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裁军事务
联合国裁军事务厅
大规模毁灭性武器
  核武器
  生物武器
  化学武器
  导弹
常规武器
  小武器和轻武器
  实际裁军
  杀伤性地雷
其它裁军议题
  地区性裁军
  裁军与发展
  儿童与裁军
  恐怖主义
相关裁军条约
相关裁军网站
和平与安全
联合国主页
恐怖主义

联合国反对恐怖主义
  2001年9月11日发生在美国的恐怖攻击唤醒全世界对今后可能发生动用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恐怖行为的担忧。这些攻击事件还突出显示,为了防止非国家行为者获取、开发、贩运或使用核生化武器及其运载工具,实行裁军和不扩散更加重要。安全理事会第1540(2004)号决议特别针对这一关切事项作出规定。该决议要求各国通过和实施有效的法律,禁止任何非国家行为者,尤其是为恐怖主义目的而制造、获取、拥有、开发、运输、转移或使用核生化武器及其运载工具,并要求各国采取和实施有效措施,建立国内管制,以防止此类武器的扩散。

  反恐怖主义委员会

反恐怖主义委员会
  作为安全理事会第1373(2001)号决议所设的一个全体委员会,反恐怖主义委员会(反恐委员会)无论从其职责所涉及的范围和工作的创新性来说,都是独特的。有人将之与安全理事会设立的各制裁委员会相比,因为同这些委员会相同,反恐委员会监测各国执行安理会决议的情况。但反恐委员会职责的性质和范围及其工作方法是一种重要的创新,开创了国与国间合作的新的可能性。

  安全理事会2001年9月28日一致同意通过第1373(2001)号决议时,第一次不是针对一个国家、其领导人、国民或商品,而是针对全世界的恐怖主义行为和恐怖主义分子本身宣布制裁措施。这是安理会有史以来最广泛的决议之一,侧重确保将所有参与资助、策划、准备或从事恐怖主义行为、或参与支持恐怖主义行为的人绳之以法,并确保将这种行为定为国内法律和规章中严重的刑事犯罪,受到与之严重程度相应的惩罚。安理会要求会员国向反恐委员会提交执行决议情况的报告。反恐委员会设立了小组委员会在有关领域专家的协助下对报告进行审议,同时与提交报告的国家合作进行各次的审议。这种伙伴关系可能使委员会、联合国各机构和(或)某些其他国家提供相当多的技术援助与合作,以便利第1373(2001)号决议的执行。

  反恐委员会应处于与恐怖主义相关的联合国活动的中心,整个联合国系统都向其提供必要的援助。为使反恐委员会能够利用联合国系统现有各种资源,建立名副其实的反恐问题网络,似有必要考虑加强反恐委员会自秘书处得到的支助。

  大规模毁灭性武器、其他武器和武器技术

  对与恐怖主义有牵连的集体和个人拥有武器、双重用途和相关物资、装置和技术的数量和质量没有作过可靠的评估。但显然,只要存在武器、相关物资、装置和技术的储存,恐怖主义分子就会努力去获得。

  历史的经验表明,在多数情况下,恐怖主义分子继续利用技术要求不高、处置时没有危险的常规技术的可能性更大。当然,对那些甘冒生命危险或不惜牺牲生命发动恐怖主义攻击的恐怖主义分子和集体来说又另当别论。根据“9.11”对美国的攻击来看,极为不幸的是,蓄意利用商营飞机的民用技术作为攻击平民目标的一种武器,显然可能被用作恐怖主义的技术。自“9.11”以来,通过模仿和独出心裁地策划和发动恐怖主义攻击的可能性更大了。

  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曾指出,他认为偷窃核武器的可能性和恐怖主义分子拥有生产和引爆核炸药的手段和能力的可能性相对来说较小。蓄意搞核风险给人、财产和环境造成危害却很可能是一种选择。通过常规炸药传播核辐射材料的“肮脏炸弹”方案可包括在这种选择之内。但鉴于已经确认发生的数百起走私核材料(有些涉及小量的可制武器材料)事件,又鉴于据信拥有核武器的国家内这些材料的情况非常不清楚,确定核恐怖威胁存在着很多困难。生产化学剂和生物剂需要高度精密的科学和技术,将大量的化学剂和生物剂制成武器并加以使用被视为不可能。但尽管如此,“9.11”后不久发生的炭疽恐吓事件显示,利用化学剂和生物剂从事小规模的行动可能造成社会动乱和经济后果,同时给人类造成损失和心理上的影响。

  恐怖主义分子继续大量使用小武器、轻武器和爆炸物,广泛从事恐怖主义行为。小武器和轻武器价格相对低廉,非常耐用,而且容易携带和隐藏。如前所述,恐怖主义分子、贩毒分子和军火中间商之间的网络和密切的行动联系使得越境转移这类武器十分容易。挪移政府仓库储存和非法的生产,是这些武器非法贸易的主要来源。2001年联合国小武器和轻武器贸易各方面问题大会通过的《行动纲领》c指出,这种非法贸易助长了有组织犯罪和恐怖主义。《行动纲领》敦促各国和有关国际和区域组织“提供援助以打击与贩毒、跨国有组织犯罪和恐怖主义相勾结的小武器和轻武器非法贸易”。作为《联合国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公约》附件的《打击非法制造和贩运枪支及其零部件和弹药的补充d议定书》提供了打击《公约》所确定的“有组织犯罪集体”参与的非法贸易的工具。

  防止和解决武装冲突

  恐怖主义常常与武装冲突有关。虽然防止和解决武装冲突不应主要地被看作是打击恐怖主义的活动,但确可以通过压缩恐怖主义分子活动的空间帮助这些活动。联合国长期以来致力于防止和解决武装冲突。秘书长2001年向大会和安全理事会提交的关于防止武装冲突问题的报告(A/55/985,S/2002/574和Corr.1)中明确地将防止武装冲突列入《宪章》授权范围内的联合国活动。秘书长提出了加强联合国的能力以帮助会员国防止武装冲突和参与冲突后社会的建设和平活动的计划,这一计划包括了两类战略,即行动性预防和结构性预防。行动性预防是指发生迫在眉睫或实际的危机时采取的紧急措施,结构性预防包括消除冲突的长期性措施。

  行动性预防之所以适用是因为,任何缓解危机和防止武装冲突发展或扩大的措施都能够防止发生与这些冲突有联系的恐怖主义行为。尽管武装冲突和恐怖主义之间并不一定有直接的因果关系,但使危机得到控制并表明解决造成危机的根源取得了进展,便可能会减少受侵害社会对声称代表他们的恐怖主义集体的支持。

  在上述报告第9段中,秘书长提出了致力于结构性预防的发展援助的定义:“发展援助……有助于创造机会和提供政治、经济和社会空间,使本地行动者能够查明、开发和利用一个和平、公正和公平的社会所必需的资源”。如果这种努力能够帮助社会在法制范围内和平地解决冲突,那种可能通过恐怖主义行为流露出来的怨气就比较容易通过政治、法律和社会手段得到解决。此外,有效的结构性预防措施能够加强各国的能力,避免发生使阿富汗受到削弱并使其境内跨国恐怖主义网络得以蔓延的那种长期的武装冲突。

  政策工作组认为,预防性行动、特别是加强各国能力的措施有助于造成不利于恐怖主义的环境。反对恐怖主义的关切不应推动预防性活动。但是,对于恐怖主义猖獗的具体冲突,联合国系统在制订预防和建设和平的方案时,应注意将下文第五节所载建议提出的各项措施包括在内,这些措施能够压制恐怖主义活动的空间,加强各国对付恐怖主义威胁的能力。

(本页内容节选自 A/57/273 消除国际恐怖主义的措施

 

联合国主页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