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长潘基文

倾听气候变化受害者的声音

《国际先驱论坛报》 2007年6月5日

  现在已经泾渭分明。在八国集团各工业国家齐聚海利根达姆之际,反制全球暖化的力量已分化为相互较劲的阵营。德国和英国寻求进行关于新气候变化条约的谈判,使其在《京都议定书》于2012年失效后生效。他们谈到采取严厉措施,遏止碳排放量,将未来四十年全球温度的上升幅度限制在2摄氏度。美国提出了自己的倡议,反对制定它认为武断的目标和时间表。

  形势将如何发展,我们拭目以待。但是,虽然美国和欧洲在进行辩论,一些基本事实却是毫无争议的。第一,科学是明确的。地球暖化是明摆着的;我们人类是暖化的元凶。每天都会发现新证据,例如,绿色和平运动关于珠穆朗玛峰冰川退缩的最新报告和上星期关于南冰洋已无吸收二氧化碳能力的发现。请注意:世界最大的碳阱已经填满。

  第二,必须现在就行动起来。多数经济学家认为,不行动将比早行动付出更高的代价,很可能付出数倍的代价。“卡特里娜”飓风对新奥尔良造成的破坏与全球暖化或许有关,或许无关,但该飓风仍然不失为有用的警示,可以警告拖延可能造成的财政和社会危害。同样明显的是,我们再也不能无休止地分析我们的各种选择了。今天最盛行的办法——大谈特谈的碳交易——仅仅是我们已经掌握的一种武器。长期战略必须包括各种新技术、节用能源、植树造林项目和可再生燃料以及私营市场。长期战略还必须包括变通。减轻暖化办法的效果毕竟是有限的。

  还有第三个事实,我认为这是最重要的事实。这就是基本的公平问题——价值问题,在我们时代重大道义责任中的排序问题。全球暖化影响我们所有人,但对我们所有人的影响是不同的。富国有资源和专门知识,可以变通适应。因干旱和沙尘暴而丧失庄稼或牲畜的非洲农民或担心村庄不久会被湮没的图瓦卢岛民则远比富国脆弱。这是一个我们熟悉的鸿沟:贫富鸿沟,南北鸿沟。直截了当地说,发达国家提出的全球暖化解决办法不得牺牲地球上较穷邻国的利益。否则,如果发展中世界不能实现增加在世界繁荣中的比重的愿望,我们又如何能够实现在八国集团以前会议上庄严制定的世界贫穷减半的千年发展目标?

  人性必须主导我们世界各国人民必须共同面对的任何问题,包括气候变化问题。我认为这是一种义务,是作为联合国基础的神圣保护义务的延伸。我每天都走过联合国纽约总部大厅,一些世界最著名的摄影记者目前正在那里展示其作品。他们捕捉到世界各地往往从未见过和听说过的人们的音容,其中许多人每天都生活在极度困苦中,气候变化加重了这种困苦。

  安全理事会的辩论往往是沉闷的事务,使用的是晦涩的外交语言,但有时也爆发出生命火化,令人惊艳,在这个时候,外交辞令消失得无踪无影。我记得,在4月的一次讨论中,纳米比亚代表谈到他对气候变化危险的看法。他几乎大叫着说,“这不是学术讨论,这是关系到我国生死存亡的事项。”

  他介绍了纳米布沙漠和卡拉哈里沙漠的蔓延情形,这些沙漠正在吞噬农地,使一个又一个地区无法居住。这使我想到我的祖国——韩国,戈壁沙漠蔓延造成的沙尘暴越过黄海,席卷而来,使韩国日益感到窒息。纳米比亚代表接着说,疟疾在不曾发生疟疾的地方现踪。在以多样性著称的地方,一些植物和动物物种正在消亡。像纳米比亚这样的发展中国家正日益面临他所比喻的“低密度生物或化学战争”。

  这些情绪是激烈的,这些情绪产生于现实生活,不是凭空想象的。对发达世界的人们而言,他们必须倾听,必须采取相应行动。这就是我在今后几天里要在海利根达姆传达的信息。正因为如此,我不久将宣布,根据孟加拉国、荷兰、挪威和巴西以及新加坡、巴巴多斯和哥斯达黎加的要求,将在联合国大会年会之前于9月在纽约举行一次气候变化问题高级别特别会议。正因为如此,我最近任命了三名特使,他们的任务是说出最易遭受气候变化打击的国家的利益和关切,世界绝大多数人民生活在这些国家。

  乔治·布什总统最近宣布,他也将发起一项美国气候倡议,我对此表示欢迎。我促请他在联合国全球讨论框架中发起这项倡议,使我们的努力能够互补和相互加强。12月,世界领袖们将在巴厘再次聚首,以本周在德国以及在此后的会议上作出的决定为基础,进一步采取行动。

  但我们必须记住。如果八国集团协定的涵盖范围不具全球性,那么,就不能指望该协定提出解决全球性问题的办法。现在是进行新思维的时刻,是确定新包容性的时刻。我们再也不能一切照旧了。

  (本文最先刊登于《国际先驱论坛报》)

■ 回到专栏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