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长潘基文

联系我们的纽带

《华盛顿邮报》 2008年7月3日

  全球增长是我们时代的主旋律。经济大幅扩张现已进入第五个十年,它提高了世界各地人们的生活水准,使数十亿人摆脱贫困。

  但今天许多人想知道,经济扩张会持续多久。如今富足的代价日益高昂,可谓史无前例。反映在日常生活中,我们看到燃料、食品和商品费用不断上涨。发达国家的消费者担心“滞胀”——通货膨胀加上增长放缓或全面衰退——卷土重来,与此同时,世界穷困阶层中的最贫穷者再也无力承受糊口的重负。

  同时,气候变化和环境退化威胁着我们这个星球的未来。日益增长的人口和不断增加的财富给地球资源带来空前的压力。马尔萨斯论又在盛行。能源、清新的空气和淡水等一切滋养我们、维系我们现代生活方式的东西似乎突然供不应求。

  在八国集团领导人聚会日本北海道之际,我们知道这些问题影响到我们大家,无论北方还是南方、大国还是小国、富国还是穷国。我们也知道必须找出新的办法,让全球繁荣惠及穷困阶层,即所谓“最底层的10亿人”。解决这类纷乱复杂问题,只有一种可能的办法:实事求是地看待这些问题——将其视为是全局的一部分有可能用通盘解决办法来解决。

  这种解决办法的一个重要部分应是某些经济学家所说的“供应方全球对策”,它基于可持续发展——由各国、国际金融机构、联合国及其各机构同心协力而为。

  首先谈谈全球粮食危机。这有多方面的原因,其中之一是没有给予农业发展应有的重视。实际上,我们现在需要的是第二次“绿色革命”,第一次绿色革命曾改变了东南亚的面貌,而这一次的特别重点则是非洲小农。如果各种方案搭配适当,生产力没有理由不在较短时间内提高一倍,缓和世界各地的匮乏现象。我们看到马拉维就是这样,该国在国际援助下,几年内就从饥荒国成为粮食出口国。

  我将在北海道呼吁八国集团在今后3至5年内,把用于农业研究和发展的官方援助增加2倍。我们必须立即行动,让弱国农民及时获得种子、化肥和其他农业“投入”,不耽误来年收获。我们还必须鼓励各国取消许多国家今年春季给食品设置的关税和出口限制,取消许多发达国家提供给本国农民的更长期补贴。这种人为壁垒扭曲了贸易格局,抬高了价格,加剧了目前的危机,并危及全球增长。

  同样,就气候变化而言,可持续发展也是解决办法的一个重要方面。大多数专家一致认为,廉价能源的时代即将终结。替代技术是我们所希望的获得更清洁廉价能源的最佳办法之一。在这方面,新的“绿色革命”正在进行。根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的新报告,去年有1 480亿美元的新资金投入可持续能源,比2007年增加60%,占所有新发电能力的23%。

  我们各国和国际领导人的工作,是帮助指导和加快这一新生的经济转型。我们需要改变整个发达世界的社会行为和消费模式。我们还必须帮助发展中国家“绿化”经济,尽量推广气候友好型技术。

  我们可以在北海道向前迈进一大步。铭记我们对最易受气候变化影响的最贫穷国家所负有责任,我们必须向全球适应基金充分注资,使其充分发挥作用。我们期待12月在波兹南举行气候变化问题首脑会议——并展望2009年举行哥本哈根会议,同时还必须推动关于限制温室气体全面协定的谈判。最重要的是,我们需要为这项追求注入紧迫感,表现出真正的领导风范。仅为遥远的2050年制订目标还不够。我们现在如要认真推动变革,就还需要制订到2020年的中期时间表。

  最后,北海道将考验我们对千年发展目标的承诺。仅就非洲而言,各捐助方已提出到2010年每年认捐620亿美元。我们必须要帮助的人是大家都可以看到的:在分娩过程中不必要地死去的母亲,因出生后头两年营养不足而终生发育不良的幼儿。我们承诺帮助他们。现在是履行承诺的时候了。

  在人们最近的记忆中,全球经济从未受到这样的压力。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我们证明我们能够开展全球合作,以提供切实的成果:满足饥民和穷人的需求,促进共享可持续能源技术,在气候变化面前拯救世界,并保持全球经济增长。

  这些都是联系我们的纽带。我们必须在北海道乃至今后行动起来——不仅是因为这确实是一项正确的行动,而且还因为这也符合我们领悟到的所有自身利益。

  (本文撰稿者为联合国秘书长)

■ 回到专栏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