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叛团体

  两个主要反叛运动——解运和解放军以及正义与平等运动都认为,自1956年苏丹独立以来,达尔富尔一直处于被排斥和不发达的状况。正义与平等运动指出,中央政府基本上被苏丹北部的三个阿拉伯部落控制,它们持续排斥其他主要地区(南部、东部、努巴山区、科尔多凡、青尼罗州和达尔富尔),多数这些地区对这种压迫、排斥、“内部殖民”和忽视,都进行了反政府的武装反抗。北部地区只占人口的4%,但迄今却在中央政府中的影响和权力最大,这一点就可表明这种失衡的状况。据反叛团体说,中央政府的主要战略一直是靠保持其他地区的不发达、分裂和无权力,来维持自己的权力。南部的战争造成200多万人死亡,就是政府进行压迫的一个事例。

  解运和解放军尤其指出,1980年代中期在达尔富尔出现了阿拉伯部落的联盟“阿拉伯集会”,它在其后还得到反非洲部落的巴希尔的“救国”政府的支持。在这种情况下,各部落被视为“亲救国”或“反救国”,而且从某种意义上说出现了鼓吹种族主义的政治议程。控制土地是一个重要的问题。由于某些部落没有传统上分给它们的土地,随着争夺自然资源的冲突增加,就出现了有计划有步骤地将所谓的“非救国”部落从其土地上驱逐的企图。

  从这一意义上讲,两个反叛运动都指出,他们的起事是对喀土穆政府的歧视和分裂政策的反应。两个团体都指出,它们的议程不是针对部落的,并不是针对阿拉伯各部落。为此,反叛分子将其攻击指向政府的设施,有意识地避免攻击阿拉伯部落。

  正义与平等运动强调指出,它的内部规定里包含尊重国际人道主义法和国际人权法的坚定承诺,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攻击平民目标。正义与平等运动强调说,它的所有军事资产都是靠自己的财力所购,或者是从政府那里缴获来的战利品。

  两个反叛团体都说得到阿拉伯民兵组织金戈威德支持的政府在整个达尔富尔地区攻击平民。政府通过训练和提供武器创造了金戈威德民兵。反叛团体还说,金戈威德民兵的成员是从那些没有传统家园的部落招募来的,包括莫哈米德、伊赖加特(北赖泽加特)、伊泰法特、扎巴拉特和马伊里亚,以及苏丹以外的乍得、喀麦隆、毛里塔尼亚和阿尔及利亚。联合进行攻击这一点就可证明政府与金戈威德民兵之间的联系。对金戈威德民兵的主要奖赏是许愿让他们拥有土地,这也解释了为何大批平民被迫流离失所。

  据正义与平等运动所说,政府和金戈威德民兵对非洲部落的人民、具体而言是富尔、马萨利特、扎格哈瓦、比尔吉德、阿兰加、杰贝尔和塔马部落的人民实行了种族灭绝。据称自战乱开始以来,政府武装、人民保卫部队、国家安全和情报部队、警察和金戈威德民兵杀害了7万多人,焚烧3 200多多座村庄,造成200多万人流离失所。正义与平等运动称政府向警察发布命令,不接受或调查非洲部落提出的任何投诉。

  据正义与平等运动所说,政府和金戈威德民兵大批强奸妇女,包括据称2003年7月在塔维拉大规模强奸妇女120人。正义与平等运动指出,没有阿拉伯妇女被强奸,没有阿拉伯村庄被摧毁,这就是政府专门以非洲部落为目标的证据。此外,政府和金戈威德民兵再三绑架妇女和儿童,并有计划有步骤地洗劫财产,包括牲畜、现金和器皿用具。

(节选自:S/2005/60《达尔富尔问题国际调查委员会给秘书长的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