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g statementnews centrepressr eleaseun home

导言:2005年的历史性机遇

2005年9月,世界各国领导人将聚首纽约首脑会议,审查自2000年全体会员国通过《联合国千年宣言》以来的进展情况。秘书长的报告提出了一项拟议议程,供首脑会议审议并采取行动。只要我们拿出必要的政治意愿,这些决策和改革是可以实施的。

《千年宣言》通过以来的许多情况,要求我们就重大挑战和优先事项达成新共识,并将其转化为集体行动。我们的指明灯必须是世界各国人民的需要和期望。全世界必须同时推进发展、安全和人权事业,否则其中任何一项事业都不会成功。没有发展,人类就无法享有安全;没有安全,人类就无法享有发展;不尊重人权,我们既不能享有安全,也不能享有发展。

在一个威胁与机遇交织的世界上,有效对付这一切威胁和挑战,符合每个国家自身的利益。因此,惟有各国间广泛、深入、持续的全面合作,才能推进大自由事业。世界需要强大和有能力的国家,需要与民间社会和私营部门有效合作,需要有灵活、有效的区域和全球政府间机构动员和协调集体行动。我们必须以崭新的思维和前所未有的胆略和速度,重新塑造联合国。

一. 免于匮乏的自由

过去25年来,极端贫穷减少幅度之大,前所未见。但与此同时,几十个国家却更为贫穷,十多亿人每天依靠不足一美元维持生计。每年有300万人死于艾滋病毒/艾滋病,有1 100万儿童在5岁之前夭折。

我们是掌握资源和技术,有能力使人人实现发展权并使全人类免于匮乏的第一代人。我们有了对发展的共同远见。到2015年,使极端贫穷的人口减半,使所有儿童都能上小学,使艾滋病毒/艾滋病等传染病的蔓延得到遏止,这些内容广泛的千年发展目标已经为捐助者、发展中国家、民间社会和主要发展机构所接受,是衡量更广泛进展的全球公认的基准。

到2005年,千年发展目标是可以实现的,唯一的前提是各方都必须打破常规,从现在起就加快行动,并扩大行动范围。

2005年,必须完全建立“全球发展伙伴关系”��这是2002年在墨西哥蒙特雷举行的发展筹资问题国际会议和在南非约翰内斯堡举行的可持续发展问题世界首脑会议重申的一项千年发展目标。这一伙伴关系的基础是相互承担责任和接受问责��发展中国家都必须加强施政,打击腐败,推动私营部门为龙头的增长和最大程度地用国内资源实施国家发展战略,而发达国家则必须增加发展援助,发起注重发展的新的贸易回合,并扩大和深化减债幅度。

以下是2005年的优先行动领域:

· 国家战略:每个极端贫穷的发展中国家都应至迟于2006年制订并开始执行足够果敢的国家发展战略,以便实现千年发展目标中的2015年具体目标。每项战略都必须考虑到七大“类”公共投资和政策:两性平等、环境、农村发展、城市发展、保健系统、教育及科学、技术和创新。

· 发展筹资:今后数年,全球发展援助必须增加一倍以上。捐助国无须作出新的认捐,只须兑现已认捐的款项。发达国家,凡尚未就至迟于2015年达到将国民总收入的0.7%用作官方发展援助的指标制定时间表的,都应制定此种时间表,至迟于2006年开始大幅增加援助,到2009年达到0.5%。增加的援助,应通过启动国际融资机制,采取投入前置办法。长期而言,应当考虑其他新的发展筹资来源。全球防治艾滋病毒/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基金的资金必须全部到位,必须为防治艾滋病毒/艾滋病扩大综合战略提供资源。为补充上述步骤,应立即采取行动,支助一系列“速赢”办法,即费用不高但能带来可观短期效益并拯救千百万人性命的高效倡议,如免费发放防疟疾蚊帐。

· 贸易:多边贸易谈判多哈回合应当履行其注重发展的承诺,并至迟于2006年完成。作为第一步,会员国应当对最不发达国家的所有出口提供免关税、无配额的市场准入。

· 债务减免:应当把持续承受债务能力重新定义为:一个国家的债务,应无碍它实现千年发展目标,并且到2015年,负债率没有上升。

还需要采取新的行动,确保环境可持续性。必须利用科学进步和技术创新,发展减缓气候变化的手段。必须制定各大污染排放者及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广泛参与的、更具包容性的国际框架,以便在《京都议定书》2012年期满后稳定温室气体排放量。还必须在荒漠化和生物多样性问题上采取具体步骤。

需采取全球行动的其他优先事项,包括加强传染病的监视与监测机制,建立全球自然灾害预警系统,支持科技促进发展,支持区域基础设施和机构,改革国际金融机构,以及为管理移徙问题进行更有效的合作,以增进各方的利益。

二. 免于恐惧的自由

发展领域的进展因执行不力而受阻,而在安全领域,尽管许多国家感到面临更大的威胁,却连基本的共识都未能达成,执行工作即使得以进行,也往往存在争议。

秘书长完全赞同集体安全概念的远景构想。在21世纪,对和平与安全的威胁,不仅包括国际战争和冲突,也包括恐怖主义、大规模毁灭性武器、有组织犯罪和国内暴力。这些威胁还包括贫穷、致命传染病和环境退化,因为此类威胁也可以造成同样的灾难性后果。所有这些威胁都可能会大规模地导致死亡或缩短寿命,也可能会削弱国家作为国际体系基本单位的地位。

今天,要有集体安全,就必须承认,世界每个地区眼里的最紧迫威胁,实际上也是对所有地区最紧迫的威胁。这并非是理论问题,而是迫在眉睫的实际问题。

必须就下列若干关键政策和机构优先项目采取行动,使联合国成为预防冲突的有效工具,而这始终是联合国存在的意义:

· 预防灾难性恐怖主义:各国必须致力于以下列五大支柱为基础的的全面反恐战略:劝阻人们不要诉诸恐怖主义或支持恐怖主义;切断恐怖分子获得资金和材料的来源;阻止国家资助恐怖主义;发展击败恐怖主义的国家能力;捍卫人权。各国应根据明确商定的定义缔结一项关于恐怖主义的全面公约。各国还应尽速完成制止核恐怖主义行为的国际公约。

· 核生化武器:必须在裁军和不扩散两方面取得进展。在裁军方面,核武器国家必须进一步削减其拥有的非战略性核武器库,努力达成以不可逆转方式拆除核武器的军备控制协定,并重申对消极安全保证的承诺,维持暂停核试爆。在不扩散方面,必须普遍采纳示范附加议定书,以此加强国际原子能机构(原子能机构)的核查权力,各国应承诺完成、签署和实施一项裂变材料禁产条约。

· 减少战争的爆发和战事的频仍:目前,摆脱暴力冲突的国家,有半数在五年内再度陷入冲突。会员国应建立政府间建设和平委员会,并在联合国秘书处内设立建设和平支助厅,以便联合国系统更好地应付帮助国家成功完成从战争过渡到和平的挑战。会员国还应采取步骤,提高运用调解、制裁与维和等工具的集体能力(包括就维持和平特遣队成员对未成年人和其他易受害的人进行性剥削问题实行“零容忍”政策,以符合秘书长颁布的政策)。

· 使用武力:安全理事会应通过一项决议,阐明在作出有关使用武力的决定时适用的原则,并表明在决定是否核可或授权使用武力时以这些原则为指导的意图。

其他需全球采取行动的优先事项包括更加有效地合作打击有组织犯罪、防止小武器和轻武器非法贸易以及消除地雷祸害,此种祸害继续在世界近半数国家杀伤无辜,阻碍发展。

三. 尊严生活的自由

会员国在《千年宣言》中表示,将不遗余力地促进民主,加强法治,并尊重国际公认的所有人权和基本自由。过去六十多年,以条约为基础的规范性框架已得到极大的推动,成果令人赞叹。

但这些宣言如不付诸实施,就是一纸空文。没有行动,承诺就毫无意义。对面临战争罪的人来说,日内瓦四公约的规定,如果得不到执行,就不能带来任何安慰。对遭受虐待的囚犯来说,各项禁止酷刑条约只能令人寒心,如果国际人权机构使责任人可以在位高权重的朋友背后藏匿,情况就更是如此。尽管签署了和平协定,但深受战争之苦的人民,如果在建立法治政府方面看不到具体进展,就会绝望。对于从未选举过统治者的人以及看不到丝毫改善迹象的人来说,加强民主的庄严承诺无非是空话。

因此,必须加强过去六十多年已得到极大推动的规范性框架。更加重要的是,必须采取具体步骤,减少有选择适用、任意执行、以及破坏规定却不承担后果的现象。世界必须从立法时代迈入执法时代。

需要在下列优先领域采取行动:

· 法治:国际社会必须承担起“保护责任”,并将此作为对灭绝种族罪、族裔清洗和危害人类罪采取集体行动的基础。应批准并实施与保护平民有关的所有条约。应采取步骤加强同国际刑事法院及审理战争罪的其他国际法庭和混合法庭的合作,并加强国际法院。秘书长还打算提高秘书处的能力,以协助各国努力在冲突中和冲突后社会重建法治。

· 人权:应提供更多的资源和工作人员,加强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该办事处也应在安全理事会以及拟设的建设和平委员会的审议活动中扮演更积极的角色。也应使联合国系统的人权条约机构更加有效,更具应对能力。

· 民主:应在联合国设立民主基金,以便向设法建立或加强民主体制的国家提供援助。

四. 加强联合国

尽管宗旨应当坚定而一贯,但做法和体制必须与时俱进。如联合国要成为各会员国和全世界人民的有益工具,并应对前三部分阐明的各种挑战,就必须充分适应21世纪的需要和情况。

自1997年以来,在改革联合国内部结构和文化方面已经取得巨大成就。但无论是行政部门,即秘书处和整个联合国系统,还是联合国各政府间机构,均需要进行更多的变革:

· 大会:大会应采取果敢措施精简议程,加快审议过程。大会应集中讨论当前的重大实质性问题,建立与民间社会进行全面系统合作的机制。

· 安全理事会:安全理事会应基本反映当今世界力量的现实。秘书长支持高级别小组报告提出的改革原则,敦促会员国审议该报告提出的两种选择(方案A和方案B),或以这两个方案为基础就成员数目和均衡问题提出的其他任何可行提案。会员国应商定在2005年9月举行峰会之前就这一重要问题作出决定。

· 经济及社会理事会:经济及社会理事会应进行改革,使其能有效评估联合国发展议程取得的进展,成为高级别发展合作论坛,并为整个联合国系统各政府间机构在经济和社会领域的工作提供指导。

· 拟议的人权理事会:人权委员会的信誉和专业精神日益低落,必须进行重大改革。应以规模较小的常设人权理事会加以取代,作为联合国的一个主要机构或大会的附属机构,其成员直接由大会出席并参加表决的会员三分之二多数选举产生。

· 秘书处:秘书长应采取步骤调整秘书处结构,以符合本报告概述的优先事项,并将设立一个内阁式决策机构。秘书长请会员国授予他权力和资源,以便执行一次工作人员有偿离职方案,补充新血并调整工作人员,以满足现实需要,合作全面审查预算和人力资源规则,授权对内部监督事务厅进行全面审查,以加强该厅的独立性和权力。

其他优先事项:包括改善全系统的协调性,加强驻地协调员的作用,为人道主义应急系统作出更有效的待命安排,并确保更好地保护国内流离失所者。应更多地支持区域组织,尤其是非洲联盟。应修订《宪章》,废除都已过时的“敌国”条款、托管理事会和军事参谋团

结论:机遇和挑战

如今前景莫测。是眼看着冲突扩大、不平等加深、法治受到破坏,还是借此时机,更新我们实现和平、繁荣和人权的共同体制。何去何从,应当由国际社会来决断。采取行动,此其时也。本报告附件列出供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审议的若干具体事项。这些事项是可行的,并非无法做到。从讲求实效开始,我们的世界也许会朝着我们憧憬的方向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