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害平民

  政府部队和(或)民兵进行的杀害

  委员会阅读了来自各种来源的大量报告,其中载述了从2003年年初到本报告印发时,整个达尔富尔地区发生的大范围杀害平民行为。这些报告指出,绝大多数杀害平民行为都是证人描述的金戈威德民兵所为,而且在多数情况中,他们身穿制服,骑着马或骆驼。据报,这些杀害行为一般是在对村庄或农庄实施攻击的过程中发生的。报告进一步指出,这些杀害常常由枪炮交火所致。报告中所反映的证人证词描述说,攻击者携带卡拉奇尼科夫式冲锋枪和其他自动武器,胡乱开枪,或朝特定的人开火,通常是针对役龄男子。报告中也提到使用了其他武器,例如刀剑,尽管不那么频繁。据报在其中一些情况中,发生了大规模的杀害行为,在一次攻击中就有数百名平民被杀害。据报还发生了监禁平民事件以及任意处决行为;此外,政府部队漫无目标的空中攻击,也造成了平民死亡。报告中指出,流离失所者收容营内的人继续遭到营地周围民兵的杀害,而且一些境内流离失所者也由于警察因据说有反叛分子存在而在营地内胡乱开枪,成为受害者。

  这些报告中对于杀害行为的描述同委员会在其代表团前往苏丹期间经可靠证人证词和调查之后得出的结论是一致的。在本报告中,我们无法描述委员会记录的所有杀害行为。但是,本报告内叙述了若干能够反映委员会所注意到的杀害行为模式的案例。

  委员会发现,尽管冲突所有各方都犯有侵害平民罪,但苏丹政府和金戈威德民兵对冲突期间达尔富尔区发生的绝大多数谋杀平民事件负有责任。此外,被政府或民兵杀害的大多数平民都来自相同的部族,即富尔、马萨利特和扎格哈瓦,此外还有其他非洲部族——但不太经常——尤其是西达尔富尔州的杰贝尔和阿兰加,其杀害方式惊人地相似。

  反叛团伙的杀害

  委员会也发现,反叛分子杀害了平民,尽管此类事件以及死亡人数并不多。

  委员会记录了一些反叛分子的攻击事件,并以实地的详尽调查,核实了证人的证词。例如,委员会对2003年10月4日以及2003年12月25日和26日在西达尔富尔州库尔布斯镇发生的正义与平等运动攻击事件进行了调查。在库尔布斯发生的第一次攻击中,有42名士兵和17名男性平民(包括一名儿童)被打死。委员会的法医专家核实有一些军方人士被埋在军营周围的壕沟中,全部平民都被埋在该镇墓地的多人坟坑中。在12月25日和26日发生的第二次攻击中,有28名政府士兵以及4名男性平民被打死。可以说,库尔布斯镇是一个军事目标,设在那里的军营就是证明。需要开展进一步调查才能确定平民是在交火中死亡的,还是遭到了胡乱或过度攻击,或是被蓄意杀害。

  在这些攻击发生之前,还发生了一些目击证人向委员会描述的另外一场攻击。在那次攻击中,游牧的里泽伊加特部落成员在库尔布斯地区遭到了苏丹解放军和正义与平等运动成员的攻击。攻击者杀害了48人,包括妇女和儿童,并从集市盗走了财物和牲畜,随后将集市捣毁。受害者在攻击发生许多天后才被埋在库尔布斯周围地区。

  委员会接到报告说,反叛分子绑架、有目标杀害和处决平民,主要原因是反叛分子怀疑他们是政府派来的间谍。委员会无法证实这些报告,尤其是来自政府的此类报告。委员会虽然不排除发生这种情况的可能性,但它无法核实这种情况是否曾实际发生。

  委员会接到一些报告说,人道主义救济人员遭到了攻击。虽然委员会在其工作过程中无法亲自查证攻击行为者的身份,但可靠消息来源认为,大多数此类事件是不同反叛团伙干的。例如,新的反叛运动“全国改良与发展运动”被控制造了2004年10月在北达尔富尔州乌姆巴罗发生的一起事件,当时有两名国际工作人员在一起地雷爆炸事件中丧生。

  在涉及同一国际人道主义组织的另一起事件中,该组织为一个流动保健诊所工作的两名工作人员在南达尔富尔州Mreshing与Duma之间主要公路上被残酷杀害,当时他们正在随同一个有明确标识的人道主义车队。他们遭杀害的具体情况仍不清楚。

(节选自:S/2005/60《达尔富尔问题国际调查委员会给秘书长的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