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长潘基文

重建加沙——以及和平进程

《福布斯杂志》(网络版) 2009年3月2日

  在2008年12月27日至2009年1月18日加沙内部及其周围发生战斗期间,受到暴力、破坏和普遍痛苦最严重的是加沙和以色列南部的平民。加沙多年来承受巨大苦难的人民,也因此遭受到更大的痛苦,他们面对不确定的未来,充满了焦虑和绝望。他们除了被占领、被封锁、经历内战和经济崩溃的影响,还面临死亡、破坏和流离失所的困境。就在宣布停火之后两天我走访加沙的时候,目睹了人民所遭受的种种耻辱。所见所闻深深触动了我。

  加沙和以色列南部的人民并不是唯一的受害者。自2007年11月安纳波利斯会议以来开展的政治进程也受到了影响。我们面前不仅有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和参与早期恢复与重建方面的挑战,还需要恢复和重建政治进程:巴勒斯坦人之间、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之间以及以色列和阿拉伯世界之间的政治进程。

  为期三个星期的密集交火在1月18日双方宣布单边停火后停止。由于仍然有暴力发生并且过境点继续关闭,局势仍然很脆弱。这正突出表明,如安全理事会所呼吁的那样,需要建立持久、可持续和得到全面遵守的停火。埃及令人赞赏地牵头努力促成此次停火,该国也曾经令人赞赏地处理了其他一些相关问题:全面重新开放加沙各过境点,释放巴勒斯坦犯人以交换吉拉德?沙利特下士,重新团结巴勒斯坦人。本周,埃及还采取主动,在沙姆沙伊赫举行了一次重要会议,以处理巴勒斯坦的经济需求,特别是加沙的恢复和重建需求。

  为了保持停火以及送达人民所急需的人道主义和重建援助,各项国际协议所设想的开放过境点措施仍很重要。如果我们要恢复正常的过境机制,那么以色列的合理安全关切就需要解决,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应有能力承担这些协议所赋予的责任。这也需要巴勒斯坦人民重新团结在一个恪守巴解组织原则的政府下。我已表示过,联合国将与一个由阿巴斯主席统一领导加沙和西岸的巴勒斯坦团结政府合作。我吁请巴勒斯坦各方以及所有区域和国际行为体支持巴勒斯坦和解进程。

  加沙的危机突显了过去深度的政治失败,以及实现中东各国人民公正、持久和全面和平的迫切需要。我们既需要一个致力于和平进程的统一的巴勒斯坦政府,也需要一个履行其各项承诺的以色列政府。我们既需要巴勒斯坦人像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令人赞佩地在西岸所做的那样,解决安全问题,也需要以色列人真正地冻结定居点。扩大定居点的做法是非法的、无法接受的,而且极大地削弱了整个阿拉伯世界对政治进程的信心。我敦促所有国际伙伴将这一问题作为再次开展国际和平努力的核心。

  与此同时,联合国必须在西岸以及在任何有需要的地方继续提供人道主义援助。我们在战斗停止后立即呼吁提供援助,我希望各捐助方将继续向其提供慷慨捐助,同时继续支持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预算是用于支付加沙数以千计的公职人员的薪资,并用于提供一些基本服务。我已呼吁各方确保人道主义援助能够在加沙全境不受阻碍地提供和分配,确保人道主义工作人员的安全保障,并充分遵守国际人道主义法。人道主义援助决不能受到任何阻碍或干扰。

  我们还必须确保从紧急人道主义援助及时转到初期复原和重建阶段,否则成千上万的加沙人将会陷于挣扎维生和依赖供给的模式,长期增长和稳定的前景会受到严重破坏。加沙需要恢复到正常的状态。我们必须配合正在规划其初期复原和重建重点的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并在区域行为体和国际社会中间做到目标一致。在此过程中,我们不能忘记西岸,我们必须在那里继续帮助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正在开展的改革努力。为了让普通的巴勒斯坦人看到其日常生活得到实际改善,以色列就必须立即采取措施,增强流动和促进获得土地和市场等关键资源。

  我们的目标不应仅仅是返回到12月27日以前加沙或和平进程所存在的局面。以色列与其阿拉伯邻国之间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实现充分和全面的和平。我们在力求提供急需的援助并且重建加沙的时候,还必须不懈地追求长期以来使我们联合一致但却未能实现的目标:结束始自1967年的占领,在包括东耶路撒冷在内的加沙和西岸建立同以色列和平、安全共处的巴勒斯坦国,实现以色列以及所有阿拉伯邻国之间的全面、公正和持久和平。我保证竭尽我作为联合国秘书长的所有能力,在这一至关重要的地区实现这种全面、公正和持久和平。国际社会必须承担起责任,帮助取得进展,并在必要时坚持督促取得这种进展。在加沙发生这场悲惨冲突之后,此举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紧迫。

■ 回到专栏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