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长潘基文

候任秘书长宣誓就职后在大会全体会议上的讲话

2006年12月14日,纽约

  大会主席女士、秘书长和安南夫人、安全理事会主席、经济及社会理事会主席、托管理事会主席、大会第五十六届会议主席韩升洙先生、大会各位副主席、诸位阁下、女士们先生们、亲爱的新同事们:

  我热情感谢你们的祝贺。主席女士和安南秘书长,请允许我这么说,在我琢磨我面临的责任时,你们的勉励之辞真让我受益无比!

  今天,我站在诸位面前,深深铭记我刚才的誓词:忠诚、谨慎、良心——这些词连同《宪章》一起将成为我履行秘书长职责时的座右铭。为了表示我对《宪章》的信念,今天我请秘书处开创一个新做法,我在宣誓时把左手放在《宪章》上。

  安南秘书长,因为是接替你而担任被你描述为世上最崇高的职位,我更有才疏学浅卑谦之感。沿着你备受崇敬的脚印走下去是一种荣耀。今天我要在对你的一片赞扬中加上我的声音。这些赞语局句句都是你当之无愧的。你的任期以远大的理想、崇高的愿望和大胆的倡议为主调,颇具特色。你的勇气和远见卓识鼓舞着全世界。你率领本组织渡过富有挑战的时光,又坚定地引导它迈入二十一世纪。你让联合国又与人民生活有了新的关联。在我准备发扬光大你的业绩之时,你以你的智慧毫无保留地对我点拨指导。

  由于任命过程早结束,我得以享受前所未有的特权,有两个多月做就职前的准备。我把这段时间大多用来倾听和学习,了解我那些在各国代表团、秘书处以及联合国大家庭的未来同事们。

  我亲眼目睹了整个联合国所具有的高度专业精神、敬业态度和专门技能。在了解了这一点之后,我更加期待与每天都为本组织效力,常常是在困难条件下,有时是在危险条件下开展工作的能干而勇敢的先生女士们共事。

  今天,在我们赞扬安南秘书长将毕生奉献给国际公务员事业之时,我们也要赞扬这一职业本身。这条道路既狭窄而又崎岖,而且超越国界和党派利益。有很多人路途失足,或是遇艰难而绕行。然而,在《宪章》不朽的宗旨与原则感召下,世界各地怀着各种信仰、身处各种境遇的男女青年仍然渴望踏上这足迹稀少的征程。他们的热情和理想主义精神将激发本组织的活力,今后几十年都朝气蓬勃。

  我的核心任务之一将是为时而疲惫的秘书处注入新的生命力,使之重振信心。作为秘书长,我要着眼于奖励工作人员的才能,同时最有效地利用他们的经验与专长。我要力求改善我们的人力资源管理和职业生涯发展制度,提供培训与流动机会。由于联合国承担着越来越全球化的角色,联合国的工作人员也应当具备更大的流动和多功能能力。

  与此同时,我要寻求建立最严格的道德标准。联合国的良好名声是联合国最宝贵的财富之一,但也最容易遭受伤害。《宪章》要求工作人员坚持最高标准的效率、才干及忠诚,而我要努力确保建立建立起那种标准的可靠声誉。我向诸位保证,我一定以身作则。我要以此方式提高工作人员的士气、专业精神和责任心,这样做也将有助于我们更好地为会员国服务,恢复对本组织的信任。

  同样,我们应当回顾《宪章》和1945年旧金山会议筹备委员会报告中有关会员国与秘书处关系的论述。这两份创立联合国的文件,没有一份在任何一处示意,秘书处应独立于会员国。事实上,如果没有会员国,无论是秘书处还是本组织都没有存在的意义或目的。

  会员国需要一个充满活力和有胆识的秘书处,而不是一个消极被动和规避风险的秘书处。现在应该是秘书处和会员国之间建立一种新关系的时候了。不信任和漠不关心的黑夜已持续得太久了。我们可以先从说明我们的用意着手,继而做到言必行。

  我们无法立即改变一切。但我们可以在几个领域里取得进展,为在更多的领域取得进展铺路开道。这就要求开展紧张和持续的对话。这就要求我们一起工作时有透明度、灵活性和真诚之心。而这也要求我们一开始就有一种开放的心愿。今天,我要求诸位同事和各会员国本着这种精神与我共事。你们有权以同样的要求期待我这样做。

  正如我今天宣誓说的那样,我唯一的职责是对本组织、《联合国宪章》及其192个会员国负责。每个人都要为我们的共同事业作出一点特殊的贡献,也必须听取每个人的心声。归根结底,我们所有人,秘书处和会员国概无例外,都应该对“我联合国人民”负责。如果一个组织或一位秘书长迎合一些人而无视另一些处于绝望境地的人,我们的公众是不会长期尊重或容忍的。齐心协力,我们能够而且必定会做得更好。我们各国人民和我们的未来全仰仗这一点。

  借助加强联合国的三个支柱——安全、发展和人权,我们就能为我们的子孙万代建立一个更和平、更繁荣和更公正的世界。在我们从事我们旨在实现这一目标的集体事业之时,我的首要任务将是恢复信任。我要争取成为一名协调员和桥梁建设者。而我希望,在你们——会员国和秘书处都一样——的眼中,我这秘书长是一个平易近人、辛勤工作和愿意倾听意见之人。

  我要尽一切力量确保我们的联合国能名符其实,而且真正地联合起来,我们才能不辜负世界各地如此多人对人类编年史上独一无二的这个机构寄予的希望。

■ 回到2006年秘书长讲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