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和武装冲突中保护平民 联合国主页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

安理会文件 
秘书长特别
代表的报告
儿童与武装冲突
相关公约
联合国维和行动
联合国与人权
联合国和武装冲突中保护平民情况简介

保护平民(威胁、挑战和改革问题高级别小组的报告)


尽管过去50年来通过了关于国际人道主义和人权法的各种公约,但我们没有一天不面对武装冲突局势中无助平民遭到恫吓、暴虐、折磨和杀害的铁证。如今的战争中,平民战争受害者的比例急剧上升,估计高达75%,有时甚至更多。虽然军队统计其伤亡人数,但却没有机构受权统计被杀害的平民。正如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所说,“今天暴力冲突的受害者不仅姓氏不明,而且简直就不计其数”。

尽管过去50年来通过了关于国际人道主义和人权法的各种公约,但我们没有一天不面对武装冲突局势中无助平民遭到恫吓、暴虐、折磨和杀害的铁证。如今的战争中,平民战争受害者的比例急剧上升,估计高达75%,有时甚至更多。虽然军队统计其伤亡人数,但却没有机构受权统计被杀害的平民。正如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所说,“今天暴力冲突的受害者不仅姓氏不明,而且简直就不计其数”。

攻击平民: 在当今的许多武装冲突中,平民伤亡和民用基础设施毁坏不仅是战争的副产品,而且是蓄意针对非战斗人员的后果。在许多冲突中,敌对方把目标对准平民,以便赶走或消灭一部分民众,或加速军事投降。平民和战斗人员之间的界线常常模糊不清。战斗人员经常居住或躲避在村庄里,有时将无辜的平民,甚至儿童,当作人盾。

被迫流离失所: 今天,有3千多万流离失所的人,其中80%是妇女和儿童。国内流离失所的妇女肩负着沉重的负担,她们往往是单户主,独自担负着照顾子女的责任。由于常常遭受蓄意暴行且得不到充分的人身保护,流离失所的人被迫逃亡,舍弃财产、家园和亲人。仅举两个这样的地方为例。南斯拉夫联盟共和国科索沃的大量人口流离失所,还有几十万安哥拉人因再次爆发的内战而流离失所。

战斗人员和武装分子在难民营和国内流离失所者营内与平民混居:营地尽管可供临时避难,但并不总能保护平民。如果不能维持营区纯粹民用和人道主义的性质,则意味着平民可能与战斗人员或其他武装分子相伴而居。救济用品可能会转入无资格享受国际保护或援助的交战各派成员手中。

武装冲突中的儿童:有三十余万18岁以下的儿童在进行中的冲突中充当政府武装部队或敌对武装集团的士兵,受到无情剥削。儿童还被征募为性奴隶和战争支持者。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估计,过去十年中,约有200万儿童直接死于武装冲突,而受重伤或终身残疾的为这一数字的三倍。还有更多的儿童死于营养不良和疾病。1996年,秘书长的专家格拉萨·马谢尔在关于武装冲突对儿童影响的报告中,鉴于儿童作为战争罪行的受害者和施害者在过去和现在所处的悲惨境地,呼吁国际注意,有越来越多的冲突在使平民卷入其中并使他们受到不利影响。

妇女面临的特殊问题:联合国秘书长在2002年10月向安全理事会递交的关于妇女、和平与安全的报告中说,妇女和女童是武装冲突的主要受害者。冲突期间,社会结构崩溃,家庭瓦解,妇女和女童因此往往特别容易受到各种形式的暴力,尤其是性暴力和性剥削,包括折磨、强奸、轮奸、被迫怀孕、性奴役、被迫卖淫和被贩卖。强奸是性暴力和针对性别的暴力的中心内容,是现代武装冲突中蓄意使用的武器。

建立“保护文化”

这一严酷情况使联合国、国际红十字会委员会、区域组织和许多其他国际机构越来越关注保护武装冲突中的平民。

近年来,安全理事会长时间地辩论武装冲突中保护平民的问题,武装冲突中的儿童保护问题以及有关妇女、和平、安全和防止武装冲突的事项。安理会在多次辩论中反来复去的话是,如今平民已成了战争的主要受害者,尤其在国内的武装冲突中。

1998年,安全理事会就儿童和武装冲突的主题举行公开辩论,并发表了有历史意义的主席声明。之后,安全理事会作出三项重大决议:第1261(1999)号第1324(2000)号和第1379(2001)号决议。最近的另一个新进展是安全理事会主席2001年12月对儿童基金会执行局所作的发言。在那次发言中,安理会当任主席提到在西非受武装冲突影响的儿童的状况,并强调这是安全理事会和儿童基金会进行合作的理想事例,提议建立一个联合机制,实现这一合作。

1999年,安全理事会就武装冲突中的平民问题举行为期两天的辩论。当时安理会面前有秘书长的报告,其中描述了全世界数百万平民在武装冲突情况下面临的严峻现实:人们陷于战争之中,急需援助和保护。因此,秘书长向安全理事会建议了一条明确的行动方针,迫使冲突各方更好地保护平民百姓,尊重获国际法保障的平民的权利。辩论结束时,安理会一致通过第1265(1999)号决议,决定立即建立机制,进一步审查报告中的建议,并考虑在2000年4月前采取适当的步骤。

2000年9月,联合国全体会员国在《联合国千年宣言》中决心依照国际人道法,扩大和加强保护处于复杂紧急状态下的平民。

2000年10月,安全理事会通过了历史性的关于妇女、和平与安全的第1325(2000)号决议。该决议对平民,特别是妇女和儿童,构成受武装冲突不利影响人口的绝大多数表示关切。除其他措施外,决议呼吁武装冲突各方充分尊重适用于妇女和女孩的权利与保护的国际法,尤其在她们身为平民的情况下。

2001年,秘书长在向安全理事会提交的关于武装冲突中保护平民的第二份报告中,呼吁建立一种“保护文化”。在这种文化中,政府将负起责任,武装团体将尊重公认的国际人道主义法规则,私营部门将注意它涉足冲突地区所产生的影响,会员国和国际组织将表现出必要决心,在危机面前确保果断迅速行动。

安全理事会主席在2002年3月15日的声明中,重申关切平民在武装冲突中承受的苦难,认识到这种情况对持久和平、科技与发展所造成的影响,强调必须采取旨在预防冲突和解决冲突的措施。同日,安全理事会通过了主席声明附件中的备忘录,以便于审议有关保护平民的问题。备忘录还提请注意必须满足儿童对援助和保护的具体需要,包括防止违反国际法招募儿童兵、促成流离失所儿童与家人团聚、向易受剥削和虐待的儿童难民和流离失所的儿童提供可靠渠道。该备忘录是安全理事会和联合国秘书处相互协商的结果,综合了联合国内众多机构的经验,包括机构间常设委员会的经验。

秘书长在2002年人权日时说,“上世纪最重要的遗产之一是制定了众多的国际法--人道主义法、难民法、刑法和人权法。倘若正确理解和切实执行所有这些法律,便可保护每个人免受不公正、专横待遇和对基本安全的侵犯。”在这方面,《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于2002年7月1日生效,从此结束了灭绝种族罪、战争罪和危害人类罪不受惩罚的时代。诸如强奸、性奴役、强迫卖淫、被迫怀孕、被迫绝育和其他形式的性暴力行为首次被定义为战争罪行和危害人类罪。

目前保护平民的行动

新任命的人权高级专员塞尔希奥·比埃拉·德梅洛在2002年11月向大会第三委员会讲话时说,“我常感到关切的是,空间距离使我们不再尖锐地感受到冲突对那些身陷其中的人所造成的极为可怕的破坏性影响。我们绝不能让这种事发生。屠杀、破坏、野蛮、强奸、流离失所、恐惧、饥饿和心理创伤:它们构成冲突车队,一旦开动就很难停止……如果我们要向前迈进,各国和各武装集团就必须在所有情况下都彻底摒弃疏忽、不顾一切或蓄意地针对无辜平民的行为。”

秘书长在 2002年12月10日人权日就武装冲突中保护平民的问题向安全理事会讲话。安理会面前有秘书长的报告(S/2002/1300)。国际社会继续提醒各国及其政府,保护平民的首要责任在它们身上,国际努力只能补充政府自己在这方面的努力。正如人权高级专员在2002年人权日的文告中所说的,“我们还有许多事要做。我们必须再度迫切寻求能在受冲突蹂躏的地区真正促进和保护人权的途径。让我们采取全面的战略,最重要的是着重确保首先防止冲突,同时寻求保护受到各方夹攻的平民,帮助实现和平,并帮助在尊重人权的牢固基础上重建饱经战火蹂躏的社会。”


关于联合国人权问题工作的最新情况,请访问:>> 人权高级专员办公室网站

>> 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厅网站(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