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背景|文件|联合国主页
目标1:消灭极端贫穷和饥饿
 
信守承诺——千年发展目标

■ 目标1: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的贡献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

艾滋病规划署

  贫穷与艾滋病毒/艾滋病相互关连。贫穷是导致使人们较易感染艾滋病毒的行为的一项重要因素,贫穷加剧艾滋病毒/艾滋病的影响。艾滋病毒/艾滋病经历可能较易使穷人更加贫穷,也可能使一些本来不穷的人陷于贫穷。

  在2004年年终以前估计约有3900万艾滋病毒/艾滋病感染者,比2002年的3700万名有所增加。在艾滋病毒感染者中,2500万居住在撒哈拉以南非洲、710万在南亚和东南亚、200多万居住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因此,艾滋病毒感染者中有64%居住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而该地区的人口只占世界人口的11%。在非洲,受影响最严重的是东非和南部非洲。东非的感染率似乎趋于稳定或有所下降,但是南部非洲成年人的艾滋病毒流行率剧增,赶上东非。撒哈拉以南非洲许多国家,如加蓬、几内亚、利比里亚、马达加斯加和斯威士兰等的感染率仍在上升。中国、印度尼西亚和越南的艾滋病毒感染率急剧增加。在东欧和中亚国家,注射毒品的使用使得流行病迅速蔓延。

  鉴于艾滋病毒/艾滋病对国家社会经济发展各个方面所产生的影响,将艾滋病毒/艾滋病问题纳入发展规划的主流是一项关键性的战略。千年发展目标和2001年的《关于艾滋病毒/艾滋病问题的承诺宣言》都要求消除贫穷。但是到2004年,所调查的非洲国家中只有56%由国家艾滋病委员会参与拟订减贫战略。

  越来越多的国家将艾滋病毒/艾滋病问题纳入国家多部门战略计划。到2002年年底,102个国家拟订了国家艾滋病毒/艾滋病战略计划。许多其他国家不再纯粹从医疗的观点看待艾滋病毒/艾滋病问题而将其视为需要所有部门参与的一个较大的发展问题。但是一些国家朝向制订多部门艾滋病战略取得的进展很慢。此外,许多国家卫生部和国家艾滋病理事会的职责就各自的权限而言没有明确界定,从而引起混淆和分歧)。

  鉴于多个行为者在处理艾滋病毒/艾滋病蔓延的问题,一般都认识到设立国家机构协调政策制订和方案执行工作的重要性。起初这些机构往往是卫生部,其权力有限,任务也很不明确。最近的发展情况是设立专门负责协调国家艾滋病毒/艾滋病方案的政府机构。这些协调机构往往设在国家元首办公室内,从而较可能受到较大的注意。但是由于资源分配不足或不当,协调机构数目的增加并不见得能够转化为协调一致的有效行动。

  各国政府日益认识到,唯有在民间社会、艾滋病毒/艾滋病感染者、社区团体、非政府组织和私营部门积极合作的情况下,才可能有效地遏制艾滋病的蔓延。尽管非政府组织和社区团体的经费来源往往很不可靠,但是它们在许多国家,特别是发展中世界,对付艾滋病的工作中发挥重大的作用。在许多国家,非政府组织向艾滋病毒/艾滋病患者提供基本的预防、教育和护理服务,有些非政府组织还提供政府无法或不愿提供的服务。非政府组织也在较发达区域发挥关键作用。工作场所艾滋病方案的数目日渐增加,但是对商业公司进行全球性调查的结果表明,即使在预期艾滋病会对企业造成严重问题的情况下,公司也不特别积极地去应付这种流行病。

  概括地说,如今几乎所有国家都认识到艾滋病毒/艾滋病是一个重大的问题。尤其是发展中国家,更面临困难的选择,需要在预防、治疗和护理之间取得平衡,三者对于综合性地处理艾滋病问题都是不可或缺的。有关政策和方案日渐将艾滋病毒/艾滋病作为一种需要采取多层面的国家对策,特别是扶贫对策,的发展方面的挑战。

(节选自:E/CN.9/2005/3《世界人口监测,注重人口、发展与艾滋病毒/艾滋病,尤其强调贫穷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