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长潘基文

联合国的实际作为

《国际先驱论坛报》 2008年6月17日

  批评联合国的人往往称联合国为一个“讨论会所”,是192个国家聚集的场所。一种广为流传的说法是,在这里,“事无太小,都可以永远辩论下去。”

  然而,一般大众几乎看不到的却是一个注重行动,有实际作为的联合国。联合国的实际作为包括在70多个国家向9 000多万人提供粮食,使这些人免于饥荒。联合国消灭了天花和小儿麻痹症等摧残人生的疾病,为世界40%的儿童接种疫苗。联合国每年提供20亿美元,开展紧急救灾行动,维持世界第二大的军队——一支12万英勇男女士兵组成的全球维持和平部队,他们在其他人无法前往或不愿前往的地方服务。

  我经常前往世界最艰苦的地方,途中,我总是找机会探访这些事实和数字背后的人。最近,我在怀俄明杰克逊霍尔电影节上向希望多了解联合国的好莱坞编剧和导演们介绍了其中的几个人物。

  一位是加拿大青年妇女佩妮尔·艾恩赛德,她在专门负责世界儿童保护、福祉和权利的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工作。她的职责是:与一个人数不多的小组一道孤军深入刚果民主共和国东部荒野地区。在那里,她直面军阀,要求他们释放“儿童兵”,这是被招募或绑架、参与该国长期游击战争的男孩,有时也有女孩,最年轻的只有8到10岁。她多半能够成功。据估计,约有35 000名这种儿童,在过去几年里,联合国驻刚果民主共和国特派团促使释放了32 000名。佩妮尔希望在今年年底之前能够救出其他儿童。

  另一位是处理军火贩运问题的联合国专家卡西·奥斯汀,在过去十年里,她用了许多时间追踪在刚果民主共和国和非洲其他冲突地区活动的非法武器贩运者。部分由于她坚持不懈的努力,被指称为世界最大贩运网络之一的头目维克托·布特最近以恐怖主义罪名在泰国被捕。

  伊斯梅尔·比赫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工作人员,负责倡导受战争影响儿童的福利。他讲述了自己在塞拉利昂十年内战期间作为儿童兵的生活。由于得到联合国帮助儿童兵恢复正常生活方案的帮助,他不仅活了下来,而且活得很精彩。最后,他到了美国,上了奥伯林大学,并写了一本关于他生活经历的畅销书。

  塞拉利昂青年妇女马里亚塔·卡马拉也讲述了她的故事。她12岁那年,反叛分子杀害了她父母,而且,就像成千上万其他儿童一样,她被砍断了双手。由于得到联合国的帮助,她也活了下来。她现在与领养家庭居住在多伦多,并且已经上大学。她经常返回祖国,讲述自己的故事,宣传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全世界开展的工作。

  在我的工作中,我遇到过这个真实联合国背后的许多其他人,他们往往默默无闻,但无私和奉献的精神不逊于任何人。事实上,我们最重要的工作往往是最不引人注目的工作。

  我今年春天访问了西非,在利比里亚看到联合国工作小组努力帮助政府恢复被多年战争中断的最基本社会服务:水电、环境卫生、学校。在科特迪瓦,我见到了联合国顾问,他们正在帮助被冲突分裂的国家举行选举,开创真正和持久民主的时代。

  在布基纳法索,就在日益逼近的撒哈拉沙漠南面,联合国向没有电力的农村提供柴油发电机。这些机器被用来磨粮,减轻饥饿;给手机充电,让农民了解区域市场,帮助他们决定种植的选择和时机。这些小规模经营通常由妇女合作社管理,这使她们在社区获得新的权威和地位。我们正是通过这些细微的行动改变世界。

  我是在被战争摧毁的村庄长大、家里吃了上顿没下顿的一个贫穷韩国少年,我有时想,我何其幸运,能够成为这个崇高组织的一分子。

  说到在联合国总部所在地海龟湾的讨论会所,我们不要忘记,讨论有时也能成事。

  讨论使联合国得以在四大洲18个国家部署维持和平人员。讨论募集了资金,授权执行了方案,从而向世界许多饥民提供了粮食。讨论促使世界采取初步行动,处理气候变化、全球粮食危机和每天都存在的各种人道主义危机。

  (作者是联合国秘书长)

■ 回到专栏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