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背景|文件|联合国主页
目标1:消灭极端贫穷和饥饿
 
信守承诺——千年发展目标

■ 目标1:联合国人权高专办的贡献

联合国人权高专办

联合国人权高专办

  在一个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富裕的世界上,每年仍有数百万弱小的儿童饿死,这实在骇人听闻。文明的世界不会让一个儿童饿死,也不会让一个儿童由于长期慢性营养不足而造成身体和智力发育不良。然而,类似的事情仍然每天都在发生。每天都有17000多名五岁以下的儿童死于与饥饿有关的疾病。到今年底,又会有500多万幼儿因为与饥饿有关的疾病而死亡。每天都有数以亿计的儿童得不到足够的食物维持正常的生活,造成他们身体和智力出现残疾。这已经不仅仅是不道德的问题了,按照国际人权法的规定,这已经属于非法的行为,已经侵犯了食物权、健康权乃至生命权。

  人人都有权活得有尊严,并免于饥饿。食物权和免于饥饿权是受国际人权法和人道主义法保护的人权。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委员会第12号一般性意见(1999年)对此所作的权威性界定如下:“当每个男子、妇女、儿童,单独或同他人一道在任何时候都具备取得足够食物的实际和经济条件或获取食物的手段时,取得足够食物的权利就实现了”。食物权的定义概述如下:

  食物权是消费者有权根据自己的文化传统经常、长期和无限制地直接获得或以金融手段购买适当质量和足够数量的食物,确保能够在身体和精神方面单独和集体地过上符合需要和免于恐惧的有尊严的生活。

  饥饿并不是无法避免的。我们生活的世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富裕,完全有能力根除饥饿。据粮农组织统计,地球出产的食物可以足够供120亿人(两倍全球现有人口)每人每天消耗2100千卡。对于如何根除饥饿,其实不存在任何秘密,只需要有挑战这个使穷人更穷富人更富的世界上现行的政策、不平等和腐败现象的政治决心。解决饥饿问题,我们需要采用政治的办法,而不是复杂的技术办法。代价昂贵的新技术,如经过基因改良的种子,根除不了饥饿。大多数人之所以饥饿,是因为他们根本就得不到可以用来购买或生产食物的资源。经过基因改良的种子如果要对减少饥饿现象产生影响的话,就必须免费提供,否则,它们可能会进一步促使资源向少数人集中,从而起到相反的增加饥饿现象的作用。现在确实有必要对世界上越来越扩大的不平等现象提出挑战。不平等现象的扩大只能带来更多的贫困,因为经济增长的好处都流进了富人的腰包。但我们都应该关注穷国和穷人的贫穷和边缘化的问题,这样我们的世界才会保持稳定。正如世界著名的巴西经济学家和粮农组织理事会前主席Josué de Castro 50年前以隐喻的手法写到的那样:

  “在巴西,由于饥饿问题的存在,没有人能够入眠。一半人由于饥饿而无法入眠,而另一半人则由于害怕饥饿的人而无法入眠”。

  在今天的巴西,巴西第一个来自农民家庭的总统卢拉·伊格纳西奥·达席尔瓦正在千方百计地以他的“零饥饿”倡议与巴西境内和世界各地的饥饿和不平等现象作斗争。做出这样的努力绝对十分必要。但与在“反恐怖战争”上所花费的数以十亿计的美元相比,对国际“反饥饿联盟”所作的努力和所花费的资源显得十分可怜。由于资金被转用于加强国家安全和反恐斗争,为发展和饥荒救济提供的援助的数额正在下降。然而,反恐斗争应该包括为减少饥饿、贫穷和不平等所作的努力。正如西班牙首相何塞·路易斯·罗德里格斯·萨帕特罗2004年9月21日在联合国的讲演中在谈到恐怖主义的罪恶时所说的那样:“邪恶的种子如果落在正义、福祉、自由和希望的岩石上,就无法生根;但如果它是落在不公、贫困、羞辱和绝望的土壤中,它就会生根”。

  由于发展援助下降,可以用来减少苦难的资金越来越少。例如,在埃塞俄比亚,2004年2月26日的《埃塞俄比亚先驱报》报道,世界粮食计划署正在减少生活在埃塞俄比亚难民营中来自苏丹、厄立特里亚和索马里的126000名难民的每日口粮。由于缺乏资金,粮食计划署减少每日口粮30%,每人每天减少到1500千卡,大大低于每人2100千卡的国际最低标准。由于援助款被转用于反恐战争,这样做会使难民营的死亡率变得更高。这是无法令人接受的。

  然而,根除饥饿和贫困却不仅仅是寻找资金的问题,它还是一个挑战允许侵犯人权的现象发生的结构性的不公正和力量不平衡的问题,也是一个挑战经济上的不平等现象和采取有原则的公平办法对待全球经济贸易的问题。许多国家的政府采取的许多政策和行动都对生活在其他国家的人民的食物权产生了不利的影响。例如,在国际贸易领域,农业是南方国家农民唯一的比较优势,但北方国家却对农业实行补贴,并以低于生产成本的价格出售产品,迫使南方国家数以百万计的农民抛弃了农业生产。还可以举出更多比较明显的例子,如一个国家实施不正当的禁运,对生活在另一国家数以百万计的人的生活产生影响。

(节选自:E/CN.4/2005/47《食物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