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段javascript只作为按钮图示效果呈现,不影响网页功能
联合国和平与安全
联合国旗
  
防止冲突 促成和平 维持和平 建设和平 强制执行 联合国和平行动 其它议题 相关链接
 
    维持和平行动部
职能和组织
主管维和行动副秘书长
    联合国维持和平行动
简介
主要任务
大会与维和
安理会与维和
问题与解答
情况与数据
特别报告
派遣情况
死亡情况
维和人员国际日
    维和行动最新情况报告
改革现状
面临挑战
应对挑战
    历史回顾
紧急部队一
紧急部队二
观察员部队
黎巴嫩观察组
驻也门观察团
驻塞浦路斯维和部队
在刚果的行动
驻多米尼加共和国特派团
在西新几内亚维持和平
目录底部

紧急部队一

  1955年,尽管联合国停战监督组织(停战监督组织)参谋长和秘书长本人作出了努力,埃及和以色列的关系却不断恶化。巴勒斯坦突击队员在埃及政府的支持下,从在加沙的基地频繁对以色列发动袭击,以色列武装部队则以日益猛烈的报复性进攻作为回答。

  在50年代初期,埃及决定限制以色列船只通过苏伊士运河和亚喀巴湾入口处的蒂朗海峡,这与安全理事会的一项决定相抵触,一直是一个引起争论和破坏稳定的问题。在紧张局势加剧中,1950年5月法国、联合王国和美国的三方宣言所谋求在中东实现的军备控制崩溃了,埃及和以色列都在进行紧张的军备竞赛,苏联和西方国家向敌对双方提供尖端的武器和装备。

  1956年7月,美国决定撤销其对尼罗河上的阿斯旺水坝工程的财政援助。加麦尔·阿卜杜勒·纳赛尔总统随即宣布苏伊士运河公司国有化,并宣布运河通行费将用来支付阿斯旺工程的费用。

  9月,法国和联合王国要求安全理事会审议“埃及政府采取片面行动废止1888年苏伊士运河公约所确认并完成之苏伊士运河国际合营制度所引起之情势”。埃及则反过来要求安理会审议“若干国家,尤其是法兰西及联台王国,对埃及采取行动,构成危害国际和平与安全并严重违反联合国宪章之行为案”。

  安理会审议过这两个项目后,通过了一项载有解决苏伊土问题要点的决议,包括自由、无阻碍地通过苏伊士运河。然而,1956年10月,以色列对埃及发动了全力进攻。

  英国和法国政府向埃及和以色列双方发出了共同最后通牒,要求它们停止战争行动,并要求埃及允许英法部队临时驻扎在沿运河地区,以便将交战双方分开,确保航行安全。以色列接受了最后通牒,它的部队距苏伊士运河还很远,但埃及拒绝了它。法国和联合王国随即对埃及的目标进行了空袭,不久后它们的部队在苏伊土运河北端靠近塞得港的地方登陆。

  10月31日,美国向安全理事会提交了一项决议草案,要求以色列立即把它的武装部队撤到确定的停战线以后。由于法国和联合王国——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投否决票,该决议草案没有通过。苏联提出的一个类似的草案也没能通过。在11月的一次紧急特别会议上,联合国大会根据美国的提案,要求立即停火、将所有部队撤到停战线以后并重新开放运河。11月4日,大会要求秘书长在48小时内向它提交“一份在征得有关国家的同意之后建立一支联合国国际紧急部队以保证和监督停战的计划”。

  大会批准了秘书长提出的所有建议,包括建立一个联合图紧急部队(紧急部队)的联台国司令部,以保证并监督停战。大会还通过了关于紧急部队的组织与活动的指导方针。大会建立了一个咨询委员会,如果必要,它可以要求大会召开会议。

  建立这支维持和平部队是一项极其复杂的任务。这个概念没有真正的先例。最近似的行动是停战监督组织,它也有维持和平的职能,但那是一个简单得多的行动,就涉及的许多组织和活动方面的问题而言,起不了多少示范作用。

  指导紧急部队和以后的所有其他维持和平部队的部署和活动的主要原则是征得驻在国政府的同意。由于这种行动不是宪章第七章中规定的强制行动,紧急部队只能在征得埃及政府同意后,才能进入埃及并进行活动。埃及表示同意,1956年11月15日运进了第一批紧急部队。

  1956年11月7/8日在格林威治平时午夜确立了大会要求的停火,除个别事件外,一般地保持了停火。

  在秘书长采取紧急步骤建立新的部队的同时,他促请法国和联合王国早日将军队撤出赛得港地区。1956年12月22日,经过两个月的谈判后,英法军队的撤离结束,紧急部队接管了赛得港地区。可是,以色列军队的撤离用的时间要长得多。

  1957年1月,以色列通知秘书长,以色列军队将撤离除沙姆沙伊赫地区以外的整个西奈沙漠,“该地区在目前确保蒂朗海峡和海湾的航行自由”。经过长期谈判,到3月8日以色列才撤离加沙地带和沙姆沙伊赫地区。

  在英法军队撤离前,紧急部队的任务是监督结束战争行动,并在就停战达成协议后帮助进行撤离工作。紧急部队到达埃及后不久,就驻扎在英法军队与埃及军队之间的一个缓冲地带。紧急部队的分队进入赛得港和福阿德港,与地方当局合作负责维持一些地区的治安。在英法军队撤离的过程中,紧急部队在公共事业和安全方面承担了基本的行政职能,并承担了对公共和私人财产的保护工作。

  英法军队撤离后,紧急部队维持停火并为以色列撤离埃及所控制的领土进行安排.它还在埃及和以色列之间安排并进行战俘交换,完成了某些调查任务,清除了西奈的布雷区并修复了被毁的道路和铁道。

  根据经埃及政府同意的安排,紧急部队的一个分队在以色列部队撤离沙姆沙伊赫后进驻该地区。在以色列部队开始撤离加沙地带时,紧急部队的分队也进入了加沙地带。

  在所有外国军队撤离埃及领土后,紧急部队的主要目标是监督埃及和以色列之间的停战,沿停战分界线和国际边界在埃及和以色列军队之间充当一支非正式的缓冲力量,以避免发生事件。

  1956年11月以后沿埃及以色列边界恢复了平静,但在中东的其他地区,特别是在以色列约旦前线和以色列叙利亚前线,紧张局势继续存在,1964年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成立后,巴勒斯坦入对以色列的袭击主要是从约旦和叙利亚领土上发动的,它成为一种经常现象,以色列部队以日益猛烈的报复来进行反击。

  1967年4月7日,在一片有争议的农田上的交火,导致叙利亚炮兵部队猛烈地炮击以色列的村庄,以色列对叙利亚的目标进行密集的空袭,这是自1956年以来最严重的冲突。这些事件使整个地区的紧张局势显著加剧。尽管秘书长呼吁采取克制的态度,停战监督组织也做出了起缓和作用的努力。

  1967年5月16日,紧急部队司令官接到埃及武装部队总司令的一项要求,安求“沿我国边界设置观察站的所有联合国部队”撤离。

  秘书长会见了紧急部队的咨询委员会成员,通知说,如果埃及政府正式要求紧急部队撤离,他将必须照办,因为该部队只有征得埃及政府的同意,才能驻扎在该国领土上,没有埃及政府的同意,就不能留在那里。他还征询了安全理事会理事国的意见。这些会见表明,对今后行动的方针有重大分歧。秘书长通知埃及,虽然他不怀疑埃及有权按自己的意愿在自己的领土上部署部队,但在紧急部队驻扎的地区部署埃及部队,对紧急部队及其在这一地区的继续存在,都会有严重影响。

  然后,秘书长向以色列政府提出了在分界线以色列一侧驻扎紧急部队以便维持缓冲地带的问题,但是以色列不愿接受。此后不久,埃及代表致函秘书长说,埃及政府决定终止紧急部队在埃及领土和加沙地带的存在。

  在5月16日至18日紧张的两天中,秘书长竭尽全力想说服埃及不要要求紧急部队撤离,并说服以色列接受该部队驻扎在边界它的一侧。但两国政府都不同意合作。秘书长本可以援引宪章第九十九条(该条允许秘书长将其认为可能威胁国际和平及安全之任何事件,提请安理会注意),将该事件提交安全理事会,但他知道,由于美国和苏联在这个问题上站在互相对立的方面,安理会不可能采取任何行动。而且,违背埃及政府的意愿让紧急部队继续留在埃及,即使是可能的,也会创造一个危险的先例,它将使可能的驻在国不敢接受今后的联合国维持和平行动。因此,紧急部队就撤出来了。

  在秘书长的一项呼吁后,以色列宣称它将采取克制态度,但是如果沿边界线恢复恐怖主义活动或不让以色列船只通过蒂朗海峡,以色列将认为是构成发动战争理由的行为。在紧急部队撤离后,秘书长立即增加了停战监督组织的观察员,以及沿停战分界线有联合国人员,他安排在5月22日访问开罗,以便就沿埃及以色列边界可能的安全安排问题与埃及政府进行讨论。不过,就在他到达开罗前,纳赛尔总统宣布封闭蒂朗海峡。6月5日,全面战争爆发了。

  秘书长在关于紧急部队的最后一份报告中指出,紧急部队作为一个维持和平行动是成功的,但代价也是很高的。在它存在期间,有89人死亡,许多人受伤。在它部署的十年半中,其总费用将近2.13亿美元。

(节选自:《联合国手册》第十版)


^ 回到顶端  
西撒特派团 科索沃特派团 联塞部队 联格观察团 联黎部队 观察员部队 印巴观察组 联海稳定团 联利特派团 联科行动 联苏特派团 联布行动 联刚特派团 停战监督组织 埃厄特派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