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长潘基文

无比残忍的罪行

《国际先驱论坛报》 2009年3月5日

  最近我在刚果东部看到的景象使我感到无比的震惊和悲痛。我遇到一位年轻妇女——实际上是一位刚满18岁的女孩子。她向我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

  去年年底的一天,她和其他一些妇女在北基伍省尼亚米利马村附近的农田干活,这时来了一批武装分子。这些身着军装的士兵开枪射击。这名女孩试图逃跑,但被4名男子抓住。于是,她就成为这种最残酷罪行的受害者。一群妇女后来发现了濒临死亡的她,把她带到当地一个诊所。

  我在刚果东部省会戈马的一家医院见到她。由于这次暴力侵害,她得了瘘症——阴道、膀胱和直肠肠壁破裂,受害人大小便失禁,这样很容易受感染和得病。这种创伤在发达世界极为罕见,除非因极度难产所致。但是在刚果,强奸已成为一种战争武器,这种病症几乎司空见惯。

  “治愈非洲”医院为她治疗的医生每天都见到这种病例。在我到访的星期六,已排定要做10个瘘症手术。去年,该诊所为大约4 800名性暴力受害者提供了诊治,其中近一半是儿童。我最近在纽约会见了南基伍潘奇医院院长丹尼斯?穆奎盖,据他说,潘奇医院诊治的人数甚至更多。

  我遇到的这位年轻女子还算是幸运的,如果这种说法可以用来描述这种严峻状况的话。外科医生可以修补她的伤口,但他们能治愈她的心灵吗?她不仅身体受到伤害,还背负耻辱的诅咒。她一直受到她的村庄和家庭的排斥,所有这些都是打着虚假的羞耻感的名义。她将独自面对非常困难的未来。

  听了这些可怕的悲剧,我无言以对。如果说,我很难表达自己的全部感受,但我并不难以表达我的愤慨。那天上午早些时候,我会见约瑟夫?卡比拉总统时,非常强烈地向他提出了这个问题。我告诉他,打击性暴力的首要武器是领导者的政治意愿。

  在我访问“治愈非洲”医院之后,我也向刚果东部刚果部队的指挥官发表了措辞强烈的讲话,我告诉他我的所见所闻。对省长、副省长、警察局长和省议会议长以及其他地方当局领导人,我都讲了同样的话。次日,我在基加利又跟卢旺达总统保罗?卡加梅谈及此一问题,其军队刚刚已完成了一项和刚果一道打击该地区反叛民兵的联合军事行动。

  简而言之,我把这一问题告诉了我所遇到的每一个人,我还会继续这样做。针对妇女的性暴力行为是一项危害人类的罪行。这种行为违反了联合国为之而奋斗的一切原则。其后果不仅仅是直接可以看到的现象。死亡、伤害、医疗费用以及失业,这仅仅是冰山的一角。就支离破败的生命及生活而言,这种行为给妇女和女孩以及她们的家庭、社区和所在社会造成的影响是无法衡量的。

  人们时常说,女人织布,而男人则往往浴血疆场。妇女生养、照料我们的子女。在世界很多地方,她们耕作养育着我们。她们织就了我们社会的基本架构。因此暴力侵害妇女就是侵犯了我们所有的人,侵犯了文明赖以立足之本。

  有太多的时候这些罪行没有受到惩罚。行凶者逍遥法外。驻该国的联合国维和人员在最近的战斗中尽了最大的能力,英勇地保护了平民。当然,他们本身必须做到无可非议。在刚果和其他地方,我们自己的队伍也曾有过虐待妇女的案例。每一次我们都将那些肇事者绳之以法。

  离开戈马时,我心情振奋。当地的状况正在改善。今年年初,一个大型反叛团体同意解散并开始并入国家军队。政府与卢旺达进行的联合军事行动已经在我访问期间完成,成功地将另一个主要反叛团体从平民聚集地驱逐出去。我们的任务是帮助巩固这些成果。如果刚果东部地区的战斗结束或大为减少,该国大约130万难民就可以安全地返回家园,并在联合国的援助下开始恢复生计。暴力行径,比如那些侵害了无数妇女的暴力行径,将会减少,也许有一天会彻底结束。

  我们必须以此为目标。本周日3月8日恰逢国际妇女节,这正是大声疾呼的时机。

  无论是以何种形式、在何种情形下,暴力侵害妇女行为都不能得到任何政治领导人或政府的容忍。现在正是改变的时候。让大家听到我们的声音吧。

■ 回到专栏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