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长潘基文

巴厘会议及展望:新的绿色经济

《华盛顿邮报》 2007年12月3日

  我们已拜读科学文章。全球暖化不假,而且我们是一个主要原因。

  我们已听到种种警告。除非我们现在就采取行动,否则将面临严重的后果。极冰可能融化。海平面将上升。地球三分之一的动植物物种可能消亡。世界各地将发生饥荒,尤其是在非洲和中亚。

  有一个好消息几乎为众说纷纭所埋没。那就是我们可以有所作为,而且比我们大多数人想象得容易,费用也少得多。

  这是最近分享诺贝尔和平奖的科学机构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最近一份报告中的结论。报告振聋发聩,但我们务必不能忽视其乐观结论:重申一遍,我们可以通过既不昂贵又能促进繁荣的途径达到目的。

  本周,世界领导人在巴厘举行首脑会议。我们需要取得突破:拟定一项各国都能赞同的全面的气候变化协定。我们必须确定一项议程—— 一张通往较好未来的路线图,同时应规定严格时限,至迟在2009年取得结果。

  目前我们尚且不知这可能会是什么样的一项协定。是对温室气体排放征税,还是创建一个国际碳交易制度?是应该建立防止毁林的机制,因为毁林造成20%的二氧化碳排放,还是帮助较不发达的国家适应不可避免的全球暖化影响,因为这些国家承受的影响较大?是否应该强调养护和可再生燃料,例如生物量燃料或核能,规定在世界各地转让新的“绿色”技术?

  当然,答案不外乎与上述种种大同小异的一些方案和其他更多的方案。如果谈判因问题庞大和复杂而陷入僵局,我们就会失去最宝贵的资源:时间。在这方面,最好能设想一下我们如果获得成功,未来将会怎样。未来不仅会使所有人都拥有一个更加清洁、健康、安全的世界,而且处理得当,我们应对全球暖化的努力事实上也将为全球经济向生态友好方向转变奠定基础——促进增长与发展,而不是像许多国家领导人害怕的那样,束缚增长与发展。

  我们在过去一个世纪中曾目睹三次经济转变。第一次是工业革命,随后是技术革命,之后是我们所处的全球化时代。我们现在正面临着另一次巨大变革:绿色经济时代。

  证据在我们周围比比皆是,往往见之于意想不到的地方。我在最近访问南美时,亲眼目睹巴西已成为最大的绿色经济角色之一,其44%的能源需要来自可再生燃料。世界平均数:13%。欧洲平均数:6.1%。

  人们大肆报道的是中国有可能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排放温室气体最多的国家。但人们有所不知的是,中国最近在努力应对严重的环境问题。中国今年将投资100亿美元,用于可再生能源,该数额仅次于德国。中国已成为世界上太阳能和风能领先的国家。温家宝总理最近在新加坡举行的东亚领导人首脑会议上保证,在5年时间里,将国内生产总值单位能耗减少20%——与欧洲承诺在2020年前将温室气体排放减少20%的目标在本质上相差无几。

  这是未来的道路。根据一些方面的估计,只要采用现有的投资收益达到或超过10%的技术,就能在今后15年中,将全球能源需求的增长减少一半。气候专委会的新报告提出了非常切实可行的办法,其中包括提高空调和冰箱标准以及改善工业、大楼和交通的能效。报告估计,今后30年,克服气候变化可能每年只需耗费全球国民生产总值的0.1%。

  增长并非一定会受到影响,事实上或许还可能加快。加州伯克利大学的研究表明,如果美国能够用可再生能源满足其20%的电力需要,就可创造30万份工作。一个重要的慕尼黑咨询公司预测,到下个十年结束时,德国环境技术工业的从业人员将超过汽车工业。联合国环境规划署估计,全球在无温室气体能源方面的投资将在2020年前达到1.9万亿美元——这是全面调整全球工业的种子资金。

  全世界许多地方的企业已经在要求制定关于气候变化的明确公共政策,不管这种政策采取什么样的形式——规章制度、排放上限、能效指导方针。理由是显而易见的。企业需要基本规则。帮助创建这种规则正是联合国应该发挥的作用。

  我们在巴厘会议上和会议之后的任务是塑造这一刚刚开始的全球转变——为绿色经济和绿色发展时代打开大门。目前缺乏的是一个全球性框架。有了它,我们,全世界人民,就可以协调应对气候变化的努力。

  科学家已尽到他们的职责,现在轮到政治家了。巴厘会议是对他们领导能力的考验。我们还在等待什么?

  (作者是联合国秘书长)

■ 回到专栏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