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丹政府

  苏丹政府一贯非常关心与联合国建立建设性的合作和客观的对话,以确保和平与稳定,因为苏丹自从成为本组织的成员以来一直积极和不懈地参与本组织的活动。它在它作为其直接成员的各组织中,包括在非洲联盟(非盟)、阿拉伯国家联盟和伊斯兰会议组织中起了一种公认的作用。因此,它也对本组织有一些责任与承诺。

  显然,苏丹目前是规模最大的联合国维持和平特派团之一的所在国。这个特派团是在《全面和平协定》的范围内在双方之间达成的一个协定的基础上部署在苏丹的。苏丹政府是该《协定》的第一当事方。因此,与联合国的对话和交往受《宪章》原则和尊重主权原则的指导。当时,安全理事会不需要举行这种不断的会议。然而,安理会处理达尔富尔局势的做法却与过去处理问题的方法不同。它在这个问题上的做法的特点是缺乏平衡与公正以及缺乏可信的标准。在这方面有很多例证,我们可以举出以下几个。

  第一,所有安理会成员都充分认识到最新的几轮阿布贾和平谈判面临的巨大障碍。没有人能否认苏丹政府的认真态度或灵活性。苏丹政府致力于谈判的成功和协定的实现。安理会也认识到,苏丹政府代表团往往在各武装运动反复抵制那些会议时继续留在谈判桌旁。此外,没有人能够无视苏丹政府所做的让步。没有它的让步,这个协定根本不可能达成。然而,安理会的第一个主席声明没有对政府的作用表示任何赞扬,甚至没有发出一个强有力的信息,对没有签署《协定》的各方发出警告。

  第二,在《达尔富尔和平协议》生效之前,有人发出部署国际部队的呼吁,而《协议》中没有规定这一点。安全理事会和非洲联盟和平与安全理事会发表了两个声明,表示支持该《协议》。它们在声明中呼吁没有签署《协议》的各方签署《协议》。它们还威胁对那些试图破坏《协议》的人实行制裁。

  《协议》签署后不久,拒绝该协议的人宣布组成所谓的民族拯救阵线,以骗人的手段袭击了科尔多凡区北部的Hamrat-es-Sheikh镇,并公开宣称其目标是使《达尔富尔和平协议》流产。鉴于我们以往一直相信安全理事会很想保护并实施《协议》,最重要的是想维护其自身信誉并实施决议——尤其是规定对所有阻碍实施《和平协议》的人实行制裁的第1591(2005)号决议——我们向安理会提交了有文件证明的申诉,其中列有肇事者的名单。我们也已将一份副本提交该决议所设制裁委员会的主席。但接下来的情况呢?在我们提出申诉后两个月,安理会丝毫未就其表明立场。

  第三,7月份在非洲联盟班珠尔首脑会议之际,共和国总统会见了联合国秘书长。他们商定了实施《达尔富尔和平协议》的计划。苏丹政府提出了根据《协议》处理达尔富尔局势的全面和详细计划。该计划包含了涵盖各种政治、安全、人道主义和社会方面的非常清楚明确而准确的指导方针。我们将该计划提交给了安全理事会,本希望这份计划能够被视作并确认为一种在考虑到所有要求的情况下明智而周全地处理达尔富尔局势的真诚国家努力。

  但结果呢?安全理事会甚至尚未考虑举行会议来审查我们的行动计划,它明明知道安理会一些成员要求举行会议讨论该计划。

  第四,苏丹政府再次受邀参加9月8日的高级别会议。它承诺参加该会议,但它提出了一项正式要求,请求安理会推迟举行会议,确保在会议举行之前不采取任何措施,以确保苏丹政府能够派高级别代表参加会议,因为它很希望能满足同安理会就这个问题进行认真对话的所有要求。然而,令它吃惊的是,安全理事会无视它的要求,甚至拒绝倾听我们的声音,反而按计划举行会议,通过了第1706(2006)号决议。

  8月28日举行的关于苏丹问题的公开会议在苏丹未出席的情况下,讨论了第1706(2006)号决议的草案,在该会议上,一些方面作了某些评论,并作出了错误结论,而这些则构成了决议的依据。我想就这一情况作一评论。

  一些人说,苏丹拒绝参加会议。情况并非如此。苏丹进行了高级别接触,共和国总统和秘书长进行了接触。其间,苏丹要求推迟举行会议,以便我们能够进一步为会议作准备,并与出席会议的三个区域组织进行协商。秘书长承诺将这一要求转达给安理会主席。

  其后我们还致函安理会主席,要求推迟举行会议,以使我们能够积极而富有成效地参加会议,但不幸的是,我们的要求没有得到批准。我们认为,如果安理会当时同意推迟会议,它就不会通过该决议,因为该决议是以错误的结论为依据的。我们本希望在通过决议之前举行会议。

  第二,在会议期间,有人说,《达尔富尔和平协议》到了崩溃的边缘,然而却无人问为什么如此。一些人提到达尔富尔日益加剧的暴力、人道主义组织成为攻击目标的情况和针对非洲联盟部队的侵犯行为。然而,没有人提到这些攻击的肇事者。此外,民族拯救阵线的犯罪行为没有受到谴责。现在,在政府行使合法的自卫权利的时候,一些人谈到“军事局势的升级”,并且说,达尔富尔冲突不会以军事手段来解决。在苏丹政府遭受攻击的时候,怎么没有这样的声音?所作的是什么样的判决?不愿谴责此类侵略行径的做法鼓励侵略者继续实施攻击,而这些攻击不仅是针对政府,而且也针对签署了《协议》的米尼米纳维派部队、非洲联盟车队和人道主义人员。我们都知道情况就是如此。

  第三,关于政府恢复达尔富尔稳定和保护平民的行动计划,所进行的讨论侧重的是军事和安全方面,而且是基于误解和错误结论。如果安理会在这些问题上征求了苏丹政府的意见,那么安理会就不会在错误臆测的基础上通过一项决议。《达尔富尔和平协议》的意图是将达尔富尔各运动的4 000名成员并入苏丹军队,届时苏丹军队中每三名士兵就有来自不同运动的一名成员与其匹配。他们都将部署在达尔富尔。简单的计算显示,达尔富尔的军队总数将达16 000人,其中6千人将在8月1日至9月30日之间部署,其余的1万人将在2006年10月31日至12月31日之间部署。

  怎么可以说《达尔富尔和平协议》遭到违反,怎么可以说所谓的军事局势的升级?在同一时期,根据该计划,由3 348人组成的非洲联盟部队也将部署于该地。怎么可以说这些部队被忽视?《全面和平协定》明确规定将联合国苏丹特派团部署在苏丹南部和受南部战争影响的其他区域。但是,《达尔富尔和平协议》却没有提到这一点。

  在通过第1706(2006)号决议的时候,安全理事会故意仓促采取措施,而没有与冲突所有各方,尤其是苏丹政府一道创造政治条件。苏丹政府是主要当事方,它坚信这一对话是单向的、单方面的对话。安理会仓促采取行动,选择了一种对抗的方式,但是苏丹政府始终愿意进行对话,它是主要的当事方。我们将继续敞开大门,按照尊重其主权和独立并考虑到本国人民具体特点、价值和传统的所有原则和做法,与国际社会以及所有爱好和平的国家进行无限制和无条件的合作。达尔富尔的持久和平现在是、将来也始终是我国政府的一项战略目标和我国人民压倒一切的愿望。我们将继续我们目前的努力,实施《达尔富尔和平协议》,而且将不会停下步伐,直到在整个达尔富尔恢复和平与安全。

(节选自:安全理事会第5520次会议逐字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