震使数十万人丧生,数百万人无家可归。

  我最近访问了这些地方,目睹了生命遭受的摧残,灾害造成的破坏,需要多年才能恢复。灾难接连发生,如果认为人类是自然的无助受害者,或许情有可原。但是,如果这样想,那将是大错特错。事实上,我们应对自然灾害的能力远远超过我们的意识。

  有一种迷思,认为气旋或地震造成的破坏和死亡似乎是不可避免的,是自然灾害的必然结果,这种迷思几乎与气旋或地震一样危险。诚然,我们无法防止这些事件。但是,我们可以决定如何应对,而且我们的行动可能使灾害更加复杂,也可能减轻灾害的影响。

  要紧的是备灾和防灾。这可能是一项严酷的事实,因为这个事实强调远见和事先规划,而不仅仅是在危机降临时充斥头条新闻的紧急救济行动。所谓“减少灾害风险”专家的专长就是减少人类的脆弱性。如果我们事先采取正确步骤,就可以挽救生命,保住生计,否则,这些生命和生计就可能丧失。

  想想孟加拉国的情形,与缅甸一样,孟加拉国地处人口密集的低洼三角洲,易受风暴侵袭。1970年的博拉气旋致使50万人丧生。1991年的一场气旋又夺走了14万人的生命,此后,孟加拉国政府建立了广泛的预警系统,并强力开展了社区备灾、疏散和减轻灾害影响方案。2007年,在锡德气旋过后,死亡人数不是以十万计,而是略超过4 000人。在可记忆的历史上,缅甸未曾经历过“纳尔吉斯”气旋这样强烈的气旋,因此没有作出这样的安排。

  其他发展中国家也在这样做。易受台风侵袭的菲律宾和马达加斯加已显示,在建设、规划和培训方面数额不大但未雨绸缪的投入,能够产生了不起的结果。尼泊尔和印度北方邦以社区为基础的项目利用风险分布图对学校进行了抗地震加固,同时还对当地建筑从业者进行了抗灾建筑技术的培训。

  教育是关键。在菲律宾,教师、学生和家长都接受减灾备灾基本原则的教育。泰国正把学生变成减少灾害风险的特殊工作者,把重在预防的文化传播到社区,同时教导儿童自我保护的方法。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国家率先加强了对医院和医疗设施的保障,从而在灾害侵袭之时,医生和医务所能在最需要的时候发挥作用。

  所有这一切现在比以往更加重要。随着气候的变化,与天气有关的灾害在数量和强度方面都会增加。从2006年至2007年,(生命和财产)损失几乎翻了一番。对于最贫穷的那些国家而言,这种破坏显然可以造成特别严重的后果:家园、工作和教育机会的丧失使民众陷入贫穷。1998年,“米奇”飓风在仅仅数小时内就把洪都拉斯数十年的发展成果刮得荡然无存。

  我们知道应该做什么。所有国家无论贫富都应把减少灾害风险纳入发展和减贫计划。例如,在新的医疗设施和学校中纳入灾害综合保护措施,估计只会增加4%的成本。

  全球协调行动有许多可能的办法。国际捐助方应支持为帮助穷国应对自然灾害而设立的各种信托基金,例如世界银行和联合国设立的那些基金。海啸发生后于2005年谈判达成的《兵库行动框架》为减少灾害风险规定了优先事项,并呼吁国际社会采取切实步骤改善社区安全,包括加强防洪措施和早期预警系统,并应用相关建筑标准保护学校、医院、住宅等重要基础设施。我们还必须保护具有风暴天然屏障功能的珍贵生态系统,包括珊瑚礁和红树林。

  随着一年一度飓风季节的来临,我们都希望灾害不要发生。但是,我们都知道灾害会发生,然后我们就只能清点死者和赶紧救助幸存者。不过,让我们记住,我们并不一定非要坐以待毙。

  (本文撰稿者为联合国秘书长)

■ 回到专栏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