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裁军事务
联合国裁军事务厅
大规模毁灭性武器
  核武器
  生物武器
  化学武器
  导弹
常规武器
  小武器和轻武器
  实际裁军
  杀伤性地雷
其它裁军议题
  地区性裁军
  裁军与发展
  儿童与裁军
  恐怖主义
相关裁军条约
相关裁军网站
和平与安全
联合国主页
导弹

  虽然雏形的导弹已经存在了几个世纪,但一直要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才出现了可以作为有效战争工具的现代导弹。这些导弹使人们产生了巨大的恐惧感,显示出了这些武器的可能破坏力,即使运载的只是常规炸药。

  冷战期间,导弹的种类、复杂性和性能大大提高了。设计了许多类型的导弹,以期尽可能可靠、迅速、准确地击中它们的目标。它们所要攻击的不同目标、可以利用的关键技术(包括推进、材料、制导和控制等技术)、以及运载的弹头的性质决定了导弹的多种形式。自冷战结束以来,各类导弹、尤其是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有所扩散,军事行动中继续使用装备常规弹头的各类导弹。

  现有导弹种类多样,有可随身携带、射程为几百米的手提式反装甲导弹,也有发射时重量约为100000公斤、可运载多枚核弹头、射程可超过10000公里的导弹。难以准确评估现有的导弹能力。相关信息往往是保密的,没有什么透明措施,公布的二手资料可能不完整、互相矛盾或无法核实。有时可通过飞行试验推断是否有导弹方案,但往往得不到关于所试验导弹的特点、性能和操作状况等方面数据。

  导弹是一种无人驾驶、自推进、自我独立、无法收回、制导或非制导的运载工具,用于运载武器或其他负荷。其特点有:

  • 无人驾驶:导弹是无人驾驶的运载工具,可利用自主或遥控指令为其全部航程或部分航程导航,以此减少导航人员面临的风险。与此相反,用飞机运载负荷则使机组人员面临风险。
  • 速度:大多数导弹飞行速度都很高,可短时间飞抵目标。弹道导弹速度最快,极限速度可达每秒4至7公里。
  • 突破力:无论是设计尖端亦或粗劣,鉴于其截面小、终点速度高,弹道导弹可避开空防和防空以及现有的一些反导弹防御系统。先进的弹道导弹可装备多个独立瞄准的再入运载工具和(或)末端导航装置以及假目标,这进一步增强了它们的突破能力。巡航导弹、尤其是带有地形制导装置的先进巡航导弹的突破力不依赖速度,而是凭借其低空飞行和雷达信号小的优势。由于其飞行轨迹低,巡航导弹可利用地面杂乱回波避开机载雷达,而且由于地球的曲度,它们可避开地面雷达的早期探测。
  • 精确度:导弹的精确度即为其径向偏差概率。径向概率偏差是一个圆(以目标为中心)的半径,向目标发射的所有导弹中预期有50%在该半径内着落。径向概率偏差越小,导弹便越精确。装备精密制导武器的战斗机/对地攻击机的精确度可大大高于大多数弹道导弹。
  • 防御/拦截能力:地对空导弹依靠速度和精确度拦截高空或低空飞行的飞机。有些导弹具有某种程度拦截入侵导弹的能力。
  • 部署方法:有多种导弹部署方法以配合特定用途。可在固定地点、公路或铁路机动运输竖直发射车以及潜艇上部署弹道导弹。巡航导弹等非弹道导弹和其他防空区外发射的导弹可在地面、飞机上以及水面舰艇和潜艇上部署。
  • 全天候能力:大多数飞机都依赖天气,而导弹则有所不同,许多导弹具有全天候能力,即便在发射点和目标区气象条件差的情况下也可使用。

  导弹方面人们关切的问题的多重性和多样性与导弹日益先进以及它们成为大规模毁灭性武器尤其是核武器以及作为许多常规武器的首选运载工具有关。一些人们关切的问题具有全球重要性,其他则在不同的区域框架内具有特殊意义。

  许多类型的导弹以及导弹以外的各种工具都可用来载运大规模毁灭性武器。弹道导弹的数量和射程越来越大、技术日益先进、地理分布日益扩散,这些都被视为是导弹领域安全方面最主要的问题。一些国家认为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继续存在是这方面主要的安全问题。其他国家关心的是使用巡航导弹和无人驾驶航空器来载运某些类型的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潜力。此外,一些国家越来越关心拥有导弹和大规模毁灭性武器能力的国家之间可能进行合作。人们对于故意或意外使用能够载运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导弹的关切在高度紧张的情况下变得尤为突出。

  过去和现在大部分提及导弹的条约和其他协定所关注的主要是大规模毁灭性武器,导弹只作为运载工具受到关切。与此同时,虽然已存在专门关于导弹的建立信任措施,但它们一般是双边的或区域的。建立信任措施应适当地考虑到全球的安全环境以及各区域的安全环境。对于是否需要有更多的涵盖导弹的建立信任措施和其他措施以及对于它们的作用和范围存在着不同的意见。

 

(本页内容节选自 A/57/229 秘书长的报告:导弹问题的各个方面

 


联合国主页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