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胁、挑战和改革问题高级别小组的职权范围

1. 过去这一年,集体安全的基石动摇了。对于集体应对共同问题和挑战的可能性,大家丧失了信心。在我们当前面临及今后可能面临的挑战范围和性质问题上,去年出现了深刻意见分歧。

2. 威胁、挑战和改革问题高级别小组的目的是积极分析和平与安全今后可能面临的威胁,评价集体行动可能作出的贡献,彻底评估现有的办法、工具和机制,包括联合国各主要机关。并在此基础上,提出明确、切实的措施建议。

3. 小组的任务并非就具体问题或联合国在具体领域的作用问题制订政策,而是对今后的挑战作出新的评估,并建议进行必要的改革,以期通过集体行动有效应对这些挑战。

4. 具体而言,该小组将:

(a) 审查当今的全球威胁,分析国际和平与安全今后可能面临的挑战。人们对特定会员国各自所面临的各类威胁的相对重要性问题可能仍会有不同看法,但在全球一级必须有一个应适当的平衡。还必须了解不同威胁之间的关联;

(b) 确定集体行动在应对这些挑战方面可能作出的贡献;

(c) 建议进行必要的改革以保障有效的集体行动,包括但不限于审查联合国各主要机关。

5. 小组的工作范围局限于广义的和平与安全领域。也就是说,它只应就今天直接威胁到和平与安全的其他问题和体制进行分析和提出建议,包括经济和社会方面的问题和体制。

威胁、挑战和改革问题高级别小组的组成

主席:

阿南·班雅拉春(泰国),泰国前总理

成员:

Robert Badinter(法国),法国参议员、前司法部长

João Clemente Baena Soares(巴西),美洲国家组织前秘书长

Gro Harlem Brundtland(挪威),挪威前首相,世界卫生组织前总干事

David Hannay(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联合王国前任常驻联合国代表、前任联合王国驻塞浦路斯特使

Mary Chinery-Hesse(加纳),加纳全国发展规划委员会副主席,国际劳工组织前任副总干事

Gareth Evans(澳大利亚),国际危机小组主席,澳大利亚前外交部长

Enrique Iglesias(乌拉圭),美洲开发银行行长

Amre Moussa(埃及),阿拉伯国家联盟秘书长

Satish Nambiar(印度),印度陆军前中将,联合国保卫部队前部队指挥官

Sadako Ogata(日本),前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

Yevgeny Primakov(俄罗斯联邦),俄罗斯联邦前总理

钱其琛(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前副总理、前外交部长

Nafis Sadiq(巴基斯坦),联合国人口基金前执行主任

Salim Ahmed Salim(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非洲统一组织前秘书长

Brent Scowcroft(美利坚合众国),前美国空军中将、前美国国家安全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