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纳

  像秘书长的报告(S/2006/728)所清楚表明的那样,联合国苏丹特派团已经在为非洲联盟驻苏丹特派团提供关键性的支持。这证明,把联合国苏丹特派团扩大到达尔富尔的建议是已经在做的工作的合乎逻辑的自然延伸,其目的是加强已经在进行的工作。因此,我认为,及时地通过我们的决议是非常积极的。我们呼吁所有国家给予合作。

  这项评估也有非常令人不安的某些关键方面,特别是《全面和平协定》的谋求处理南部非洲大冲突根源的那些部分。但是,那些失败的方面也表明达尔富尔问题为什么如此难以解决,以及苏丹政府为什么如此激烈地反对部署一个联合国特派团。

  苏丹政府似乎必须首先作出某种战略性决定。这个战略性决定就是作为平等的公民接受苏丹的所有民族,因为这涉及冲突的根源。我们清楚地知道,《全面和平协定》的这个方面——分享权力,分享财富以及对待国内流离失所者的问题——是不成功的。宪法审查进程、立法改革、关键的选举法:我们在这些方面没有取得任何进展。然而,这些方面是《协定》的分享权力方面的核心。

  关于分享财富问题,在全国石油委员会与能源和采矿部之间存在着争端。在玩弄技术性手法的同时,也存在着决定什么应归谁的实际问题。这并不仅仅是一个谁享有管理权等的技术或法律问题。分享财富是问题的核心。这也适用于边界问题——阿卜耶伊与南北边界问题。

  性虐待正被用作一种战争工具。我们怎么解释流离失所者营地的人被强制迁移?为什么联合国苏丹特派团无法接近那些人以查明他们需要什么并维护他们的权利?他们在什么地方?我们是否可以说,轰炸和烧毁村庄是一种策略的第一部分,使这些人不得不居住在难民营,然后再强行使他们迁移?我不知道是否真是这样,但当地的实际情况表明是这样。我们在读到这些事实时必须同时考虑到这个报告中突出指出的分享权力和分享财富问题。对我们来说,不可能有任何其他解释,当然,除非苏丹政府能够就这个问题提供更多的资料。

  从特别代表所作的评估也可以明显地看到,《达尔富尔和平协定》正在解体,这未必是因为一些派别没有签署该协定,尽管那是令人遗憾的。我们并不是为没有签署《协定》的那些派别寻找借口。但是,很明显的是,他们并没有再次拿起武器,试图破坏局势的稳定;他们仅仅是没有签署《协定》。他们为什么不签署?根据我们得到的资料,他们对两点不满意:分享财富和补偿损失。因此,无论你怎么谈这个问题,你最后还是要回到这个核心问题。

  最后,我们都感到非常高兴的是,非洲联盟和非盟驻苏丹特派团正在起作用。但是,让我们不要忘记:我们正在做的事不是为了做表面文章。我们并不想有一支做做样子的,受人任意摆布的部队。我们感兴趣的是建立一支真正起作用的部队。如果联苏特派团在半个月的时间里甚至未能使其通信设备通过检查,并受到限制无法进入苏丹的某些地区,那么,在拟议的延期特派团任务问题上,我们想问,特派团将根据什么条件作业:它的规模多大,任务是什么?他们的行动是否将不受限制?这些不是我们应该轻易放过的问题,因为这些问题将决定联苏特派团是能够发挥作用,还是一切照旧。我们知道,联苏特派团的存在并没有对达尔富尔的局势产生明显影响。因此,在我们考虑在现在和1月1日之间做哪些事时,我们也不应忽略我指出的那些问题:联合国苏丹特派团的规模、任务以及活动范围问题。

  最后,谁将承担责任?有人犯下了战争罪行,并且继续在犯下罪行。这一点是不能掩盖过去的。特别是在涉及非洲时,我国代表团一直坚持主张必须平等对待所有国家。如果在科特迪瓦是坏事,那么,在苏丹也是坏事。今天,查尔斯?泰勒在监狱里度日。对那些在苏丹犯下严重战争罪行的人将如何处理?

  我们没有答案,但是我们不准备把这些问题掩盖起来。

(节选自:安全理事会第5528次会议逐字记录