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人权法

  苏丹有义务遵守一些国际人权条约。这些包括:《公民及政治权利国际盟约》、《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盟约》、《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以及《儿童权利公约》。苏丹已经签署,但尚未批准《儿童权利公约关于儿童卷入武装冲突问题的任择议定书》。与此形成对照的是,苏丹尚未批准《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惩罚的公约》以及《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在区域一级,苏丹批准了《非洲人权和人民权利宪章》。作为这些诸多条约的缔约国,苏丹有法律义务尊重、保护和实现其管辖之下的人的人权。

  这些条约中的一些规定对达尔富尔目前正在发生的武装冲突具有特别关联性。这些包括:(a) 生命权和不被“任意剥夺”生命的权利;(b) 不受酷刑或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惩罚的权利;(c) 不遭任意逮捕或拘禁的权利;(d) 被剥夺自由的人得到人道及尊重其固有的人格尊严的待遇的权利; (e) 有权享受迁徙自由和选择住所地自由,因此,有权不被任意强迫离开家园;(f) 财产权,获得足够的住房,不被强迫驱逐的权利;(g) 健康权; (h) 获得足够的食物和水的权利;(i) 接受公正审讯的权利;(j) 对任何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得到有效补救的权利;(k) 对侵犯人权的行为要求赔偿的权利; (l) 将侵犯人权的人绳之以法的义务。

  在遇到紧急状态时,国际人权法载有规定国家行为的特定条款。特别是,《公民及政治权利国际盟约》第四条规定了一国可临时克减它根据盟约承担的义务的情形。要援引该条, 必须符合两个条件:第一,出现威胁到国家的生命的社会紧急状态,第二,必须正式宣布紧急状态,并遵守其宪法和其他法律中有关宣布紧急状态和行使紧急权力的规定。该国还必须立即经由秘书长,将它已克减的各项规定和实行克减的理由通知其他缔约国。即使在武装冲突期间,也只在情况构成对国家生命威胁时才允许克减《盟约》的措施。无论如何,这些措施必须符合盟约本身所作的规定,包括这些措施以紧急情势所严格需要者为限的规定。而且,它们必须符合根据国际法,特别是国际人道主义法规则和国际法强制性规范所负有的其他义务。

  《公民及政治权利国际盟约》第四条明确作出了不得克减的,因而所有时候都必须尊重的规定。其中包括生命权;禁止酷刑或残忍的、不人道的和侮辱性的处罚;禁止奴隶制、奴隶买卖和奴工;以及思想、良心和宗教自由。而且,克减《盟约》的措施不得包含基于种族、肤色、性别、语言、宗教或社会出身的区分。

  根据人权事务委员会的界定,《盟约》其他不可克减的要素包括:对所有被剥夺自由的人应给予人道及尊重其固有的人格尊严的待遇;禁止扣作人质、诱拐或私下扣留;少数人得到保护的权利应尊重的某些要素;禁止将人口驱逐出境或强行迁移;以及禁止从事战争宣传或主张可构成煽动歧视、敌对行为或暴力的民族、种族或宗教仇恨。必须永远遵守为违反《盟约》第二条第三款的规定的任何行为提供有效补救的义务。

  此外,在保护被认为不可克减的权利时,需要包括司法保证在内的某些程序保证。例如,不得根据第四条实行的克减来限制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法院就拘留是否合法以及诸如人身保护令状或要求保护宪法权利的办法之类的补救办法作出裁决的权利。换句话说,“《盟约》中有关程序性保障的条款绝不能受到可规避不可克减权利的保护的那些措施的制约。”

  自1999年以来苏丹一直处于持续的紧急状态,2004年12月,该国政府宣布将紧急状态再延长一年。根据委员会现有的资料来看,该国政府没有合法地采取步骤来克减其根据《公民及政治权利国际盟约》承担的义务。无论如何,不管苏丹是否符合援引第四条的必要条件,它在所有时候必须至少尊重《盟约》不可克减的条款和“要素”。

(节选自:S/2005/60《达尔富尔问题国际调查委员会给秘书长的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