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长潘基文

全球饥馑的新事态

《华盛顿邮报》 2008年3月12日

  粮食价格飞涨。饥饿和营养不良的威胁日益严重。全世界最脆弱的亿万人民处境堪忧。我们必须紧急采取有效的应对行动。

  世界领导人在2000年联合国首脑会议上提出的千年发展目标的第一个目标就是,至2015年把饥饿人口的比例减少一半。这本已是一个严峻挑战,尤其是在非洲,那里许多国家落在了后面。而是我们现在又面临新挑战的暴风骤雨。

  小麦、玉米和稻米这些基本食物的价格都达到了创记录的最高点,在过去6个月里上涨了50%或更多。全球粮食储备则降至历史最低点。其原因有多种:从诸如印度和中国等经济大国的需求增加,到例如飓风、洪水和旱灾等天灾毁坏了世界许多地区的作物。石油价格高居不下,使运输粮食和购买化肥的费用增加。一些专家说,生物燃料的兴起减少了供人类食用的粮食。

  其影响四处可见。从西非到南亚各国爆发了粮食引起的暴乱。在那些必须靠进口粮食为饥民供应口粮的国家,各界人士纷纷起来抗议高昂的生活费用。脆弱的民主国家正在经受粮食无保障的压力。许多国家政府颁布了出口禁令和控制粮价的命令,扭曲市场,使商业面临挑战。

  这里仅举一个例子,1月份阿富汗总统哈米德·卡尔扎伊呼吁提供7700万美元,以帮助因为价格上涨而生活岌岌可危的250万人。他在发出呼吁时提醒人们注意这样一个令人震惊的事实:阿富汗家庭现在平均把收入的45%用于粮食,而2006年这个比例只是11%。

  这就是饥馑的新事态,日益影响着那些过去受到保护的群体。受打击最严重的必然是那些被称为“生活在底层的10亿人”:他们每天靠一个美元、或不到一个美元生活。

  当人们生活贫困而通货膨胀又侵蚀了他们微薄的收入时,他们通常有两种选择:减少所买的食物,或购买更便宜、更没有营养的食物,二者必选其一。其最终结果都一样——饥饿增加,未来更不健康。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看到,那些过去可以买得起多种营养食品的家庭现在只能购买一种主要食品,从一日三餐减少为一日两餐或一餐。

  专家们认为,粮食价格高昂的情况还将继续下去。即使如此,我们也有消除饥馑和实现千年发展目标的手段和技术。我们知道应做些什么。所需要的是政治意愿和各种资源,应切实有效地提供这些资源。

  首先,我们必须满足紧迫的人道主义需要。今年,粮食计划署计划为全球7 300万人提供食品,包括达尔富尔地区每天多达300万的人。但要这样做,粮食计划署做就需要增加经费5亿美元,仅仅用来应付粮食价格的上涨(注:该机构采购的80%的物品是发展中世界生产的)。

  第二,我们必须加强联合国方案,以帮助发展中国家应付饥馑。这必须包括在出现紧急需要时支持提供社会保护的安全网方案,同时设法拟订更长期的解决办法。我们还必须发展预警系统,减少各种灾害的影响。学校供餐——每天的费用不到25美分——可成为一种特别有力的工具。

  第三,我们必须应对天气剧变对地方农业日益加剧的影响以及气候变化的长期影响——例如建立防旱灾防洪系统,帮助缺乏粮食保障的群体应对和适应气候变化。

  最后,我们必须推动农业生产和提高市场效率。通过改进地方农业分配网络以及帮助小农进入市场,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减轻大约三分之一的粮食短缺。同时,诸如粮食及农业组织和国际农业发展基金等联合国机构正在与非洲联盟和其他组织合作,引进可能永久解决饥馑问题的至关重要的科学和技术,在非洲展开一场“绿色革命”。

  不过这是今后的事。此时此地,我们必须帮助全世界受粮食价格上涨打击的饥民。就是说,首先,要认识到这场危机的紧迫性,并采取行动。

  (作者是联合国秘书长)

■ 回到专栏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