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背景|文件|联合国主页
目标1:消灭极端贫穷和饥饿
 
信守承诺——千年发展目标

■ 目标1:世界卫生组织的贡献

世界卫生组织

世界卫生组织

  千年发展目标在2002年千年首脑会议上经联合国所有成员国认可,它们为减少贫困提供了雄心勃勃的目标。卫生处于千年发展目标的核心。千年发展目标的8项目标中的3项、18项具体目标中的8项以及48项指标中的18项与卫生有关(见下图)。千年发展目标未提供一份卫生目标综合清单(例如,缺乏生殖卫生、减少非传染病和艾滋病毒治疗的指标)。但是,它们是朝着实现人人享有卫生保健方向前进的重要里程碑。

  太多的低收入国家不能循着正确的进程以实现与卫生有关的千年发展目标。世界银行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根据国家报告所做的最近评估认为,以目前的进展速度,若干目标将不能在2015年之前实现,特别是儿童卫生和孕产妇死亡率。

  世界卫生大会和联合国大会关于艾滋病毒/艾滋病的特别会议已为2005年确定若干与卫生有关的目标,这些目标与千年发展目标密切相关并且在某种程度上作为进展的中期衡量标准。这些目标包括艾滋病毒、结核和疟疾的目标。世界卫生大会还确定了未作为指标列入千年发展目标但却是疾病控制重要衡量标准的其它疾病到2005年要达到的目标。其中包括脊髓灰质炎、麻风、麻疹和破伤风。2005年的卫生目标都是针对传染病的,并且分为两类:减少地方病负担,以及消灭或根除疾病。

  目标的价值

  有时限的目标对于促进协调一致行动、筹集资源和促进紧迫感是重要的。不能实现卫生目标意味着疾病的经济、社会和流行病学负担继续对社区和国家产生深刻的负面影响并可能在决策人员、捐助者和卫生工作者中间导致怀疑主义和宿命论。如果目标既具有挑战性又切实可行,并且并非在遥远的将来,那么它们往往在促进行动改变方面更为有益。

  “三五”和其它卫生目标起促进作用的影响

千年发展目标中的卫生

  鉴于在实现若干与卫生有关的千年发展目标方面的不充分进展,需要作出紧急改变以迎接采用和增加有效公共卫生干预措施以及克服获取和健康结果方面不公平等挑战。但是,从这一角度出发,千年发展目标过于遥远,不能提供目前所需的动力。其它较为最近的卫生目标提供对公众健康改变做法和增强千年发展目标力量的机会。

  在过去6个世纪中,艾滋病毒的社会和经济负担是最沉重的健康灾难。世界卫生大会确认的最近目标,即到2005年使发展中国家的300万艾滋病毒感染者获得抗逆转录病毒治疗,正在促进世界卫生组织工作方式以及更广泛说来公共卫生方面的变化。如能筹集充足资源,并且卫生系统能发展和调整以迎接这一挑战,这项目标既雄心勃勃又切实可行。实现“三五”目标至为重要,以便对全球卫生界到2015年实现千年发展目标的能力确立信心。

  加速进展的首要条件是充足的资源。人力和财力资源是卫生系统的支柱,缺乏这些资源是取得进展的主要障碍。在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卫生保健预算仍然不足,并且对穷人的财政负担极重,令人无法接受。许多熟练的工作人员正在离开公立卫生服务机构以寻求更好的职业前景。社会部门支出最高限额限制了一些卫生部的能力以调动和利用官方发展援助最近对卫生的增加额。一项实现“三五”和其它卫生目标的资源需求的实事求是评估显示了实际短期需求。

  第二个必要条件是发展卫生系统。注重于特定目标并不需要重新回到原来对疾病控制采取的纵向做法。但是,卫生方面的不充足投资和卫生部门改革程序的不适当实施可对卫生系统产生有害影响。为实现卫生目标制定计划可有助于查明卫生系统需求。

  1. 效率。迄今离2005年底还有不足5个月的时间。在卫生紧急情况以及2003年SARS流行方面的经验已证明全球社会可有效和紧急应对以消除一场卫生危机。这些重要的教训可更广泛地应用以加速朝着与卫生有关的目标取得进展以及提高公共卫生干预的效率和质量。


  2. 健康衡量和监测。对一个有效的卫生系统成功的主要衡量标准是穷人改善的健康结果。需要改进衡量手段和系统,并为管理增加利用这些衡量标准。由世界卫生组织主办,正在开发一个由国家和伙伴组织组成的卫生度量学网络,它将促进这一过程。


  3. 一体化。初级、二级和三级保健通常被认为是改善人群健康互相竞争的做法并且经常竞争资源。有人认为,将资金用于抗逆转录病毒治疗会减少对预防的投资。这种论点未认识到获得治疗如何增加利用咨询和检测服务,并因此加强预防战略。


  4. 协调。许多新的行动者正在对初级卫生保健作出贡献,其中包括非政府组织、学术机构、民间社会组织和私立部门。各国政府将继续在协调行动方面提供领导以实现卫生目标。

(更多内容请阅读《实现与卫生有关的千年发展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